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11日

港70年代嚴打收規 蟀檔絕迹

遠東蟀友聯誼會當年租用旺角建煌華廈的單位作鬥蟀場,至04年8月遭搗破。資料圖片

【本報訊】根據本港法例,鬥蟀並不構成罪行,惟涉及賭博則屬犯法,早於五十年代,本港已有賭蟀地攤的出現,當中涉及警察「收規」默許經營的情況,至廉政公署成立才有改善。

掌故達人鄭寶鴻表示,童年記憶,中環前中央戲院對開禧利街,兩排暗巷經營洋雜及織布檔,門前會擺放大量蟀盆,好此道者就知道該店專賣雄蟀。門前定期有人擺地攤鬥蟀,並接受圍觀蟀迷落注,「大家好似睇跑馬、賭大細,睇吓邊隻跑出,落注單位係以『餅』計,一次可任落幾多個,一個餅可代表50或500蚊 。」以此暗語避過賭錢嫌疑。由於賭蟀可被檢控,蟀檔主持會向警察交納賄款,至廉政公署1974年成立,嚴加打擊警察「收規」,該類賭檔漸漸絕迹。

相關新聞:「港將」遠征山東 難敵地頭蟲蟋蟀世界盃 商業價值兩億

侯志強憶小時棺材窿搵蟀

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及北區當然區議員侯志強憶述,老一輩教授棺材邊長大的蟋蟀戰鬥力最強,童年相約三五好友捕捉。「細路仔無嘢玩,周圍搵蟀,去和合石搵,三更半夜走上墳頭,和合石通常葬咗七至八年要起骨削肉,有時肉身化唔清,啲蟀最鍾意吸收呢啲營養,所以我哋專喺棺材窿度搵。」揀蟀亦有講究,頭部特大、前臂粗壯,蟋蟀體色紅得發紫,才是百中無一的蟀王。侯志強稱,隨着年歲漸長,他10歲後已無鬥蟀,亦不覺新界人熱衷於這玩意。

有旺角雀仔街檔主透露,巿面售賣的蟋蟀只有美洲白蟀及日本雙斑黑蟀品種,全部均為本地繁殖,主要用作餵飼雀鳥及爬蟲動物,打鬥用的「桶蟀」十多年前停售。據他所知,仍有個別蟀友每逢秋季私下約戰,但已淪為牙骹戰或聯誼活動,非昔日大額投注可比。

■記者莫家文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