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1月1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港聞專題:填海砂何來 採砂源直擊 
明日大嶼 今日砂害

特首林鄭月娥公佈「明日大嶼」計劃,1,700公頃的填海造地,預計需要砂量高達2.6億立方米。如此龐大的砂量到底從何而來?記者由香港出發到內地,走訪南昌市和江門市等地尋找砂源,了解填海用砂所帶來的環境禍害。

採訪、攝影:林 亦 黃智琳

【新會】開山劈石採機砂 居民:屋震裂、整座樓升起


填海砂源主要分為天然砂(海砂及河砂)和機製砂(機砂),細數香港近年大型填海工程——機場第三條跑道主要採用機砂。記者在屯門三聖碼頭訪問從事三跑填海工程的砂船工作人員,許先生表示現時香港機砂大多來自江門市新會區,「很缺砂,所以現在三跑都不夠砂用」。從船隻衞星定位軟件所見,江門市新會區蒼山陰峪河一帶經常有大量運砂船出沒,追蹤這批砂船的航行軌迹,不少都是以香港三跑填海工程位置作為目的地,跟砂船工作人員講法非常脗合。

新會區距離香港約170公里,車程只需兩個半小時,生產機砂需要大量石頭,開山劈石在當地隨處可見,泰盛石場是區內最大的石礦場,有超過30萬平方米的碎石堆場。現場高空所見, 因為採石,石礦場內原本大片樹林被鏟平,整個山頭變成一層層巨型開採區,底層工人馬不停蹄把碎石運上石車,車輛亦穿梭來往砂石處理區,場內的一個湖,湖水明顯混濁。住在附近的陳伯伯指爆石採礦工程滋擾,試過「屋也震裂,樑也震裂、震破、有裂痕,很厲害,整座樓升起」。翻查資料,香港不同填海工程很多機砂都是出自泰盛新會石礦場,根據他們官方網頁,新會石礦場是泰盛和香港公司友盟合營,而友盟的母公司是長江基建。

採機砂不但破壞開採當地環境,對本地環境影響更甚,記者委託環保觸覺做實驗,對比河砂和機砂投海時的分別。機砂其實是將一些較大的石頭於石廠內通過打碎程序,繼而變成一顆沙般細小,過程中會產生微細的「石粉」。當工作人員將河砂樣本投入水中後,砂於數分鐘內完全沉降,水面回復清澈,機砂則因大量石粉懸浮水面,令水質混濁不堪。

內地河砂限出口 本地海砂挖盡

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指,要除去機砂「石粉」,必須進行「洗砂」步驟,而機沙清洗得越多,那些最小的微粒,便可以排除出去,但會污染大陸的河流,若然不洗微粒便會在填海時殘留在香港海中,換言之洗砂與否都會造成污染,「每次填海也是破壞兩片海洋,採砂地點的砂破壞了當地海洋,填到香港的海洋是破壞第二片海洋」。

使用機砂填海亦會影響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中華白海豚。根據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的統計,2017年平均每日還在香港水域的白海豚只剩47條,對比2003年的188條,十幾年間跌幅超過七成,學會會長鄭家泰指出,「明日大嶼」計劃若施工影響更嚴重,單單是港珠澳人工口岸在機場東面填海160公頃後,「整個大嶼山北面,即包括大嶼山東北、大嶼山西北也全沒有海豚」,「1,700公頃是十倍的填海,我估計是整個大嶼山南邊、香港島西南邊都一定會有影響」。他表示填海時用到的機砂可能會釋放有害物質,這些毒素由食物鏈一層層進入海豚的身體後,很多海豚因為本來抵抗力差因而死亡,「填海是一個永久、不可逆轉的破壞,這地方一投下泥沙、混凝土,該地方變了陸地後就永遠也變不回海洋的環境」。

