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22日

蘋人誌:7A舵手張銘恆 生涯規劃

你懂不懂計量金融(Quantitative Finance)?多數不懂。我也不懂,只知道修讀此課程的學生,實習期間,月薪已達到四至五萬。是香港划艇隊成員張銘恆告訴我。

張銘恆,會考5A,高考2A,中文大學計量金融學畢業生。然後,走去划艇,剛剛在雅加達亞運獲得一面銅牌。他的父親不是上市公司主席,不是可以盡情追逐理想,練出一身惹人艷羨的肌肉後,還有家族生意等待接手。他的父親是一名扎鐵工人。

昔日的同學,今日不是醫生,便是金融才俊。這位在賽事中擔任舵手一職的運動員:「我覺得自己是朋友圈中快樂程度最高的一個。」即使,同為亞運獎牌得主,他得到的注目,可能連歐鎧淳的十分一也沒有。
攝影:黃雲慶

夢想是香港隊

張銘恆自小喜愛運動,游水、排球,連越野賽也玩過。但學業成績一般的,尚且會被催眠考試至上,何況張銘恆讀得成書?以尖子姿態,跟大隊地選擇最難入的量計金額學系。「做人無理由太自私。」

划艇,初衷不過為了減肥。跟一般大學生沒有分別,認識新朋友,總會更加注重儀容,務求吸引到一個兩個三個。不跑步不踢波不去打羽毛球,選擇划艇,純粹因為新奇。「想試一試未試過的,划艇在其他地方好難玩到。」第一年,新丁,參加港大中大的傳統比賽,勝出;參加八間大專的競逐,又有些獎牌。越玩越心雄。到第二年,開始擔大旗,一敗塗地。「同系的同學第一年開始實習,第二年去外國交流,第三年搵工,畢業前一定有聘約。我有掙扎過,覺得應該要歸隊。又不服氣,覺得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甚至覺得自己跟香港隊的水平也不是相差太遠。好勝呀,不顧一切,放棄工作,放棄前途,已經知道跟一早設定好的生涯規劃,越行越遠。」

犧牲廣受社會認同的地位,目標是一生人至少進身一次香港隊。如果你是哈利簡尼,夢想是成為英格蘭足球隊隊長,我明白。「我不是傳統名校出身,自小沒有機會接觸香港隊這回事。到發現自己原來有能力,就特別想挑戰自己。」為完成心願,一星期操練六日,每日兩課,生活不外訓練休息訓練休息。然後,失敗,能力原來跟港隊成員有一段距離。

已經沒有回頭路。投資銀行如高盛,請人看成績看履歷。張銘恆的三年大學生涯,大概只有汗水和被曬黑的膚色。賽艇是香港的精英運動項目,的確有一班全職運動員。幾時輪到張銘恆?總要生活,張銘恆只好當上全職教練,兼職運動員。「全職運動員一星期訓練40小時,我的訓練量和質素是遠遠不及。我以為自己今後也爭不到位置成為香港隊代表。已經考慮急流勇退。

「我還要養家。」

自私、任性和後悔

養家是一般香港人揮之不去的陰影。沒有家慮,我行我素也少人過問;但出身基層,難得找到一條穩穩陣陣的路徑去改善生活質素,沒有按照劇本拍攝,就算家人不責備,自己也有壓力。「是,我任性,我自私。運動員的路,好像行不下去;金融行業,又沒有容身之地。收入、前途,跟想像的,相差一大截,一片茫然,很對不起家人。」

張銘恆有個弟弟,同樣是高材生,考入港大精算學。碰巧哥哥決心取運動棄金融,似被感染,也想轉投更符合個人興趣的法律系。「人總希望選擇到自己的人生。我以前做過很多決定,也是為了其他人。到讀大學,有機會自己揀自己的路,就不想讓自己再後悔。」結果,弟弟決定退學,重新報考DSE,用DSE的成績考入港大法律系。由原本一畢業便有機會賺快錢的,變成需要讀多好幾年書,還要投資時間去建立客戶網之類,一段頗長時間也幫不到屋企手。「我起初以為細佬可以穩陣幫手養家。原來不可能。」某程度上,要張銘恆放棄夢想的推力,又大得多。

孤獨的舵手

際遇不容許他中途棄權。賽艇分單人、雙人、四人及八人。香港隊的強項從來在單人或雙人。「有一、兩個好勁的選手,在單人賽、雙人賽,容易爭取到成績。四人賽、八人賽?哪裏找這麼多勁人?」照道理,如果目標只為加入港隊,當然捨難取易,集中火力強攻競爭較少的四人賽、八人賽。就不要預期有機會參加亞運或奧運,因為水平相差太遠,港隊根本不入流。誰知,出現連串巧合。

