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2月12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人誌:土炮道具師 諗得出做得到
劉黑Dark Lau

無論廣告創作抑或電視電影,想拍出別出心裁的影像,往往需要度身訂製的道具。劉黑(Dark)是一位特殊道具師。超人皮套、怪獸戲服、中世紀盔甲,只要想得到、畫得出,他就能夠做成實物。

三年多前半途出家入行,Dark靠一對手打天下,擅長「土炮」改造現有材料節省時間成本,「美術先行,呢樣係一個信念」,漸漸闖出名堂,更曾參與荷李活製作,從公仔箱到網上社交平台,越來越多地方見到他的作品。本地市場有限,又要面對內地競爭,One-man band的他坦承收入不穩,難以預料日後發展,但眼前目標依然清晰,希望製作高原創性作品,「話畀人聽香港都可以有咁上下質素嘅作品。」
撰文:佘錦洪
攝影:夏家朗 張志華

從關公與外星人開始

一身藍色衣裝的超人,單腳着地再橫空踢腿,怪獸應聲飛起。最近播出的香港寬頻廣告,充滿日本特攝片集味道,鏡頭運用、後期製作等固然重要,但重點還要數由Dark負責的幾套皮套服裝,方能令作品形神俱備。近年舉凡有類似題材的創作,從衞生巾廣告到遊戲宣傳片,幾乎都會見到Dark的身影,除了因其本地少數專攻科幻、特攝題材的道具師身份外,皆因他由設計圖紙到落手製作一手包辦,「我去做設計嘅好處,就係我畫得出,我就做得到」,又會到拍攝場地為道具執漏,一人身兼數職,套用他自己的說話,算是「相當抵請」。

今年34歲的Dark,與不少男士一樣,從小對模型玩具產生興趣,按說明書砌高達只是入門玩意,「當你鍾意一個角色,市面冇出模型喎,咁你點啊,咪自己整囉,係咁單純㗎啦。」動手能力高,他中七畢業後就在模型店找到第一份工作,「本來係坐reception,後來負責埋整啲客拎嚟嘅模型」。抱住「咩都試吓」的心態,他做過展覽業,跟師傅學木工知識,又修讀設計文憑,坐過寫字樓做平面設計,誤打誤撞為道具製作奠下紮實根基,「好多時都話係過去嘅經歷造就咗𠵱家嘅我。」

七年前兼職幫人製首辦原型的Dark,無償為《鮮浪潮》學生參賽影片《關公大戰外星人》任美術顧問,協助設計關公、外星人等造型,首次接觸這種專為影像創作而製的特殊道具及戲服,開始在網上尋找教學嘗試DIY,「見YouTube上面好多外國道具師又係做平面設計,又係做原型,我就諗,我得唔得呢?」這群學生最後成立G.V.A. Creative工作室,拍攝各種天馬行空短片,他亦成為道具組固定班底,「儲咗啲portfolio,三年幾前有人正式問我接唔接商業製作,一做就做到𠵱家。」

小成本改造 完美遮瑕

由小本甚至無本製作起家,Dark自稱「土炮」流派,「就係如何去用最少budget、最短時間、最少人力,簡單啲講就係一個人,去完成你想要嘅道具。」他尤其擅長改造原有物件,如製作頭盔時,他常以玩具頭盔作為基礎,以模型常用的原子灰重塑外觀及上色噴油,「因為佢本身就有個形喺度,又有呢啲現成嘅入榫結構,我加番條帶已經好穩陣。」他稱若要由零開始其實不難,常見的如以玻璃纖維倒模亦是行內常用做法,但成本較高,「例如我整個手套要有裝甲,我可以買個手套返嚟黐裝甲就得,唔通我要買塊布返嚟車個手套出嚟咩?」

