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1日

世道人生:對人權惡棍的警示(李怡) - 李怡

多年來,不少人或團體發起聯署信,呼籲國際社會正視獨裁政權對人權的侵害。十天前,「一群受害的香港人」發起聯署,致函英國首相、外相、議員等,請求英國政府到國際法院提控香港特區政府及中共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已有2,000多人簽名。

這類聯署多少會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但西方執政者要權衡各種政治經濟利害,對聯署信的建議未必會立刻考慮。至於正在作惡的黨和政府或執行的公職人員,聯署信對於他們實在是有點不痛不癢。

批評政權或施政,是大圍的事,掌權者自己也可以不理;但涉及個人,就與自己利害攸關。美國加關稅,是國家大事;美國制裁中國官員李尚福,就是與他個人利益攸關的事:他在美國的財產遭凍結,他不能去美國探望或許在留學的子女,如果他有家屬移民或準備移民美國,都會受到制約。

有人估計,中國幾乎所有高官在美國都有財產,幾乎所有高官都有親戚在美國。中國官員轉移到海外的財產據估計有四萬多億美元。中國官員對於損失多少老百姓的財產可以不當回事,但自己的財產可能被凍結就一定當回事了。

去年底,美國把北京警官高岩列入「人權惡棍」的制裁黑名單,是因為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2014年在朝陽分局拘留期間被迫害至死,而當時是高岩擔任朝陽分局局長。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立即敦促美國停止充當「人權法官」,但美國置若罔聞。

上周五,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講到新疆「再教育營」時說,會「動用美國和世界的影響力來應對這些對基本人權的挑戰」。因此,不只是美國,還會爭取全世界的文明力量一起對付這些「人權惡棍」。

李尚福向俄羅斯購買軍用設備難道是他自己的主意嗎?肯定不是吧,因此違反美國《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的是中共軍委,李尚福只是執行者。但根據1961年以色列對德國納粹軍人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的審判案例,儘管法庭同意他說「我從來沒殺過猶太人,也沒殺過非猶太人,我從來沒有下令殺人」,也同意他說他的一切行為都只是在履行職務,但法庭仍然判他罪名成立並處死。他的罪行,就是學者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說的「平庸的邪惡」:自己沒有思考、沒有是非判斷,一切以服從來博取升職,他就必須為他執行一個罪惡的職務負責。

你也可以說,高岩只是執行上級的要求,但受到制裁的是他而不是上級。作為執行者,他就是必須受到懲罰的人權惡棍。

國家對國家的制裁或有較多考慮,但對個人的制裁就不須怎麼考慮了。因此,美國對高岩、李尚福的制裁很可能成為針對眾多中國人權惡棍的新常態,在中國受害者「廣而告之」之下,中共高官大禍臨頭了。

這是「受害的香港人」值得仿效的辦法。比如說:馬凱的工作簽證不獲續期,港府說是入境處長的決定,依慣例不須給予解釋;因此,如果有人將入境處長的資料送給美國或英國領事館,將來這位入境處長被拒絕入境美國、英國,也同樣不會有解釋。

香港某些執行惡法惡例的社團主任、選舉主任,以及用重刑或「溯及既往」裁決判處年輕人的法官,當然包括特首和助紂為虐的高官、議員們,當心有一天被列入「人權惡棍」名單,勿謂不提出警示也。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