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4日

蘋人誌:賣菲林給王家衛的人 區紹熙

這部Steenbeck菲林剪接機現已經成為擺設,區紹熙觸碰着的,碰巧是一卷為他留下不少回憶的愛克發菲林。

香港電影界出名消耗大量菲林的導演及攝影師,非王家衛與他當時的御用攝影師杜可風莫屬。單是《阿飛正傳》和《東邪西毒》兩套電影加起來,便用了差不多80萬呎菲林,是普通港產片的10倍。菲林「燒」得多,最直接受惠者自然是菲林公司。
杜可風當年拍攝《阿飛正傳》,用的是愛克發電影菲林,菲林推銷員區紹熙亦因此賺到他人生中第一層樓。今天菲林已成為歷史,他擁有的磚頭卻越來越值錢。
撰文、攝影:何少忠

現年59歲的區紹熙,當年以90萬元買下的西半山單位,現在仍用於跟妻子自住,市值已經1,000萬。十多年的電影菲林推銷工作,令他擁有過三層樓,今天不必再為生計奔波。因為賣菲林,他踏入五光十色的電影圈,做過多套電影的特約演員,到現在仍會接拍廣告及微電影。

「我的推銷方法是直接找導演或攝影師談,所以經常在電影拍攝場地穿梭流連,又會找製作人員『斟茶灌水』,收集情報,知道哪裏哪時會有新片開拍,然後游說話事人。」電影圈中人因此都熟識區紹熙,因利乘便找他客串作特約演員也是自然的事。

直接到片場推銷

港產片黃金時期,每年出產300多部電影。當年電影菲林市場三分天下,柯達、富士和愛克發,其中柯達是老大哥,佔據市場主導地位已有多年,很多大導演或攝影師都是柯達死忠粉絲。「例如成龍,無論你點sell他,他都只會用柯達。」

他說柯達的推銷員大多念化學出身,只需用菲林的構成物質及優點去推銷,生意便源源不絕。「反正生意都自動送上門,柯達推銷員不用行街落力推銷都交到數,是『筍工肥缺』。」

「但當攝影師或導演說,套戲要做到某些特別感覺或某種獨有色調時,那些讀化學的推銷員便不懂回答。」區紹熙在浸會學院傳理系念電影出身,能跟導演、攝影師「對嘴」吹水,電影人的要求他可以一一解答,不是一般菲林推銷員所能及。

區紹熙成功令原是柯達die hard粉絲的陳勳奇導演轉用愛克發;後來他又在一次電影人三缺一的雀局被臨時拉夫,在麻雀枱上認識當時嘉禾電影公司監製蔡瀾,得他賞識,彼此簽下長約:「內容大概說,除導演強烈反對外,蔡瀾監製的電影一律選用愛克發菲林。」

杜可風呢?「杜可風初出道時是有名的『百慢』攝影師,喜歡試不同的攝影及沖曬效果。後來遇上王家衛,也是喜歡邊拍邊改,不計成本,二人慢鬥慢,一拍即合。」

杜可風習慣花很多時間測試不同濾鏡,又會試驗不同沖曬方式及不同沖曬時間出來的感覺。「我們免費送菲林給杜可風慢慢測試,試到啱為止,更給他顧問費請他當我們的技術顧問。」免費送給杜可風試的菲林,相對他真實拍攝時買的,只是九牛一毛。

「當年拍一般細片要三至四萬呎,一般大片八至九萬呎。過十萬呎,投資者已呱呱叫。」

最後《阿飛正傳》的出品人真金白銀買了30萬呎愛克發菲林,王家衛比當時影壇「兩大菲林殺手」導演成龍和吳宇森的用量還要多。

《阿飛正傳》獲得多項大獎後成為一時佳話,杜可風及王家衛一炮而紅,之後的《東邪西毒》及《重慶森林》繼續採用區紹熙推銷的菲林,仍然是數以10萬呎計。一眾知名導演如關錦鵬、麥當傑、區丁平、陳果均開始使用愛克發菲林。

東南亞賣菲林搵命博

賣菲林之餘,區紹熙亦在《籠民》和麥當傑的《月亮星星太陽》客串做特約演員,分別飾演小律師及區議員助理,卻能夠和張曼玉、鍾楚紅等一線明星有對手戲。

當時正值香港電影黃金時代,雖然愛克發難以跟柯達爭霸,但總算分到市場一杯羮。「每年銷售三、四十部電影的菲林量,不算甚麼難事。」愛克發公司最高峯期,電影菲林銷售額有2,000多萬元,區紹熙身為銷售部的「Super Salesman」 ,佣金自然「肥過肥仔水」。

區紹熙1987年入職愛克發,至1996年,愛克發電影菲林在荷李活銷售不理想。雖然在亞洲市場獲利,但打不入荷李活導致全球業績失利,比利時總部決定停產電影菲林底片。及後公司派他到越南,負責越南、柬埔寨、老撾的相機菲林及X光菲林銷售。

