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28日

蘋人誌:只有偏鋒 先會成功
清潔龍2.0 幕後玩家

近期,各個政府部門吉祥物之間的較勁如火如荼。以一身「cult系」藍色緊身衣造型示人的消防處代言人「任何仁」甫一登場,瞬間獲廣大市民支持,有望打低深入民心的環境局「大嘥鬼」。

不過,在芸芸選手之中,後起之秀食環署的「清潔龍阿德」亦不容小覷。秉承着「只要偏鋒,先會成功」的八字真言,過去一年多,阿德背後的主腦──來自外判廣告公司的一個五人小隊,曾二創中大和聲beat、親身在天台大跳campfire、到動漫節cosplay阿德,早前更「踩過界」,在音樂節Clockenflap以rapper身份登台獻唱。一夜之間,阿德成為最型的政府吉祥物。

別人笑我太瘋癲,其實每一個like都得來不易。「你要真係信咗件事先,如果你唔係真心想做,你係唔會做呢啲黐線嘢。當觀眾見到你好認真去做呢樣嘢,就會好鍾意。」

為了吸like,你可以去到幾盡?

記者:陳芷昕 攝影:王心義

隨着一首《我今天出了一首TRAP MUSIC叫做我叫做KEEP CLEAN AMBASSADOR》輕鬆於兩周內在facebook奪得過十萬點擊率,清潔龍阿德獲網民集氣,成功「被推上」香港年度音樂盛事Clockenflap的舞台,擔任本地Hip Hop組合米奇老味神奇屋的暖場嘉賓。消息在專頁上一傳出,馬上引起網民熱烈討論,更有人問:「阿德,你紅定任何仁紅?」「任何仁係藍!」一番妙問妙答獲網民大派過千「心心」,揚言要為阿德買票入場以示支持。

表演當晚,不少樂迷早已湧到舞台,喝着啤酒靜待好戲上演。耳熟能詳的音樂揚起,一如以往身穿工人牛仔褲和粉紅色球鞋的清潔龍「Lil Tak」率先現身,背後的團隊成員亦相繼登場並高喊:「我就係清潔龍阿德!你有冇like我哋個page呀?我哋要追數呀!」全場報以熱烈的歡呼聲,更跟着強勁節拍興奮跳動,一同合唱「我個名叫Keep Clean Ambassador,保持衞生你我就係Brother」。團隊最後更送上溫馨提示:「阿德話,我哋今日嚟到唔係淨係唱歌㗎,大家記得要執返啲垃圾!」再在全場觀眾高舉「Rock and Roll」手勢和尖叫聲下離場。

如果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清潔龍阿德的背後就有五個人。他們是來自科域盈創(Fevaworks Solutions)的團隊,包括內容營銷總監Rondo、設計師及導演Ruck、負責美術設計的Rain、動畫製作的Debbie,以及擔任阿德聲優的Ceci。自去年團隊成功投標後,五人從去年六月起經營清潔龍阿德的facebook專頁,每月至少推出10個帖文,向港人宣揚清潔香港的訊息。在這近一年半間,他們已為專頁帶來快近20,000個like。

有血有肉 會嬲會唔開心,同人一樣

專頁上,阿德的個人簡介上寫道:「阿德,土生土長唔離地,真正『清潔龍』粉,所以勁Like乾淨。」不過,其實阿德的造型和人物設定都並非由這五人團隊原創。「清潔龍」家族早見於90年代,包括有「清潔龍」、「沙灘龍」、「郊野龍」及兩條小龍「小清」和「小潔」。2016年,食環署正式委任第二代「清潔龍阿德」為清潔香港大使,並為他推出facebook專頁。在上一任廣告公司設計完阿德的外形和性格特徵後,到五人接手時,他們的任務就是要「捧紅」阿德。

五人先花了一點時間去揣摩阿德的性格,因為經營他的專頁,就要把自己代入阿德的世界和價值觀,以加強其親切感,讓網民覺得「人人都可以係阿德」。「我哋每次坐低,唔係即刻諗出咩post,係諗呢個人嘅性格係點。」Rondo認為,阿德本來是一個很簡單、平面的角色,「我清潔就好開心,只係得呢樣嘢,但我哋將佢立體化,好似人一樣。佢見到唔乾淨嘅嘢會唔開心、會憤怒。同埋佢都會有失敗嘅時候,原來唔係自己一個清潔,就可以乾淨,從而帶出清潔係每一個人嘅責任。」在五人的共創下,阿德成了一個有血有肉的「小男孩」,喜歡扮鬼扮馬,更曾以「龍形」天線得得B、姜濤等形象示人,他也是一個渴望有女朋友的「毒男」。在原來只有父親的人物設定下,五人更在一連八集的動畫《阿德英雄傳》中,為阿德創造了更多家人和朋友,包括打擊老鼠和滅蚊的貓俠和機械人等角色。

