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19日

蘋人誌:裳言道 陳柏熹

今年是經典美劇《色慾都市》誕生二十周年,很難忘記女主角Carrie與她的閨密們經常穿上Dolce & Gabbana、Prada、Gucci等名牌時裝,在街上行貓步般大騷時尚之風,又或是踏着Christian Louboutin的紅底高跟鞋去Ball嘆香檳,極盡奢華,卻看得人賞心悅目。那個年代,被譽為時裝界最美好的回憶。

不過正所謂,憶憶復憶憶,太耐有油膉,《色慾都市》雖被捧上神枱,也是前人的故事了。陳柏熹(Harris)是本地品牌Moiselle的太子爺,亦是副總裁,是80後香港時裝界的生力軍。他曾經以初戀的味道來說服政府讓他在尖沙嘴海旁舉辦花生騷,回憶是重要,卻不能墨守成規。他說:「時代變化萬千,更何況是時裝界。《色慾都市》式的時裝是最耀目璀璨的,但設計是為方便人類而生。現今女性要工作、陪老公應酬、照顧小朋友,身兼多職。一個女人穿上一條裙,不用天花龍鳳,能令她忘卻自己的多重身份,那一刻,她只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不就夠了嗎?」

他相信一個人無論生於哪個年代,無論在社會上擔起甚麼崗位,最後其實都只是一粒微塵,而他卻要做一粒永遠令人揮之不去的微塵,好像時裝一樣,其實是永垂不朽。

撰文:簡力斯
攝影:黃雲慶

Trend

陳柏熹是香港著名時裝品牌的副總裁。這個訪問自然是圍繞fashion,談談香港時裝界的變遷,說說他的時裝之路,講吓裙講吓衫,可能都是老生常談。來到他家中書房,裝修摩登時尚,牆上掛滿油畫,還有不少小裝飾,確實是一個fashion人的書房。訪問的開場白,順理成章是問他對時裝生意的看法,他以一個小故事來打開話匣子,亦打破了看似沉悶的格局。

「做生意最怕講branding,即品牌形象建立,另一個意思,即是要做好多工夫,但幾時有收入則難以預計,簡直是信仰一樣。」說完他忍不住笑,說得坦白,一針見血,每個老闆應該都會點頭和議。他續說:「熊貓的主要糧食是竹,種植竹之前要花4至5年打好泥土,其間要有充足水份、豐富養份,還得靠好天氣,這幾年間的準備工夫似是白做一樣。突然有日一覺醒來,竹已長出一米高,不出幾天,竟長到幾十米高。」這個故事不是要發展成竹子像魔豆一樣種到天上去,把男孩帶上雲間,而是要說明:一字咁淺的道理,萬丈高樓從地起。

2009年父母叫Harris加入公司,當時他舉辦了他第一場花生騷。他沒有花太大氣力,亦沒想過要耀武揚威,偏偏第一場騷便爆數,生意超級好,一直爆到2014,生意億計冇難度。往後時裝騷,連范冰冰都請到,風光一時,可惜開心太早。當時他年少得志,以為自己的小聰明足以應付這份工作,閒時繼續遊戲人生,羨煞旁人。2014年香港爆發佔中事件,市場變得不明朗,公司生意一落千丈。無論做還是不做,都好像是錯的,他笑言發霉了兩年,直到有位前輩提醒他。

「我們公司2002已打入中國市場,有很多分店。那位前輩問我有沒有去看過某間舖,我沒有去過不特止,連自己公司有幾多間舖都不知。我那時才赫然發現,過往自己所謂的成績,都是父母打下來的根基,他們訓練了很好的團隊,所有分店都安排好,但生意總不能靠吃老本。以前用某個方法做一定賣得,為何現在卻滯銷,因為我沒發現時代變了,每個地方的人想要的東西都不同了,小聰明在這個艱難時刻已經不管用了。」他知道要變了,墨守成規注定失敗。

Make Noise!

曾經有個外國朋友跟他說:你的設計沒有問題,只要你做出一件對的貨品,遇到對的客人,再用上對的宣傳手法,自然會大賣。問題永遠不在自己身上,錯的是人家不懂欣賞,錯的是宣傳做得差,自己沒有錯,錯的永遠是他人。

一言驚醒,唔再懵丙。Harris不下一次強調25歲前和25歲後的他是兩個人,不過26、27歲兩年卻在發霉,經歷過低潮,他方知自己並非永遠是對的,學會謙虛,學會珍惜。2017公司20周年,他收到公司的信息,相當簡單:「20周年、冇budget、搞大佢、要noise!」幾粒米碎如何煲成粥?