「當時越南很落後,連麥當勞都未有,但影相的人漸多,醫療用菲林需求也大,公司想攻佔這市場,當時見我沒有老婆仔女,所以叫我過去。」在香港的Super Salesman地位無疾而終,還要被發配邊疆,這是好景不常?「人工高好多,我膽粗粗應承」。在越南三年,他的薪金連佣金超過10萬港元一個月,收入大躍進。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來襲,他再次經歷風浪。東南亞國家的貨幣價值大跌,代理和合作夥伴均無法以美金找數。面對大量壞賬,加上進口貨價錢又變得太貴,熬了一段日子,總公司決定關閉越南支部。在東南亞工作的時間不長,但記憶深刻。

「當時越南還未有支票及信用卡,所有交易都用現金,客戶付款都用麻包袋或膠袋載着價值數十萬港元的現鈔,每次我和當地同事都要在客戶面前用手點算,總得花老半天;數好了,一袋二袋拿去銀行存款,銀行職員在我們面前又是用人手數,又花老半天。」他說這種情況每月總出現兩三次。

在柬埔寨的金邊收數,更是驚心動魄,這地方比越南更原始,治安又差,但錢仍是一袋一袋的,自己用人手從陸路運送回越南。

雖然代理派了持槍的保鑣護送他們,但他說來仍猶有餘悸:「跟這柬埔寨代理出街吃飯,也會有兩名持槍保鑣在旁,可見當時金邊的治安如何差。若這代理把心一橫,在他的公司將我們幹掉再取走所有現金,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從小看金庸手稿

收數難,香港也一樣。說的不是收代理的錢,而是追收黑社會拖欠的貨款。電影最賺錢的年代,江湖人士染指電影業已不是新聞,拖欠貨款時有發生。他說公司的收數部有次誤踩地雷,收數態度過於強硬,激怒了有背景的電影老闆,收數部老頂後來更要休假避風頭。洋上司指令區紹熙「頂硬上」,因為全公司只有他見過這位話事人。

「我和另一同事戰戰兢兢,買了西餅果籃,一進入該電影公司,即四萬咁口,先恭賀該老闆一番:『大哥眼光獨到,稱霸影壇指日可待。』又老作謂『已炒了收數部條儍小子,請大哥釋懷』云云。江湖老闆果然大樂,馬上簽出支票,更說:『雞碎咁多錢,點會欠你們公司,以後我開戲全用愛克發菲林。』」

支票兌現後,區紹熙結束了這電影公司的賬戶,不敢再有生意往還。洋上司下令以後追數事宜一律交由法律部及收數公司處理。

亦因此,區紹熙在一宗追數官司中,遇到當時代表愛克發的新晉大狀。「我與這滿臉正氣的律師開會半天,上庭兩天……誰會想到,廿多年後他會成了滿嘴『花言巧語』的政客。」此人就是後來當上律政司司長的袁國強。

區紹熙自幼喜歡電影,小小年紀已經常獨自進戲院看戲。1969年舉家搬往華富邨,當年的華富邨與世隔絕,尚未有戲院,看電視又要蹲在鄰居門外看。於是區紹熙改看書,尤愛武俠小說。父親當年在《明報晚報》做編輯,要替金庸連載的小說起題和校對,很多時將小說的手稿拿回家編輯,所以區紹熙自小便看金庸小說,有時報紙還未刊登,他已經在家中追看金庸手稿。「爸爸亦有從報館拿破碎的手稿回家循環再用(墊枱墊煲底)。著名漫畫家王司馬的手稿也有很多,只是後來爸爸全都送給友人的兒子作塗鴉用。」當時不知道,把它當是「草」,誰知道今天這些手稿都成「寶」,價值連城。

今天電影和相機菲林已被數碼產品取代,可幸自幼看書習慣也培養了文筆,在越南空閒時間又學會打高爾夫球,現在閒來寫高爾夫球文章,獲贊助採訪世界級高爾夫球比賽,經常到世界各地,訪問翌日已遠赴毛里裘斯,這已是他第七次踏足此國。沒有子女,生活擔子不重。在港時偶爾客串拍廣告、微電影,現在雖然收入遠不及賣菲林,但他心滿意足,「有些經驗不是用錢可以買到的。」

跟他拍照當天,記者找來一部巨型古董菲林剪接機,區紹熙遠遠見到已一口喊出機器的牌子Steenbeck,跟着還手舞足蹈地作勢示範:「選了這段,拿起菲林,這樣用鉸剪剪,用膠紙接駁,然後放回去繼續找下一段剪接。」最後他感觸地說:「Steenbeck以前是好產品,好貴,但轉不到型,現在剪片都用電腦。Steenbeck不是軟件生產商,所以瓜咗。

「人和產品一樣,同一命運,在大時代洪流下如不能轉型,必被淘汰。所以冇菲林賣,我做寫作、高爾夫球記者、微電影和廣告演員……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場地提供:浸會大學電影學院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