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14日

蘋人誌:是女拳王 也是小丑 鄧朴晴

對着沙包,鄧朴晴(Vicky)目光如炬,專注的對準目標,然後一拳又一拳的直線抽擊,毫不猶豫,兩屆「世界泰拳錦標賽」48公斤組別冠軍,絕非浪得虛名;一個華麗轉身,她換上色彩繽紛的小丑服,滿臉堆笑,人見人愛,她手舞足蹈,一邊拋擲樽子,一邊在臉上做古靈精怪的表情。誰說小丑不能打泰拳?「鬼妹仔」Vicky就不服輸,兩樣都做,還要做到連年奪標。
記者:梁嘉麗 攝影:許頌明

Vicky叫自己作「小丑鬼鬼」,因為樣子像混血兒,大家叫她「鬼妹仔」,她就索性改名做「鬼鬼」。別人總要猜她的血統和國籍,她卻一臉認真的說,已無法追本溯源,而且廣東話說得字正腔圓,「應該是有很少的俄國人血統,是媽媽那邊遺傳的,公公婆婆是上海人,但連婆婆也不清楚太婆或再上代是怎樣的俄國人,所以無法知道了」。

雖然擁有西方人深邃的輪廓、淺啡色的眼珠和頭髮,但只要跟眼前的Vicky聊天,就能立即肯定她是百分百香港人無誤。然後她拿出手機,找出家庭照,爸媽是中國人的樣子,也許媽媽臉上有少許外國人的影子,但Vicky卻還是過份「鬼妹」,「應該是隔代遺傳的隱性基因吧」,也只能如此解釋了。

流在Vicky體內的俄國血液,不只讓她生成一個美人胚子,還讓她繼承了「戰鬥民族」的性格。所謂戰鬥性格,不是在擂台上的兇狠,倒是她那種永不服輸的性格,差不多10年前,她認識了泰拳,故事的開端就如那些「陪朋友參加選美」的女孩,朋友玩了一個月就放棄了,剩她孤軍作戰。

「朋友叫我一齊玩,初時只是想減肥,鍛煉身體,我從小有哮喘,打拳後心肺功能好了,氣管問題亦有改善」。小時候她常因哮喘進出醫院,她解釋夏天多運動,冬季發病風險減少,然而不夠幾個月,教練竟然叫她參加拳館內的新秀賽。

教練獨具慧眼,不是看中她的技巧或拳術,而是看見她練習時提腿踢沙包,小腿踢得傷痕纍纍,滿是瘀血,卻依然不願停下來休息,就是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令教練覺得她有比賽的條件。於是她便硬着頭皮,參加了人生中第一場散打比賽,亦不負眾望,得了新秀組的冠軍。

「當時完全唔知自己做甚麼,只知道不斷進攻,因為所有事情來得很快,每兩分鐘一局」。若果人與人之間有一見鍾情,大概Vicky和泰拳也是這種關係。第一次拳賽的勝利,燃起了她體內的小宇宙,她發覺每一節訓練、每一局拳賽,都是對自己的挑戰,「我覺得每一個比賽都像冒險,而冒險,是會上癮的」。

「最大滿足感來自骨與骨碰撞時的痛。」

為了「頂癮」,她不斷練習,讓自己變得更強,2014年參加「香港回歸盃」奪冠,去年更於「世界泰拳錦標賽 」及「中國武術散手香港盃公開賽」中,成為48公斤組別的雙料女拳王,冒險一浪接一浪,她亦越打越得心應手,在擂台上發出耀眼的光芒。當所有人都以為獲獎是她滿足感的來源時,她卻抿了一下嘴,道出拳王藏於心底的說話:「最大的滿足感,來自骨與骨碰撞之時,雖然很痛,但不會因為痛而放棄,會繼續打下去。」

《激戰》中有這麼一句經典對白:「你行得上台,唔好怯啊,怯,你就輸咗成世。」一個擂台,成就一個中佬的奮進。Vicky雖沒有張家輝那種孤注一擲,卻同樣義無反顧,上到擂台,就一定要盡力,以意志力帶動身體每節筋肉,拼盡全身的力量,每一戰都如最後一戰。

有次在泰國比賽,上擂台前一直發燒,而且為了參加48公斤組別,要在賽前增磅,「很難忘,因為病了,但無論如何辛苦,最後也要盡力打完比賽。練習對於女孩子是很辛苦的,但我要挑戰自己,好多時累得躺在地上站不起來時,才發現自己其實還可以做多一點」。每一次練習,對她來說就是一次認識自己的過程,當她以為已耗盡力氣,卻依然堅持繼續體能訓練,做30次掌上壓,下次再加10次,原來可以做100甚至200次,看着數字在升,腎上腺素就會飆升。儘管過程充滿痛楚,亦會受傷,但痛楚就如一支又一支的強心針,更讓她沒法離開。

