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3日

蘋人誌:病榻中天使小禮物 吳家念 

Cary徘徊病床之間,每天碰上不同的人,遇上不同的故事。許頌明攝

「我想將天使的小禮物呈上一雙翅膀
在夜空翱翔一趟
陪你看城市亮光」

Eason的歌,林夕的詞,是獻給社會的小人物、小角色。的士司機、接線生、侍應、清潔工……因為沒有了他們默默耕耘,這個社會便不可能運作下去。
吳家念是個醫院牧靈工作者,小角色。但沒有他們,很多病人都會活得不開心,走得不安息,而社會視而不見。
天使的禮物,是她送病人的,也是大家送她的。

撰文:簡力斯 攝影:許頌明

追尋領洗紙還亡者尊嚴

醫院是見盡生死的地方,生離死別,悲,總是比喜多。原本擔任品牌公關的吳家念(Cary),放棄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洗盡鉛華走進醫院的天主教牧靈部,當一個小職員。薪水減去一大半,對着痛苦得呼天搶地的病人,看着彌留者的無助,情緒每天都如坐過山車一般,起伏難平。

「我的工作表面上十分簡單,就是去探訪病人,與她們傾偈,細心聆聽,用心關懷,讓病人覺得他們不是孤單一人,有人陪伴同行。」要走進陌生人的內心,取得信任,已經很困難,何況生病的人必然心煩氣躁,要撫慰他們,談何容易?﹗

Cary經常會遇上一些不願理睬她的病人,耐心不斷磨滅。之前有位末期病患者,無親無故,性格孤僻執着,她多次主動接觸,對方始終不願打開溝通之門。這位病人去世前沒有留下親人的聯絡方法,亦沒有交代自己的身後事,這種情況最後會安排葬在公墓,無名無姓,只剩下一個號碼。究竟如何令這位死者得到多一點尊重呢?醫院有人知道他是教友,Cary便嘗試尋找他的領洗紙。皇天不負有心人,追尋領洗紙之時,她找到了一個20年前留下的電話號碼,原來是去世者的舊同事。他們二人已經斷絕聯絡20年了,對方竟然不問究竟,願意為去世者處理身後事,出錢又出力。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這剎那,送給去世朋友的禮物,比泰山還要重。

「他稱讚去世者是一位好好先生,工作認真。最後的葬禮並不冷清,大家一起送別一個表面上無親無故的人,然而,他其實並不孤單。我從沒想過這件事會發生,心情有點激動,原來人生在世,以為自己一無所有,終其一生所做過的事所遇過的人,最後總會在這個世上留下了一點痕迹。」她今日做過的事,相信將來都一樣有人記起。

婆婆換片傳出溫馨笑聲

Cary每天上班都是一趟奇妙的探險旅程,一個人一個故事,每天遇到的故事不知是喜劇還是悲劇,但總會有一些小點子讓她反思。有次她在病房遇上一位不能自己上廁所需要用尿片的婆婆,家人來探望時幫忙換片。雖然當時拉上布簾,但Cary清楚聽到二人的對話和笑聲,病房內霎時滿載溫馨。

「不是每個家人都不介意換片,有氣味之餘,還要幫手清潔身體。那位家人很樂意去做,她們一邊換片一邊說笑,我聽到的是真摯、開心的笑聲,自問未必可以做到。家人支持對病患者來說很重要,平日大家各有各忙,但當中有人病倒了住進醫院,大家便放下手上工作,甚至從外地回港探望,病患原來可以換來一份意外的禮物。」

其實人人都知道家人支持很重要,但中國人偏偏不懂把愛宣之於口。老人家總覺得自己是家人的負擔,子女關心父母的心情卻又藏得密密實實,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若不珍惜對話,人走了才後悔只是枉然。

「我們除了安撫病患者,關懷他們的家人同樣重要。老人家常說自己是負累,我會問是誰說的?他們通常會答道不用說出口都知道啦。另一邊廂我會與他們的家人傾偈,勸他們要把對老人家的愛說出口。我們工作之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是讓臨終者安心地離開,家人、朋友可以好好跟他們道別,心裏有說話未講出來,會是一世的遺憾。」

