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05日

報警不受理 校方掩飾
澳洲華裔生 遭性侵寧沉默

留學澳洲是不少中港台學生的首選,也是澳洲第三大產業,年創逾240億澳元(逾1,372億港元)產值。近年當地針對留學生的性侵案不斷增加,許多學生卻怕惹麻煩或恐被遣返而選擇沉默。澳洲教育部2018年最新報告顯示,在澳留學生人數已達64萬,其中53%來自中國、印度、尼泊爾和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當中又以中國留學生最多。曾有遭性侵的中國留學生勇敢報警,卻換來一句:「這不是你的錯,下次小心。」校方為免影響招生,大多都會竭盡所能掩飾。
《蘋果》澳洲特約記者 Cat Chen

華裔馬來西亞留學生Sonny就讀墨爾本東部某知名大學,家人並不知他的性取向,初到澳洲的他,以為終可呼吸「戀愛自由」的空氣,做回真正的自己,結果卻讓他經歷一場一輩子無法掙脫的噩夢。某日參加學生社交派對,並「放飛自我」的Sonny,翌日醒來,發現自己不僅一身狼狽,肛裂出血伴隨劇烈疼痛,過後得知自己竟被下藥,在意識不明下成了派對中男同性間的群交對象。Sonny對於所經歷的性事並無清晰記憶,亦不記得曾同意發生性行為──在未得當事人同意下強行與之發生性關係,這樣的行為屬於性暴力,本身已構成犯罪,他卻沒有報警。事件對他心理造成嚴重創傷,甚至影響日常生活與學習。

相關新聞:大學恐性侵醜聞毀校譽 影響收生

怕麻煩恐簽證受影響

Sonny的經歷只是澳洲校園性暴力的冰山一角。2017年,澳洲人權委員會調查統計全國39所大學,參與調查的學生人數超過三萬人,最終結果《澳洲大學性侵與性騷擾全國性報告》顯示,2016年有21%的受調查大學生遭遇性騷擾。2015至2016年間,有1.6%的學生受性侵犯,其中校園或宿舍社交活動的性侵發生率最高,達21%;每五位校園性暴力受害者當中就有一位是留學生,受害後會將性騷擾或性侵上報的留學生人數比例幾乎為零,這些數據僅反映調查對象中敢於說出真相的人,若加上羞於透露實情的受害者,這數據着實讓人細思極恐。

為何受害留學生多不願意報案?澳洲文化、種族與身心健康中心執行經理、留學生性健康協會專家艾莉森.科爾賀(Alison Coelho)受訪時認為:「一來是擔心會影響留澳簽證;二是對顏面、名譽、家庭影響以及社會輿論的考量,男性受害者中,大部份案例都是受害者的親友不知其性取向的情況;三則是不知該從何着手,向誰求助,不了解當地法律,不懂如何維權;四是大學對此問題不予重視。」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早前曾拍攝一部關於留澳學生遭受校園性暴力的紀錄片:《澳洲:校園強姦》(Australia: Rape on Campus)。一位來自中國的19歲留學生Leu在片中講述被性侵經歷。某日夜裏,Leu室友的男性友人尾隨她返回校舍,她意識到情況不對之後,試圖勸男子離開,豈料對方將她推倒在床上並施行性侵。事後Leu不理勸阻,鼓足勇氣報警,得到的卻是警方的一句:「這不是你的錯,下次小心。」這樣的結果讓她震驚不已。報警無果,Leu申請更換宿舍,難以揮去的除了心理陰影外,還有在校園不時遇上施暴的男友人。

受質疑被嘲不懂保護

留學生,尤其是中國學生敢於在媒體公開聲討校園性暴力,這樣的例子簡直鳳毛麟角,然而紀錄片播出後,當地某些中、英文媒體對受害者的態度與評價竟然滲透着負面與譁眾取寵的味道,有的質疑故事的真實性,就連澳洲銷量最多的大報《澳洲人報》的某位編輯私下談及Leu經歷時,也表示該女學生不懂得自我保護,在紀錄片中正面露臉就應該預料到各方輿論的無情。輿論的壓力無疑嚴重擴大受害者的心理陰影,後來對於任何媒體的訪問邀請,Leu都一概拒絕。正如科爾賀所言,社會的反應與輿論的影響,很大程度上阻止了留學生上報性暴力事件。

今年年初,悉尼大學的學生在校園內集會示威,以提高社會對於校園性暴力問題的認知與關注,並抗議校方對該問題的放任與遮掩。集會上甚至有學生舉着「迎新周(O-week)1,036學生遭性侵,學校不該有任何不採取行動的藉口」的示威牌。

相關新聞:校園宿舍性侵比率最高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