雙料女拳王,為何今年沒有蟬聯?只因她去年比賽時受了傷,而且還是眼下的顴骨位置,幸好沒有毀容,拳腳畢竟無眼,泰拳絕對是高危運動,Vicky媽媽當然亦不想女兒冒險,「她常叫我打寫字樓工好了,打拳周身傷」。但她沒想過放棄,只是暫時養傷,靜待他朝重回擂台。

攝影師要求她打沙包,她實實在在的打,骨肉拍打於沙包皮面的響聲,迴盪於無人的場館中,聲聲入耳。汗珠從臉上滾下,準備換妝的她,站在電風扇下,盡快讓汗水吹乾。她穿着背心短褲,走進洗手間,5分鐘後走出來的,不再是強悍硬朗的女拳王,廁所門儼如叮噹法寶「隨意門」,從哪兒跑出來一個小丑?

談拳賽時,Vicky一臉認真,雖不至於嚴肅,眉宇間讓人感到一種通過不斷挑戰自己而產生的歷練。但換上小丑裝的她,眼神突然變得溫婉,如小女孩般咧嘴而笑,甚至歪頭撒嬌,一個人,本來就有多面,強悍與溫柔,也許只是一線之差。

她說自己尤其喜歡「虎度門」這個詞,記者腦內立即浮現的,是蕭芳芳主演的那齣《虎度門》,伶人雙腳一出虎度門,忘卻本我,把自己幻化成飾演的角色,是為最高境界。小丑服一旦穿上身,Vicky不再是女拳王,而是樂天、繽紛的「小丑鬼鬼」。

「令人快樂我自己都快樂。」

小丑鬼鬼能做各式各樣的雜耍表演,也會「踩高蹺」,不同時節還會扮演不同的角色,萬聖節、新年等節日,都能在主題公園中找到她的身影。她入行已差不多13個年頭,作為一個稱職的小丑,她為很多人帶來歡樂,「令人快樂,我自己都快樂,自己的心態要時刻保持開心」!

穿上小丑服就如跨過虎度門,即使自己心情不好,也要立即「入戲」,變成快樂小丑,工作甚至能治療心情,「如果唔開心,做完小丑後會開心番,人們以為自己在整蠱我,其實是我整他們呢」。從2009年開始,她更是主題公園內唯一的高蹺女小丑。

打拳弄得滿身是傷,她不怕;險些毀容,她不怕,卻被雜耍難到,「拋樽比較難,因為我雙手細,經常接不穩,跌下來撞到手指也腫起來了,但我覺得女仔拋樽很型,而且不多香港女仔玩雜耍」。

現在的她拋樽已駕輕就熟,卻仍要時刻鑽研新「招式」,2013年首次參與「世界小丑錦標賽」就奪得巡遊項目冠軍,「初時只想去觀摩,世界賽中這麼多出色的小丑,完全沒有想過會得獎」。當了這麼多年小丑,讓Vicky最開心的,莫過於被人認出自己,有次她隨團回國內表演,回港後表演,竟然有對母女認出她。小丑同樣是演員,演出一個讓人開心的角色,得到觀眾認同,讓她喜上眉梢。

那天做完訪問後,她一身小丑打扮,跟朋友吃東西去了,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她會以這身打扮坐地鐵去工作。幻想在擠迫的地鐵車廂內,跟自己並肩而站的是一個戴着墨鏡的小丑女郎,「不斷跟人有眼神接觸令人很累,所以在街上走動時,我會戴上墨鏡」。這種奇景當然會引來不少目光,她說幾年前有人把她在地鐵的相片放上高登討論區,惹來不少討論。

「有留言話好可愛,亦有人說我這樣會嚇到人,好與不好都會有人說,我理解」。但故事的結局卻有點反高潮,那位偷拍她的「巴打」沒留意自己的樣子被對面的窗倒映出來,討論區風向一轉,變成恥笑那位冒失的偷拍者。為免不惹來眾人的目光,有時她會選擇駕電單車上班。

趣致粉紅色小丑女竟是鐵騎士,這種錯置,有趣又有型。駕電單車風馳電掣,不用跟任何人有眼神接觸,讓她更覺自如;唯獨一次,在過隧道的收費亭時,收費員姐姐從更亭中探頭出來,「平時是自動收費,我直接駛過去就是了,那天是中秋節,收費員特地望出來跟我說中秋節快樂呢,很開心」。

在主題公園做小丑表演,又要練拳、教拳,還會承接活動的佈置工作,Vicky不甘於朝九晚五做重複、沉悶的工作,是真正的slash世代(斜槓族)。說到底,能以自己心愛的工作換來報酬,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