聽着Cary說的都是勵志故事,最初入職時,每當有人問到她的工作情況,她即鼻子酸溜,兩行眼淚在眼眶滾動。

截肢漢忍劇痛努力學坐

辛苦的並不是工作,而是每天看着生離死別的傷痛情緒。她是天主教徒,信仰讓她相信人死後得到永生回到天家,為何她要不開心?她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適合這份工。

「有時看到一些病人好痛苦,痛得緊閉雙眼,雙手凌空撐着,我會問為何這樣辛苦。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在旁邊陪伴他們,讓他們知道有人了解他們的痛,還會為他們祈禱。有時看到家人離愁別緒,不捨得病者遠去,心裏忐忑不安。那段時間我跟上司傾訴,我是病人的聆聽者,這刻我上司成了我的聆聽者。一路走來足足三年了,學懂了控制情緒,更清楚如何可以幫助病人。現在返工好自在,每日都是新的一天。」既然每日上班都是探險,何不好好享受這段旅程,凡事總可以從不同角度出發。她遇過一個類風濕關節炎的病人,已經60多歲,這個病折磨他幾十年。後來病情嚴重得要截肢,突然失去雙腳。痛苦的事還沒有完,他需要重新學坐,由於傷口在下半身,學坐時疼痛難當,身體也好,心靈也好,絕對不是常人能夠承受的痛。正當大家以為他萬念俱灰,他卻一直愛惜自己、珍惜生命,Cary打從心底尊敬這位病人,身邊的人亦無不動容。

「他每次入院都會希望病情好轉,可以返回護老院與院友唱歌。他從來不放棄自己,以前病情沒那麼嚴重時,他都是一手一腳工作維持生計。他樂觀地說,要入院的話,惟有在病房看電視,不能動只能躺在病床上看天花板的話,那便看看天花板。他的意志強得厲害,看着他就會覺得為何很多人要無病呻吟,小小事就大呼大叫。看看這裏的人,連拿起一杯水飲、伸手頴癢都是個難題,但很多人仍然積極地過活。」

執着反而令自己更痛苦

三年前Cary裸辭,決定離開工作四年多的公關行業。偶然在教會看到了一個醫院的牧靈訓練課程,就這樣揭開了人生新一頁。以前工作收入不錯,出入的士代步,名牌裝身,接觸時尚產品。現在收入大不如前,惟有坐巴士搭小巴,帶飯返工。她慶幸家庭負擔不太重,家人亦十分支持她。轉換了全新的工作環境,黃子華說講得出一句「熱愛返工」的人要用聖水淋一淋,Cary大可免疫,因旁人都感受到她的投入。如果今日天家突然呼喚她,她起碼可以告訴自己,人生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

Cary當公關時,行內掛着口邊都是這句:「錢解決得到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沒錢才是大問題。」現在她的名句卻變成:「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在醫院裏,不需要問背景,大家都患了病,富貴或窮困都無權抗衡,人人平等,執着反而令自己更加痛苦。Cary見過有些人未病好就要上班。健康無價,小學生都懂的道理,奈何今日很多香港人都忘記了。

無論如何,她都會擔起這個社會的小角色,不受人景仰,至少得到認同。將溫暖付託在病人肩上的人,總會有掌聲盤旋於光環上,因為這是天使的禮物。

「我想將 雙手的溫暖付託在你肩上
我想將 鼓掌的聲線盤旋在你光環上
若你無言 讓天使合唱」

後記:

早前有舊同事問Cary:「何時做回一份正常工作?扮夠聖人了嗎?」原來Cary現在的工作被人認為是聖人才會做的,既然如此,那怕繼續做下去。她在失意的時候遇上了這份工作,有人說是神的安排,倒不如說是她的選擇。

Cary自小是個獨立的人,習慣自己解決問題,學會條條大路通羅馬。有時以為前面死路一條,原來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如當日她都以為牧靈工作不是她的出路,可能只是一個避風港,今日看到、原來是個最適合她的選擇。

場地提供:天主教香港教區醫院牧民委員會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