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9日

蘋人誌:平凡老師 非同凡響—成英愉

「我只係好平凡嘅音樂老師。」訪問做完,她千叮萬囑。本土製作電影《非同凡響》,將智障學生與主流學生共演音樂劇的故事搬上大銀幕,成英愉,正是戲中音樂老師(谷祖琳飾演)的真實原型人物。四方八面壓力夾攻、不敢生育只因恐懼生下智障兒,都是她的寫照。只是,自言平凡的老師,偏偏遇上一出世便注定不凡的學生。教學生涯中,她目擊過路人將手機對準在一般人眼中行為異常的特殊學生;也遇過原本開朗的學生,畢業後自殺的悲劇。「呢度係一個溫室,但外面就未必係。」不同《五個學生的校長》,沒上過報章頭條、沒曲折離奇的過程,卻成就了一間學校、一個攝製團隊長達3年不可思議的電影旅程,非同凡響。

記者:呂麗嬋
攝影:王心義

「成老師,我想做公主」、「成老師,做乞丐會好肚餓㗎」……古典樂曲《波斯市場》響起,充滿異域氣息的音符,在音樂室迴盪,站在鋼琴前的成英愉,讓學生都閉上眼睛,代入音樂的不同角色。由社聯統籌、金像導演歐文傑執導的《非同凡響》,故事正是取材自位於粉嶺的佛教普光學校4年前統籌的音樂劇。「戲入面嘅徐老師好擔心同學表現,又要兼顧家庭同工作,都係我嘅心路歷程」。還有曾幾何時心思思想轉到主流學校任教,以至擔心生下智障孩子。

「畢業後從無教過普通學校,好想試過,頭嗰兩、三年係好大掙扎。至於怕生小孩,好大程度係因為每日面對好多呢類小朋友,見過有家庭生咗4個小朋友,4個都有問題,不單小朋友條路好難行,父母嘅路都好難行」。就如電影內智障媽媽的一句:「我會老,我會死,我唔可以睇住你一世㗎。」大抵是無數特殊學童家長的心聲。「現實上父母一定先走,好多同學畢咗業,排唔到(庇護)工場,又排唔到宿舍,只能屈喺屋企,冇社交,情緒同(自理)能力都倒退得好快」。

根據社署資料,截至今年6月,仍有2,600多人輪候庇護工場,連同宿舍輪候期長逾17、18年,其中北區更是重災區。服務供求出現大缺口,要融入社區也不易。「朝早返學時間,你會好易睇到,阿媽帶住個仔、阿婆帶住個孫,路過學校門口會刻意行快兩步;地鐵車箱,特殊學童有時會好投入自己世界,陶醉到搖頭擺腦好大動作,好多人見到都會避走」。一些無形的傷害或者所謂的歧視,成英愉直言,有時是源於不了解。

「學生怪叫,肯定係有嘢想表達,唔一定係錯,但老師和家長也有責任讓佢哋學習用一般人接受嘅方式表達自己,至少不會令一齊嘅人感到不安」。電影中小主角伽朗的爸爸,不想帶孩子出街,只因怕出現尷尬場面;自閉小孩因為道路維修,坐在地上不肯行,同行母親未及處理,已被路人的手機對準。而令她最心痛的,是見到有畢業生離校後患上情緒病,自殺收場。「係好心酸,呢個學生唱歌好好聽,喺學校好開朗,我哋成日講,學校係保佢哋一世嘅地方,大門常開……」

「係咪有咩地方我哋做得未夠?」成英愉傷感的反問:「個學生喺和合石火葬,靈堂上嘅相片就係佢嘅畢業相……佢嘅一生未必有好多燦爛嘅日子,最開心就係喺學校……」

女兒在普光讀中一的伍女士,電影上映時第一時間拉隊入場觀看,不少家長也哭成淚人。「好多情節係感同身受……最希望係多啲其他家長可以去睇,對特殊小朋友多啲了解」。學校就如溫室,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但就算再無力,成英愉說仍願盡全力,為學生捉緊在校的幸福時光。