除了使用機砂填海,河砂等天然砂是另一個選擇,香港是有海砂,不過從土木工程拓展署的文件顯示,香港挖砂區面積有限,主要是大小磨刀和蒲台以西的位置,而且經過2000年為竹篙灣第一期填海工程(即迪士尼項目)提供填料後就再沒有進行大型挖砂。根據譚凱邦所言,香港20年前維多利亞港填海時,本地海床的砂已經被挖得所剩無幾,而香港環境影響評估條例雖有不足,但相比內地仍比較嚴謹,「香港很保護自己的海洋,例如大家不會接受在西貢的海挖砂」。

本地砂供應有限,但大型基建不斷開展,購買內地砂變相是唯一辦法,既然機砂禍害如此大,為何香港不採用河砂?其實以往三跑等填海工程是有採用河砂,但內地由2007年開始對河砂實施配額制,進口砂源變得不穩定,取而代之便是機砂。雖然河砂在投海時影響比機砂細,但開採時的禍害更大。

【南昌】鄱陽湖年採2億噸 每晚賺10萬懶理禁令


南昌鄱陽湖是中國最大的淡水湖,2000年中國政府立例禁止長江採砂後,即成為採砂的主要陣地。粗略估計,每天有數百艘採砂船在此工作,每年採砂量逾2億噸。多年來過度開採令鄱陽湖湖水下降,影響生態。2013年,江西省政府下令限制採砂,然而採砂利潤豐厚,內地傳媒曾報道,只要工作一晚便可獲利超過10萬元人民幣,部份砂商於是繼續在此湖、周邊村落與地區非法採砂。

記者於平日下午到達鄱陽湖附近村落,所見數十架運砂車等重型車輛,每天由早到晚相繼出入運砂。一位男村民受訪表示,村內每日塵土飛揚,「大車小車、一天到晚,晚上也不停工,不斷在拖砂」。他指出,如此作業方式令村裏的路亦受影響,泥路被車輪重複輾壓,凹凸不平,「每到下雨天,路過的人便站不穩,經常有人跌倒」。

另一位女村民住所亦受到牽連,她家的玻璃門經常被四處飛彈的砂石打破,至今已經換過三次玻璃。她說:「這門用的是封閉玻璃,找師傅安裝,動輒花上數千元。」除了錢財損失,亦對人們健康及環境造成影響,「像是氣管炎之類疾病。即使在晴天,天空都仍是灰色的,像身在雲堆之中,連樹木都變成灰白色,如何生活?」

位於鄱陽湖旁的廣福鎮同樣是採砂重鎮,一位男村民指工人挖砂時間並非固定,白天晚上都有,「到了晚上就是偷砂,那個不是活動,那是偷東西」。

凌晨零時許,記者發現多輛運砂車於村落河道禁採區旁行駛,隨運砂車走去,更在河邊發現兩個燈火通明的河砂處理場,不少人埋首工作、鏟泥車將砂運上砂船,運砂車則不停穿梭兩個砂場。

毀古蹟破壞生態 漁民收入減半

翌日早上,記者回到其中一個砂場,發現整個砂場沒有工人工作。一架停靠河邊的小船,船尾放置一個抽水泵,抽水泵一端有一條吸管插入河床;另一端一條喉管經過船頭,連接岸上機器,機器旁邊,豎立着「禁採區」三隻大字。

從高空俯瞰河道,可見河道已因為採砂變得滿目瘡痍,部份區域更可以直接走到原先為河床的砂地之上。

在廣福鎮160公里外的星子鎮,一位女漁民的生計亦因附近河道大量採砂遭到殃及,她稱:「打砂對河道沒有好處,現在我們都無法放餌放網,放了網,不久便被打砂子的機器破壞,即使在河中的深水區域,都撈不到魚。以前捕魚能掙幾萬塊,現在起碼減少一半。」

記者隨後到被湖水淹蓋千年的古建築物所在地「落星石」勘察,這裏由於近年水位持續下降,石島如今長年露出水面。

天然砂和機砂長期不足,令填海工程造價不停上升,無論開採和處理兩種砂源都會對當地和本港造成不同程度的環境破壞,「明日大嶼」在政府口中是香港的未來,但如果未來是需要由破壞開始,這個會否是我們想見到的香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