趕工無可避免有失誤,「好似寬頻隻怪獸咁,後面其實係拉唔埋,不過無辦法,你趕住要拍都只能夠交咗貨先。」去到拍攝現場他再為服裝加工,靠鏡頭藝術完美迴避瑕疵,「最低限度,美術先行。件衫可動性可能好差嘅,着到演員好慘嘅,物料應用係唔得嘅,但美術OK喎,前面係呃到人,呢樣嘢係一個信念。鏡後面可能好多說話畀我聽,亦都提自己下次要努力。」

見識荷李活財大氣粗

如果時間及預算許可,由原型階段開始製作效果絕對更為驚艷。去年Dark為電子遊戲《榮譽戰魂》(For Honor)香港真人宣傳片製作中世紀騎士、日本武士及維京鬥士三套服裝,利用EVA棉及熱塑板造出盔甲的不同部份逐塊組裝,再以原子灰作細節加工,最後用上色技巧模擬出金屬、木材等質感。播出後獲不少機迷好評,「我覺得For Honor都算係一件自豪嘅作品。」

充滿Cyperpunk元素的日本漫畫改編電影《攻殼機動隊》兩年前來港取景拍攝,Dark及另一位本地道具師Aya,獲荷李活製作公司Weta Workshop邀請加入本地劇組。他說第一次見識到荷李活製作的「財大氣粗」,大部份工作人員都兩手空空到場,需要用到的工具全部不計成本即時採購,「但亦都係咁先會請我哋去幫手啦。」他們本來僅負責臨時演員的小配件、路邊地攤的裝飾等道具,但有一日拍攝期間忽然有特別任務,「你幻想吓好似深水埗賣二手電器感覺,有隻二手機械臂放喺地下,本來佢係一件咁嘅道具嚟,唔知點解上司話要改裝到戴得上身,喺現場突然就要去加工去做嘢」。忙碌一場,他笑言不少有份參與的畫面在最終版本都被刪走,但總算是難得的經驗。

訪問於新蒲崗一個工廈工場進行,Dark租用了部份地方開工,逐日計算租金,比較符合成本效益,「以前都試過自己租成個工廈單位嚟做,但有時job唔多租金都蝕埋。」他稱道具師收入不穩定,因未必每一個製作都會額外預留道具費請道具師,「(收入)多嘅時候,未計材料成本試過去到10萬。少嘅時候咪冇囉,喺6月尾7月頭完咗個job,下一單8月尾先傾得成,中間有個幾月時間係冇工開」。

特攝創作不比外國差

內地競爭激烈亦是另一個影響收入的因素。Dark說,內地人工及材料成本始終比香港低,不少公司寧願將工作交由內地廠負責,「不過佢哋啲質素我係有保留嘅,同埋有時啲嘢大件,計埋運費個成本其實同喺香港做差唔多。同埋你喺香港搞,我個人喺度,有咩就搵我傾,可以即刻改,呢度都慳番唔少時間。」猶幸多年來認識到不少朋友,間中都會轉介工作,「以前做落咁多作品大家睇到,對我都係有信心。」

留着山羊鬍,開工時穿上黑衣黑牛,配上一對拖鞋,被一堆機器與材料包圍,Dark「佬味」十足,他卻拒絕人家以「道具佬」相稱。他指上一代道具師多數予人的印像是文化水平較低,只會依照圖紙做事,因而被稱為「佬」;但這一代的道具師,如他與其他行家都有自己一套堅持,有各自的風格與特色,做出來的是一件件藝術作品,「只要有同等嘅條件,我敢講無論係我定係我啲行家,一定唔會比外國嘅道具師差。」

問到未來發展,Dark坦言難以估計,「你如果幾年前問我,我都唔知自己會做道具師呢行」,皆因市場及科技一直在變,「可能遲吓3D Print已經搞掂晒所有工夫」,目前會繼續專注做好每一個工作,嘗試爭取機會做自己原創作品,「過往一大堆電視廣告呀,都係base on人哋品牌去設計,總有一定程度限制,但到你冇限制啦,你又做得啲咩出嚟呢?」他不諱言自己都想show quali(獻技),「你大膽啲咪當係代表香港囉,話畀人聽香港都可以做到有咁上下質素嘅特攝或者科幻形式創作。」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