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27日

民主抗爭要找新的出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 鍾劍華

對於追求民主、不滿政治強權、厭惡虛偽的港人來說,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結果無疑令人失望,但其實並不特別令人意外。早在幾個月前,得建制派支持的陳凱欣打着健康大使的身份,把大幅宣傳品掛在市區的時候,已經知道這次補選有多關鍵,也知道建制陣營已經作出全面部署。而那個時候,民主派還在應該由誰人做Plan B問題上爭論、也要盤算如何應對政府的DQ。

政府加上西環這個組合,除了在資源及先機上的優勢之外,還可以用盡制度上的不公平性與漏洞,DQ的主動權又在政府手上,足以打散泛民陣營。而且,西環顯然還有不為港人知悉的王牌在手。一切就像早已編排好的劇目,先是建制陣營萬眾一心,整個選舉機器迅速起動。然後有選舉主任做打手,DQ了站在道德高地說要奪回議席的Plan A,事先張揚會出來𠝹票的便可以乘勢大條歪理,以不滿Plan B的安排為名上場扮演政治小花臉的角色了。

對於部份年輕人來說,這樣的局面就真的是變成個個都揀唔落手了。雖然雨傘運動的挫敗確實可能造成強烈的無力感,但根據過往的調查,大部份年輕人都仍然渴望民主,都希望自己的訴求得到正視,也希望可以在體制內有機會發聲。不能否認,民主陣營雖然被加上了一個「泛」字,但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傳統的民主派卻不足以代表他們的政治訴求。

搞不清有多少敵人的困境

以今次所謂有「民主派」背景的兩位參選人來說,認識李卓人的都知道,他為人大度,而且對強權的立場一貫如一。人人也都看得出馮檢基一貫的表現是如何,今次又是有多雙重標準,表現又有多醜陋。但年輕人就算不會選擇馮檢基,李卓人在他們的心中仍然是泛民主派的「老油條」,就是「大佬」,就是選不落手。焦土派便大條道理販賣他們那套「投票無用論」,甚至荒謬到要支持以𠝹票為目標的另一個所謂民主派的「大佬」及「老油條」。

這一個殘酷的政治現實說明,民主陣營最大的困境在於根本搞不清楚有幾多個敵人,也不知道誰才是最難纏的對手。多年下來,中共在香港不同的界別,包括政府內部、各種專業組織、基層團體、學術文化圈子、民主派組織、學生組織等等,肯定都已經安插了不少人。中共長期運用的一套鬥爭及組織策略,就是單線領導,也有養兵千日,用在一朝的長遠部署。單是這一點,已經可以隨時找出可以致勝的血滴子,足以殺人不見血。

選舉落敗之後,「可以失望,不能絕望」、「要吸取教訓,總結經驗」、「要團結一致,下次捲土重來」這些話當然繼續可以講,也惟有如此講,但講完一次又一次,仍是重新走上敗選之路,這一點才是最值得反思的地方。

要突破這些困局,沒有簡單的方法。但如果大家仍然對民主有盼望,仍然相信強權不可以、也不應該千秋萬代,如果仍然相信香港應該值得有一個更合理的制度,那就大家都要走出自己的框框及觀念安全區,集思廣益,想想如何應對及面對未來。

今天香港的體制,要不就是把年輕一代推向絕望失望,也可以把部份人變得越來越焦土。但拒絕回應年輕人的政治訴求和願望,真的可以令香港社會長治久安,令香港人人心回歸嗎?利用年輕人的不滿,去打跨傳統的民主派,取而代之的除了是犬儒及無力感之外,建制陣營還不是只能繼續吃老本,繼續蛇齋餅糭,繼續打民生和穩定牌,但除此之外,又能開拓更多年輕人對建制力量的認同和支持嗎?

香港年輕一代對當前泛民主派的大佬文化及元老政治感到不耐煩,這一點可以理解,但如果只講拆大台,以為焦土一番就可以鳳凰涅槃,這個顯然也是不足夠的。

對於當前的困局,可能大家都沒有甚麼靈丹妙藥,但如果真的不認命,真的要爭取民主,不能接受一個只容許擦鞋聽話、轉軚、雙重標準、自我背叛的政治環境,每一個人,包括年輕人及民主派的大佬,都有責任作出思考。潘多拉的盒子打開了之後,甚麼可怕的事都發生了,唯一可以留下來的就是盼望。沒有盼望,便只會繼續如此,其他所有可能性都不會再出現。所以不能放棄,今天可能大家都沒有甚麼奇謀妙策,但就讓大家都從今天開始認真思考,想想如何走出這個困局。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