任何玩法 離不開中心思想──清潔

只是,有再精采的人物角色,宣揚清潔彷彿是一個「原罪」,就像沙士肆虐時董太叫人「千祈千祈千祈,洗手洗手洗手」一樣,官式口號令人乏味。「就咁講清潔係悶嘅,其實來來去去都係叫你清積水、清垃圾,所以我哋諗,只要偏鋒,先會成功。」對五人來說,不論是原創或二創,創作就是要不斷做讓人「估你唔到」的內容,以突圍而出。如早前香港爆發登革熱,他們推出滅蚊廣告,二創電影《頭文字D》中「三萬蚊,過夜呀!」成「三萬隻蚊」,連原角杜汶澤也不禁要share。

本身熱愛外國memes的Ruck亦常思考如何把清潔置於不同的小眾文化中,「識嘅人就會好high,估唔到阿德都會做呢啲嘢,咁就可以吸引到呢班本來唔會特別去睇呢個page嘅人。」就像最近推出的trap music,「冇人估到阿德會唱歌、甚至係唱trap,亦冇人估到我哋真係唱到。」

問題是,「老細」食環署又曾否有微言呢?「你覺得呢?我哋trap music都出咗。」Rondo認為,要讓意念得以順利通過,除了客人需要尊重創作自由,團隊亦有責任讓客人對他們有信心。團隊推出這首一炮而紅的trap music前,其實於年頭時已想為阿德寫一首歌。「一開始未決定用咩音樂類型,諗諗吓不如寫首trap,因為trap嘅內容都係圍繞毒品、女人、錢,如果我哋寫首無敵正經、宣揚清潔嘅trap,應該幾正。」

有了意念,就要再靜待時機,「等到有班中學生都出咗首trap宣傳學生會,再同客講呢件事係潮流、會work,令佢哋更有信心。」但最重要的,還是Rondo多次強調的中心思想(objective)。「我哋做任何嘢都係指向返中心思想──清潔,如果用個account做自己開心嘅嘢,咁就好自私啦。」配合兇狠強勁的音樂節拍,團隊rap出滅鼠、滅蚊和「小強」的招式,呼籲大家「清潔香港 Together」,Rondo指食環首次聽完都拍手掌。

財政有限 去動漫節,增加曝光率

「只要agency做到好content,客又肯信,咁其實所有政府部門嘅專頁都可以做得好好。」Rondo也「不分敵我」,很欣賞「大嘥鬼」的營銷手法。「佢唔只係得網上,係去到offline都做得好全面,有營食肆、巴士、垃圾徵費個膠袋等都見到佢個樣。我哋見到佢有咁多嘢做到,我哋知係要咁做,只係我哋要用自己方法。」在有限的財政預算下,五人只能採取土炮帶點偏鋒的宣傳手法,為阿德換取最多的曝光機會。他們曾帶阿德到動漫節,與其他cosplayer一同「相認」;Rondo本人也曾在炎炎夏日穿着阿德的公仔衫,讓同事拍攝「阿德」到球場撿垃圾和與小朋友一同踢波的畫面;為了幫阿德寫歌,五人不斷聽trap惡補,負責錄製卻謙稱不懂音樂的Ruck更只是在YouTube搜尋「how to make a song」。

「冇人要求我哋咁做,係我哋選擇去做。如果你唔係真心想做,你係唔會做呢啲黐線嘢。」有幾黐線?在凌晨四、五點以「阿德」身份回覆網友留言已屬閒事。Rondo笑說:「試過有晚我食緊飯,有人direct message阿德:『你首歌好好聽,可唔可以唱畀我聽?』我就去餐廳門口錄畀佢聽。但當觀眾見到你好認真去做呢樣嘢,佢哋會好中意」。

阿德「小編」這份工作,乍聽起來根本是「有返工冇放工」,但五人卻樂在其中。

對Rondo而言,做社交媒體營銷的意義在於,他能有一個平台宣揚正確的內容。「好似清潔咁,因為正確,你會做得更投入。雖然一個人執唔執垃圾係佢個人意願,我哋亦強迫唔到佢。但我哋嘅責任就係等佢哋袋落袋,洗咗佢腦先。」阿德的聲優Ceci也喜歡這份工作,「雖然清潔好似好小事咁,但如果我哋帶出嚟嘅訊息可以影響到一個人都好,再由一個傳去下一個。」現實中的五人也已「道成肉身」,被自己的創作洗了腦。公司中更多了項不成文規定:每當有人不記得丟垃圾,他們都會放阿德玩偶在旁合照,再示眾警惕。

在這場吉祥物爭霸戰中,暫時以當紅的任何仁跑出,代表前輩阿德的Rondo只撂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說話:「大家都係幫政府宣傳,都好高興見到好多人一齊玩新嘢!」不過,阿德也豈會輕易罷休?五人決定乘勝追擊,繼續寫新歌,甚至幫阿德出EP。既然成為當紅歌手,阿德可以脫離毒男身份了嗎?「就算加感情線,都係失敗嘅感情線。因為愛情work唔到先好睇。可能阿德最後有血癌。」五人七嘴八舌之際,Rondo已想好片名──「綠色生死戀」。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