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8日

蘋人誌:我在街市講波經—姜蕙娟

在筲箕灣金華街的露天街市,買餸的街坊人來人往,轉角處有一檔賣乾貨的,年屆70的檔主娟姨,正和來買蝦乾的後生仔講波經:「今年車仔個新領隊,成日將簡迪推去前邊,我覺得作用唔係咁大啦,反而後防有啲空虛。」

講完英超,轉頭又講西甲:「皇馬開季就開得差啦,不過我鍾意馬體會,個教練施蒙尼勁嘛,佢真係有辦法。」

她是姜蕙娟,人稱娟姨,6歲開始就幫手在筲箕灣街市擺檔,對街市一切瞭如指掌,但很少人知道,她也是一位超級足球迷。

撰文:李偉圖
攝影:謝榮耀

各大聯賽絕不放過

雖已年屆七十,但娟姨說話時中氣十足,只要和她講波經,她就眉飛色舞:「英超呢,我不嬲都鍾意車路士,因為一路睇開之前班球員,好似泰利、林伯咁,𠵱家雖然打得唔係咁好,但都一路鍾意睇。」

娟姨有種本事,她講波經永遠興高采烈,沒有dead air,如果你不插嘴,她可以一直講一直講,「今季英超,我估冠軍都係曼城,但我唔鍾意曼城啦,佢係打得好,但太過一面倒,打得好同鍾意係兩件事。」

她在熙來攘往的街市中,分析今季英超走勢,大部份來買餸的師奶都搭不上嘴,乾貨檔側邊坐着幾位乘涼的老人家,當然也一臉問號。有些街坊知道她睇波,紛紛走來問她攞貼士,「佢哋唔係睇波,只係賭波,我從來唔賭嘅,你問我邊隊贏,我點知呀,一陣爆冷點算?」

娟姨訂閱了所有足球頻道,是她叫兒子替她申請安裝的,英超西甲法甲意甲德甲歐霸歐聯世界盃,世界各地的足球聯賽,她都沒有錯過。

「星期六最多波睇,黃昏六點幾開波,睇英超一直睇到半夜,之後凌晨兩點幾睇西甲,四點又第二場,𠵱家半退休,天光就去游早水,游完水返嚟先瞓覺。」

她上年開始半退休生活,檔位也轉賣乾貨,請朋友幫手打理,精神好時她就親自開檔,或者到朋友的生果檔幫手,「賣菜要日日清,又要日日攞貨,乾貨可以擺,所以賣乾貨就啱退休。」

十幾萬到日本睇世界盃

在筲箕灣街市的小販檔中,娟姨可能是唯一一個,去過現場睇世界盃的小販。2002年世界盃由日本及南韓合辦,她不惜用了十多萬積蓄,和丈夫到日本睇波。

「我成日講,一生人點都要去現場睇一次世界盃,難得在亞洲舉行,呢世人日捱夜捱,點都要去一次。」第一場欣賞的賽事是分組賽,她和丈夫跟睇波團到北海道札幌,戲碼是阿根廷對英格蘭。

「英格蘭有碧咸,我去到比賽場館,嘩點解咁多後生女睇,但原來佢哋唔識睇波嘅,淨係嚟睇碧咸,離遠一見碧咸就尖叫,後尾碧咸入球12碼,全部人癲晒。」

分組賽後回港,她是巴西fans,但買飛時還不知道比賽隊伍,現場看不到巴西總是遺憾,睇波團的agent打電話問她有沒有興趣到現場看八強賽事,她於是把心一橫,再飛大阪。

「剛到大阪時,仲打緊16強,有晚我哋經過心齋橋,有間酒吧企滿韓國人,原來南韓對意大利,我唔理三七廿一,捐入去睇波啦,啲人好nice喎,可能見我矮,即刻讓第一行畀我坐。」「我老公話,人哋當你係阿豬媽先讓你坐呀。」

無奈她買了飛的八強賽事,最後是塞內加爾對土耳其。她一心想替巴西打氣,難得來到日本,於是再到東京,買飛入場支持巴西對土耳其的四強賽,最後得償所願,那年巴西亦順利捧盃。

我是擁南躉

娟姨對睇波的熱情,由童年開始。6歲,她就跟隨父親在東大街的舊街市擺檔賣菜,家中有8兄弟姊妹,父親是南華擁躉,她10歲那年,父親已經帶她到南華會睇波,她也順理成章成為擁南躉。

「當年我哋隔籬檔都係賣菜,佢有個仔揸的士,成日車我哋去睇波,後來佢做埋我老公。」那是香港足球最興盛的年代,每次南華精工兩大勁旅對碰,球迷總是引頸以待。

「好記得去大球場睇波,$3.5嘅位就有上蓋,$1.2坐喺龍門後面,學生票我冇資格,就買$2.4坐東看台。」後來南華沒落,她就移情英超,「我識嘅球員,好似蔡育瑜都轉做講波佬,咁我就冇以前咁熱衷,少咗睇本地波。」

她從英超開始,慢慢越睇越多,西甲意甲德甲等等,只要香港有轉播的,她都看。「德甲我就鍾意拜仁慕尼黑,啲球員我都熟嘛,洛賓仲踢緊呀。」「意甲我鍾意睇AC米蘭,都係因為我鍾意卡卡,𠵱家佢走咗就冇咁好睇。」

提起意甲,球星基斯坦奴朗拿度(C朗)今屆轉會去了祖雲達斯,對於常常讓一眾年輕女球迷尖叫的C朗,她沒有感覺。「我覺得C朗太獨食,又冇品,人哋唔交波就鬧人。」「踢波冇品唔得嘅,我最鍾意睇有球品又有腳法嘅,例如夏薩特、摩迪。」

人生如足球

娟姨一生都和筲箕灣街市緊緊相連,她在街尾的留產所出世,自小和父親在東大街擺檔,到1979年市政局加強管制流動小販,將小販規限於固定攤位營業,她就在現有的位置開檔賣菜,養大兩個兒子,足球讓她走出香港,也開了眼界,她常常覺得,睇波,其實也和人生差不多。

「人最緊要有希望,你睇熱刺(歐聯分組賽對巴塞隆拿)最初輸兩球,都可以追到2:3(按:最後比數2:4),做人都係一樣,就算輸到0:3都未必輸晒,強弱懸殊,都唔應該放軟手腳,睇吓你肯唔肯搏。」每次愛隊贏波,她就開心。「睇波帶畀我歡樂,如果鍾意隊波贏咗,我會成日回味,覺得自己有眼光。」

這些年來在街市江湖闖蕩,她經歷過筲箕灣露天街市最興旺喧鬧的年代,那時候很多開船的船家、水上人在出海前入貨,每次訂菜一訂就是一百斤,後來開船的越來越少,近年政府鼓勵小販交回小販牌,街邊小販檔主也一個個老去退休,超市越開越多,領展壟斷,生意大不如以前。

正如本地波熱潮不再,筲箕灣露天街市,或許有天終會消失,雖然但自天性樂觀,也不免慨嘆:「你睇𠵱家賣菜賣肉嘅,好多都係內地嘅大集團,開晒舖頭,土生土長嘅街邊小販,小本經營,越嚟越難做。」「世界唔同咗,𠵱家有錢就得,你睇啲球會,全部都畀錢買球員。」

她自小隨雙親在街擺檔,走過童年苦困的日子,深深明白,日子過得一天得一天,也慶幸兩名兒子都一早投身社會,沒有太大負擔。「人生就係有上有落,同踢波一樣呀,今場輸咗,下場咪贏番,做人如果睇唔開,好易有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