先是海岸賽艇的興起。「以前,划艇是在城門河之類的靜水。在靜水,我的能力已盡,沒可能入到香港隊。海岸賽艇不同,專揀大風大浪的環境比賽。鬥的,不再是落槳時動作有幾靚;鬥的,是怎樣跟風向跟水流配合。走線很重要,要食腦;又有點似打爛仔交,講勇氣。我日日在類似環境當教練,近水樓台,於是獲選。」兜了個大圈,用這種途徑入選香港隊,夢想成真。

第一次以港隊身份出戰,是2015年的亞洲沙灘運動會,在越南,沒有獎牌,感覺像童年時代只能遠觀的女神,終於追到手。夢也應該醒了。突然傳來雅加達亞運開設八人賽艇的輕量級級別,史上首次。以前大混戰,輕磅代表輸蝕到不得了,改制後,強弱懸殊局面減退,又可以繼續把夢發下去。「我今年26歲,是運動員的黃金歲月,四年後,30歲,已經相對算老,是否一定捱得住?今次爭不爭獎牌?爭!」八人賽艇,設有舵手一職,張銘恆想做到,先要減磅。由68、69公斤,短時間內,減到53公斤。「很孤獨。其他隊友在歐洲集訓,我還要工作,一個人留在香港,又要節食,情緒又反覆。似在漆黑一片的隧道入面,明知道前面得一條路,直行,跑到盡頭便是終點。但一路上甚麼也沒有,你只可以不顧一切繼續跑。」千辛萬苦,結果換來一面銅牌。沒有太多人理會。也是一種孤獨。

「游泳項目,跟我們划艇一模一樣,同樣在亞運會獲得一銀兩銅。游泳獲得的迴響,大得多。是否代表在推廣划艇上,我們要做得更好?」

教練與運動員之間

原來,月底,香港將會舉辦亞洲海岸賽艇錦標賽。明年還會舉辦世界性的。沒人過問。「不可能埋怨,我們的城市的價值是錢。工作然後買樓然後結婚然後生仔。跟歐洲人不同,歐洲人注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總要有閒情才會有喜好。

既是運動員,張銘恆也是搞手。劍指明年世界賽的錦標。終極心願是所有運動員也渴求的奧運獎牌。「2024年奧運,即是東京之後的一屆,傳聞會增設海岸賽艇項目。我當然想繼續以運動員身份參賽,六年,年紀畢竟是掣肘。」運動員都是自我中心。這一點,張銘恆太認同。「很多人說,做舵手,很便宜,輕輕鬆鬆便可以黐個獎牌回來。做舵手最難。八個運動員,個個都有好大的自我,如何把他們夾在同一艘艇?是一項好大的挑戰。」

尤其面對比自己更年輕的新一輩。「他們多數是獨子獨女,習慣對住部機多過跟人溝通,自尊心更加重。你用強硬的態度對付?只會炒大鑊。要特別小心,軟硬兼施。舵手本身是一個運動員,但又不完全是一個運動員,比較似是教練跟運動員之間的橋樑。六年後,我當然想還落到場,但香港確實缺少教練的角色。自己做運動員的能力沒法去到世界級水平,能否累積經驗,做教練,教導學生運用形勢,讓他們代表我去挑戰世界?」向前衝,不容易;向後退,從來更困難。放下個人榮辱,宏觀地務求團體進步,更是大智慧。有些事,就算在試場考到幾多個A,也未必掌握得到。總是在風浪之下才領略到。

後記

划艇運動在香港不算矚目,主因當然是欠缺明星。假如楊文蔚改穿泳裝在城門河划艇,得到的報道肯定大幅度提高。其次,是畢竟有點離地。張銘恆任職香港遊艇會,說出來也覺得富貴。

「說歷史,第一批在香港賽艇的,是殖民地時代來港的外國人,尤其英國人,於是組織起皇家遊艇會。六、七十年代,想將賽艇推廣出去,搞了一個本地化的香港業餘賽艇總會。不錯,來到現在,外國人或者由外國回來的香港人,想賽艇,多數會來香港遊艇會,因為這裏比較多用英語。但我有好多學生,其實也是一般本地人。」

追夢不只是有錢人的奢侈品。張銘恆說,你問大部份香港人,為甚麼日日辛勤上班,他們也未必回答得到。抽絲剝繭下去,便明白無非為了份薪水。夠鐘便放工,日日如是。如果沒有碰上划艇,他大概會跟其他同學沒有太大分別,都是做着一份未必須要很大熱誠的工作,賺到點錢,也損失了很多。今日,至少換到快樂。「我不需要很多人認識,不需要紅,我不是那種人。默默耕耘,已經很滿足。不過,我知道,很多人也說我蠢……」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