「我教高中,佢哋好快就離校,好想佢哋快啲裝備好自己,亦好希望透過電影,讓更多人認識佢哋」。她直言電影內每個角色內心都有恐懼和難處,不單是特殊學生的故事,也係Band 1和Band 3學生的故事。「佢哋係智障,但某方面其實可以好有才華,喺普光畢業嘅學生,係咪只可以做清潔餐飲?除咗ABCDE餐,仲有冇F餐?」透過申請司法覆核,為學生爭取可聘外籍英語老師,享受應有的學習權利,說到底,都是希望學生可享平等學習機會。

「有位跳舞好有天份嘅同學,因為呢套戲,得到一位製作公司老闆嘅賞識,邀請佢去做暑期工,係有薪酬嘅工作。」

全情投入特殊教育,中大音樂系碩士畢業的成英愉直言當初入行,其實有點誤打誤撞。「畢業第一份工係做客戶服務,咁啱教會有朋友話有份代課老師工作,面試OK就入咗行,嗰時對自閉症、言語治療係零認識」。面對天殘地缺又家庭複雜的學生,有人做一星期已辭職,她卻由代課到正職,一做十幾年。「我最記得第一日返工,喺課室門口已有學生衝出嚟,問我叫咩名」。智障學生都很直接,不會轉彎抹角,有些人覺得被冒犯,她反而覺得好熱情好真。

正是這樣的見面禮,讓她留下深刻印象。入職不久,她就積極帶學生外訪,與現實社會接軌。「佢哋習慣行到好近同人講嘢,我哋都會教佢哋要保持合宜嘅社交距離」。她舉起一隻手,在比劃具體的距離。事實上,智障學校的老師,點子總比普通學校的老師多,年齡相若卻能力懸殊,就得想深入淺出的教育方法見招拆招。「好似教粵曲,最簡單係分到生角旦角,能力高啲可分到不同種類,以化妝分忠奸」。她說就是教學生唱好一句歌詞動輒用上3堂課;教識A至Z順序,要花上3年也不出奇,但她還是覺得好值得。

「見到學生嘅努力學習,呢份感動,係一般老師難以體會」。就是有同學跑到她面前問:你可唔可以做我班主任?也令她甜在心中。只是,直率的她很坦白,主流價值觀,有時還是會讓人走在十字路口,早年接受師訓,她就遇過這樣一個情景。「自我介紹時,有人在Band 1學校任教,剛帶學生去維也納表演;也有人參加學界音樂比賽,攞咗好多獎,到我介紹自己喺特殊學校教音樂,當下大家都靜了」。偶爾自我質疑,但過一陣,也就不放在心內。反而對學生,她很上心,上課身處班房,下課回家休息,夢中仍是學生;家長都有她的電話,放學後致電她訴苦,司空見慣。訪問這天,音樂堂後,她就課後單對單義務教學生彈鋼琴。

千呼萬喚,歷時3年攝製的電影終於上映,她直言鬆一口氣。「負責協調工作,要幫學生排練,也要應付家長投訴,有啲人可能未必咁認同,覺得學校點解成日有大班陌生人喺度拍戲、點解個禮堂要封咁耐唔用得……但我深信學生係有得着,唔係因為套戲令學校有大榮耀,更唔係個人嘅大榮耀」。就如劇組工作人員,由最初對智障學生完全不認識,到識得如何相處;同學亦有機會接觸外面世界不同的人包括導演、燈光師,在她心中,這些都是難得的經驗。

「有位跳舞好有天份嘅同學,因為呢套戲,得到一位製作公司老闆嘅賞識,邀請佢去做暑期工,係有薪酬嘅工作」。不再是清潔和餐飲的ABCDE餐式工作,可以走出去,就會有機會。

「除咗主角伽朗,其他群戲嘅同學亦學識咗忍耐,我哋12點35分食飯,自閉症嘅同學仔早數分鐘已開始坐立不安,電影結果拍到1點正,你見到佢握緊拳頭,努力克制自己唔好發𤷪𤺧」。頂住重壓,這種超越平凡的勇氣,大抵已是非同凡響吧!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