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3日

世道人生:痛腳(李怡) - 李怡

溫哥華法院批准孟晚舟保釋。民族主義上腦的中港愛國盲眾為之歡呼。「厲害了,我的國」實施《國家情報法》中對有關人士「採取必要措施,予以保護、營救」,果然生效,措施包括外交部抗議,官媒揚言報復,更拘留了一個國際危機組織的加拿大前外交官Michael Kovrig。

一些反共人士就對加拿大的裁決失望,認為是屈服於中國的壓力。說孟得到保釋最開心的是中國,也有人估計在保釋期間就可能出狀況。

這兩種反應都受中共「政治綁架一切」的意識影響。在司法獨立的國家,法庭裁決是不考慮政治因素的,中國抗議、拘留美加人士報復等,都只是政府要考慮的事,但政府不能向法庭施壓,法庭也不會理會裁決有甚麼政治影響。孟的保釋聆訊,法庭只需考慮美國司法部提出引渡的理據是否成立,以及由控辯雙方就保釋的技術和條件交鋒。從法律的角度,作為臨時拘留的引渡方,只要技術和條件適合,加拿大法庭是沒有理由不批准保釋、等待引渡的。

接着是特朗普說,如果有利於國家安全或美中達成貿易協定,他會干預美國司法部針對中國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的案件。

有人說,美國自由派說司法獨立、加拿大總理說中國不理解美加司法體系,都被特朗普干預司法的言論「打臉」了,我昨天講司法獨立的文章也有人說被「打臉」啦。

是不是打臉?不是看特朗普怎麼說,而是看他怎麼做。他自己的律師和經理被抓了,他都沒辦法叫司法部釋放。他自己因通俄門被司法部調查,都沒辦法阻止。他怎麼干預進入司法程序的孟晚舟一案?莫說他無法干預,連向法院提出都會釀成軒然大波。

不過中國會相信特朗普有能力干預司法,一些愛國盲眾也會相信。因為他們從來不知道何謂司法獨立,不論文明社會的人如何向他們解釋行政干預司法是大忌,也是雞同鴨講,他們認定掌最大權力者絕對有能力也必定干預司法。

特朗普則不可能這麼儍。連取消一個記者的白宮採訪證都做不到,他當然知道絕不可以叫司法部對一個司法案件怎麼做。他這樣說,絕不等於他會這樣做。他只是迎合中共的觀念,讓中共誤認為他會這樣做,因此在美中貿易談判中作更多讓步,以及不要因孟案而使中美關係更緊張而已。

特朗普這樣說是否黐線?非也。他打嘴炮迷糊對手,其他官員做實事,其實是高招。

像孟晚舟這種涉嫌欺詐的案件,美國幾乎每年都有。近年最大宗的是美國環保署指控德國大眾、奧迪汽車公司觸犯美國的《清潔空氣法案》,大眾公司被美國法院判處近300億美元罰款,兩名負責人被分別判刑40個月和7年。大眾汽車是德國的明星產業,在美國受重創,德國政府和輿論不僅沒有抗議,沒有大肆反美,反而配合美國徹查和批評大眾的所為。

一間所謂民營企業的財務官,一樁在美國涉嫌犯罪的案件,是甚麼大不了的事?中國卻在美國還沒有審訊、沒有判罪之前,力挺她沒有犯罪,更出動外交,製造輿論,動員海內外愛國盲眾抗議。不能不使人懷疑:這是甚麼企業?這是甚麼人?她會知道些甚麼機密?案件小而反應大,過度緊張更啟人疑竇,特朗普似乎抓住痛腳了。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