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1日

敗在中共劍下的文壇大俠(李平) - 李平

笑傲文壇的查大俠仙逝,「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成為絕版,能同時寫武俠小說和報紙社評的文豪恐怕是空前也將絕後。查良鏞的「文壇聖俠」地位在海內外都毋庸置疑,連《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也說,他在華語世界的文化影響力大致相當於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戰的總和。

然而,查良鏞身為在香港主權移交前後深度介入政治(或曰公共事務)的一代報人,輾轉於反共、投共之間,難免令有些人失望。但這種搖擺,又不同於政治投機,反而是那一輩或早一輩中國文人的通病,因懷着對國家、民族、社會的俠骨柔腸,或者說士大夫情懷,而敗在中共的無情劍下。巴金、茅盾、老舍等文壇巨擘,也有類似的為中共所用的經歷。

如果簡單化地以反共、投共為界,查良鏞的政治史可以劃分為三階段:1981年前反共,會見鄧小平後投共,直至1988年與查濟民提出香港主權移交後普選設想的「雙查方案」。1989年六四屠殺後,查良鏞再度反共,辭去基本法草委,但1996年重受招安,獲委任為特區籌委會委員,2000年獲頒大紫荊勳章。2003年7.1大遊行前後,查良鏞三度反共,炮轟23條立法、把中國法律引入香港,其後淡出政治,也卸任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但2007年接受訪問時仍指香港未屆普選之時,因中國一日無普選,香港就不可能有普選。

大義私誼 甘拜下風

武俠世界最吸引人的莫過於快意恩仇,但查大俠在政治世界顯然敗在中共劍下。鄧小平的國家大義,張浚生的私人情誼,都讓查大俠甘拜下風。查大俠曾說,如果讓他在自己的小說中選一個角色,他願做《天龍八部》中的段譽,「他身上沒有以勢壓人的霸道,總給人留有餘地」。只不過,他總給中共留有餘地,但中共不給香港留下餘地,抹煞了「雙查方案」的普選伏筆,因此,這筆賬不能都算在查大俠身上。

評價身兼武俠大師和社評健筆的查良鏞,不可能只側重一面,但文學家的價值終究要高過政治家。查良鏞的海寧同鄉、國學大師王國維說過:「生百政治家,不如生一大文學家。何則?政治家與國民以物質上之利益,而文學家與以精神上之利益。夫精神之於物質,二者孰重?且物質上之利益,一時的也;精神上之利益,永久的也。」

一個社會只要有一批俠骨柔情的人在,總是還有希望的,怕只怕中共亮劍令精英在獻媚中淪落、令社會在戾氣中淪落。因此,查良鏞收穫的是文壇大俠的譽、還是政治侏儒的謗,不妨參照章士釗給戴笠題的輓聯:「生為國家,死為國家,平生具俠義風,功罪蓋棺猶未定;名滿天下,謗滿天下,亂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後人評。」

http://www.facebook.com/appledaily.liping
李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