年輕人自信又熱血,小聰明不成事,惟有扭盡六壬,唔贏唔甘心。14歲那年Harris第一次去的時裝活動,是LV在添馬艦築起了一個可容納幾千人的巨型旅行箱,外觀氣勢懾人,內裏衣香鬢影。全城最紅藝人、社交名媛爭相出席,不就是《色慾都市》最璀璨的年代。這個活動深深烙印在Harris的腦中,他現在就要籌辦一個留名千古的活動。

他膽粗粗打算在中環都爹利街舉行時裝騷,就是那條列為古蹟、百多歲的石岡樓梯,遭「山竹」破壞的四盞煤氣古燈的那個位置,梅艷芳《夢伴》MV現場。開騷第一步,先向多個政府部門申請,最棘手是要游說每一間商戶不要反對,一間say no,都幾大煲。他與同事逐戶叩門,知道有間舖是朋友的朋友開的,他即着朋友約對方食飯。花了不知多少心力後,一切準備就緒。

時裝騷倒數幾日,突然三個颱風連環襲港,當時風還未到。他跟很多香港人一樣,誤信那些碼頭內部、機場內部發出的風暴信息,指不會掛八號波,他信以為真,堅持風雨不改。開騷前四日,身邊的人都支持他;前三日,支持的人一半走了;前兩日,只得小貓幾隻;前一日,就只剩下他一個,好像《十個救火的少年》真實版。他不敢冒險,惟有改期。天啊!又要重新向各商戶叩門。最後他成功游說商戶不反對之餘,更有四間商店願意免費借出地方,讓來賓在店內嘆着冷氣等開騷。年輕人的爆發力真的不可思議,這個「Stop the traffic」的盛會順利舉行。

Stop the traffic

大鬧街頭後,翌年添食來個「Stop the sea traffic」,今次是要截停尖沙嘴海旁的交通。Harris申請場地時,被問到為何要選在那裏舉行。他答道:「海風吹過,帶來淡淡的鹽水味道。好像初戀拍拖時,想着要不要拖着身邊女仔的手,又曖昧又忐忑。我希望我的客人可以再次感受到初戀的感覺。」這個答案着實有點滑稽,像極周星馳電影的橋段,說時他都笑不停口。就是因為人人都想回到單純時,「重拾初戀」,創造勝算,第二部曲成功了。終章就是剛於機場舉行不久的「Stop the air traffic」。海陸空玩晒,完完整整地展示了Harris想要帶給人的信息,每個客人化靚妝、着靚衫出席活動,不可以讓他們失望,這是他對每位嘉賓的承諾。

響了朵,Harris追求的從來不是普世價值的「成功」。他覺得這個世界叻人太多,自己只是一粒微塵,但他都要做一粒你永遠見到又抹不走的塵。他在英國讀書時,中國學生比較少,一班二、三百人的課堂,只有幾個黃種人。他經常舉手,甚至跳起,希望老師看到他,其實他只是想發問。「以前做完功課,求老師給我一點評價,他叫我先看完某本書再去找他,我說已經看過了,那好,下星期上堂見,最後都是沒有給我意見。那個年代,黃種人是有點被忽視。」

他留學期間曾在一間平價連鎖時裝店做倉務員,他天生腳短,其他同事比他高上一個頭,但上司偏要他負責最高的那個倉,別人一步便攀上,他卻要爬幾步,累得很。畢業後他去了法國一間名牌時裝公司當見習生,同事明明識英文,對着他卻偏偏講法文,他要花上多別人一倍的時間去做。每當他加班,其他同事離開,明知他還在公司,照樣熄燈關冷氣,他活像一個透明人。或許他當年懂得穿起一身藍色緊身衣扮起「任何仁」,才會有人理會。

「在外國讀書、工作,令我看到人與人之間的尊重並非必然。所以現在任何人對我好,就算只是跟我握握手,我都會好感恩,別人待你好都不是必然的。」

說到這裏,大家想必又會覺得,不就是一個富二代訴說着自己如何努力才成功的故事。正所謂,家庭環境好不是原罪,人總不能自怨不是李澤鉅。Harris對此並沒有太大感覺。「其他人的想法我改變不來,你覺得我得來輕易,覺得我順利,我為何要花精神時間向你解釋,倒不如做好自己的工作,因為我喜歡我的工作。」他相信人總會遇到事與願違的時候,對世界少一點期望,贏咗一粒糖,都會覺得爽。

後記:Give&Take

Harris在英國讀書時,學校在一條名店街附近,愛買名牌的他,每天看到名店林立,購物慾大發。當時父母給他很少零用,英國物價又高,他惟有炒一碟大鑊飯吃幾天,每天行路返學,為的只是買一個袋。

他在法國做實習生時,要在一百顆珍珠裏,挑選三粒釘在衣服上,請注意,那些珍珠是假的。他體會到這就是luxury,是心機、時間和執着,名牌不只是一個名字。

種花得花,種草得草,他父母一向身體力行教導他。做人只求收穫不想付出,比墨守成規失敗得更快。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