›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4日

有工開 有糧借 有床瞓
非常老闆來者不拒 養活千百邊緣人

「呼吸一口自由空氣只是電影橋段。」陳偉龍曾聽坐過監的員工這樣說,他們最害怕的一刻,就是步出監獄那道閘門,不知何去何從,「嗰一秒鐘係佢哋最徬徨」。有人無錢開飯,當晚就要瞓街,也有些人以為負了刑責,從此能腳踏實地做人,但走出閘門後,始知社會不容。

三年前,陳偉龍成立人力資源公司,協助近千名邊緣社群就業,不問背景,更自資設宿舍、預支薪酬。有露宿者儲夠錢上樓,有癮君子戒掉毒癮,也有釋囚當上老闆。「希望社會唔好標籤佢哋」,這名80後上市公司主席說,「我有親人都係更生人士」。
記者:王家文

跟陳偉龍走一趟長洲,會聽見很多故事。「油麻地果欄嗰檔番攤、大細,執咗十幾年啦,最尾嗰次總警司帶隊嚟拉,我都有份(被捕)。」嘉輝前半生,搶劫、賣老翻,多次進出監獄;後半生浮沉賭海,試過在葡京賭足三日三夜,「冇出過門口,三間當舖啲現金俾我攞晒」。曾手揸三層樓,最後賭輸70萬,賣掉最後一層,從此瞓街,深水埗通州街公園、尖沙嘴文化中心,「全部都係我老友」。

賭仔性格不知輸,嘉輝繼續在釣魚機押注,比賭枱更沉迷,「朝早八點打到半夜兩點,三餐都喺嗰度食埋」。他做過正職,也打過散工,都拿去「餵魚」,又再欠債20多萬元,才醒覺賭仔沒發達,安份守己做個清潔工,遠離機舖,「行過眼尾都唔望」,決心做回普通人,「唔賭啦,冇機會發達,有手有腳,咪靠自己搵三餐囉」。

浪子回頭各有前因。有長期病患的華叔,從澳門回流後露宿街頭,為了儲錢,在垃圾站當苦工,從沒喊半句苦,「因為有個女人等我三年,想返去同佢一齊,唔想害咗佢」。

「每一次入嚟,都會見到佢哋慢慢改變。」二人是陳偉龍承接外判清潔服務的員工,才入職數月,仍靜待收成。過去幾年,經他轉介或直接聘請有逾千人,播下的種子有些已開花結果,其中一人是James。他至少有20次案底,出入監房十多次,人到中年洗心革面,獲聘做倉務員,從頭起步,今天已是一間物流公司的老闆,再聘同路人,接力播種。

相關新聞:長洲設免租「工屋」助儲錢

「佢需要一份工去搵返自己嘅尊嚴、定位。」

陳偉龍是一間金融投資上市公司主席,早年在工作上接觸不少社福機構,受託轉介工作予有需要人士,當時他是局外人,幫得就幫。直至約三年前,有親人從監獄獲釋後,人生如熄滅了的火把,煙消無光,「你見到佢冇咗最重要嘅嘢,就係自信同尊嚴」;走進局內,才感無能為力,「幫人,同幫自己親人,係兩件事」。親人只想重投社會,做回一個普通人,「佢需要一份工去搵返自己嘅尊嚴、定位」。

他決定成立天龍人力資源管理公司,承接倉務、清潔和餐飲等勞力密集的外判工作,跟不同社福機構合作,如善導會、社區組織協會等,幫助更多邊緣社群就業,除了更生人士,也有戒毒者、露宿者和單親媽媽等,只要肯做,來者不拒。公司也成立義工隊,隨社工定期家訪,投入越多,他體會更深。

其中一名員工是釋囚,妻子有長期病患,二人居住的單位約300多呎,業主劏成十多個床位出租,用鐵箱搭成,兩夫妻只佔一張床,「佢哋真係要攬住先夠位瞓」,沒多餘空間,女兒更要暫住親戚家。有些員工寧願繼續瞓街,也不住在翳焗的劏房,至少石屎地無木蝨,「香港係亞洲一個最繁榮城市,估唔到有咁貧窮、咁需要幫助嘅群體」。

基層員工學歷不高,但陳偉龍出手不低,平均時薪有40至50元,部份倉務員或清潔工月薪連同勤工獎可達1.8萬至2萬元。他也容許員工即日出糧或預支薪金,尤其是剛離開監獄的釋囚,「俗啲講句,佢哋出到嚟刮沙都冇錢。我哋會按需要預支,起碼畀佢食到餐飯」。

有晚半夜陳偉龍收到管理層的短訊,說有員工鬧自殺,因為沒錢交租。當時他不在香港,管理層跟社工趕去救人,代繳租金,救回一命。這樣的一幕他見怪不怪,每逢過節,總有員工借糧,他很少拒絕,近月更在長洲租屋安頓員工,如嘉輝和華叔,免租只收水電費,「等佢哋快啲儲到錢」。幾年間,由露宿到上樓的員工有20、30人,「能做到,都會盡量去做」。

現年37歲的陳偉龍出身小康家庭,大約三歲時父母離異,父親再娶,「頭嗰10年,我冇正式叫佢阿媽」。繼母不是黃曼梨,剛好相反,自幼教他待人接物,幫助有需要的人,但他嫌煩,「我老竇都唔會管我,點解要你管」。直至繼母安排他出國留學,遇上不少同學來自破碎家庭,就算完整,也缺乏溫暖,「當你發現別人嘅父母點對仔女,再比較番,原來對我嚟講,只會多,唔會少」。

雖沒半點血緣,但繼母無條件付出,讓他在一個健全的家庭成長,「點解一個後母需要當你視如己出,我諗就係愛」。留學暑假回港,他第一次叫繼母做阿媽。

「長貧難顧,如果冇盈利,就做唔到落去。」

大學畢業後陳偉龍回港創業,做過貿易、海鮮批發,失敗收場,「衰到乜都冇」,只餘數千元積蓄,還幸有家人支撐,「畀我一個安穩嘅家,至少返到屋企有飯食、有地方住」。創業途上被人呃過,也受過幫助,「自己係幸運,喺關鍵時刻得到扶持」,讓他日後更理解弱勢社群所需,「喺落難時希望有一個人可以伸出援手,幫我渡過難關」。

陳偉龍強調,天龍不是社會企業,也非慈善機構,現時公司每月都有錢賺,「長貧難顧,如果冇盈利,就做唔到落去,冇一間公司可以不停捐獻而唔賺錢」,否則再偉大的理想也只是空談,「公司賺錢,員工亦賺到錢,呢個係我哋一路推崇創造共享價值」。

每年公司周年晚會,陳偉龍致辭都會說同一番話,感謝所有員工,「我從來唔覺得幫緊你哋,係你哋幫緊我。因為公司搵到工程,你哋用心完成,賺取應得嘅,公司亦賺到應有嘅,我哋係賓主關係,更甚至係合作夥伴」。

相關新聞:與露宿者同行 社工:肯信我就幫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