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1日

蘋人誌: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朱江 - 鄭美姿

九月的某一個夜晚,著名填詞人黃偉文在臉書轉載了一首MV,他留下這一行文字:「我等了16年,終於等到這首歌真正被當做環保歌用的一天。」這個帖文,不足一夜,引起無數迴響。有說林一峰當年初聞曲詞,淚水亦止不住,大哭了一場。

16年前,黃偉文把《燕尾蝶》寫入旋律中,由樂隊組合Shine主唱;16年後,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因着土地大辯論之故,請來十八個少年把它重唱。MV在獅子山下、大帽山上、新娘潭瀑布前、東涌機場維修區,還有龍鼓灘的沙灘取景;歌裏唧唧的和聲,是夏蟬的蟲鳴。煙雨夏木童聲蟬唱,每一個細節都是香港製造。這次給弄哭的人不止林一峰,還有更多人留言說自己聽着聽着,心就痛了,眼睛就模糊起來。

歌詞沒有變,只是16年過去,香港人終於醒覺,原來我們就是燕尾蝶,為免犧牲,情願被同化。再一個16年之後,東大嶼人工島落成,燕尾蝶存活了,在發射塔之下……別問怎麼不愛它。蝴蝶夢裏醒來,記不起對花蕊,有過牽掛。
撰文︰鄭美姿 攝影︰許頌明

文明是進種化 儘管適應 別制止它

碰上燕尾蝶之前,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朱江,本來跟膠袋膠樽微膠珠打交道,從事香港區的海洋微塑膠調查。朱江所屬的膠小隊曾進行研究,發現護膚品裏的微膠珠,原來早在香港宣示主權。它們正以每日48億粒的陣勢、每年111架雙層巴士的重量,霸氣地流入香港水域。台灣和韓國已訂立時間表,逐步禁售有關產品,但港府依然敵動我不動。因此綠色和平惟有向零售商入手,去年走訪了本港多間零售商,希望說服老闆不要售賣含微膠粒產品。其中一個生意佬叫朱江印象深刻,那人叫林偉駿。

現在回看,當時距離林老闆離開人世,不過一年半。「759阿信屋賣很多日韓貨,很多都有微膠珠。因此我們約林生見面,他還跟綠色和平在facebook做直播,親身面對網民。」那是去年4月,林偉駿頂着他的招牌斑白髮色,對答生鬼逗趣,他直言如果綠色和平要他禁售薯片,他擺的會是另一副嘴臉,「好彩微膠粒產品不是我主力搵食的,否則突然不賣,會攞我條命。但現在後生仔都愛護大自然,我肯做也是要討好我的客仔。」

力竭聲沙 情懷承受不起風化

跟林鄭月娥和劉德華先生一樣,那次開live,朱江說他跟林偉駿先生「冇夾過」,「真係冇夾過,我不過第二次見佢。想不到做live時他會一錘定音,承諾以後不再賣含有微膠珠的產品。」林偉駿的爽快,對朱江來說是很大鼓舞,尤其當日很多零售商都不願意跟綠色和平對話。「原來林生事前已叫下屬檢查全線產品,從三百幾種阿信屋有賣的護膚品中,按綠色和平提供的資料,最後撿出三十款含微膠珠的。」當時林已向各部門下達通知,當手頭上剩貨賣完,就不得再入相關產品。

這條片至今仍留在網絡上,林偉駿當時有如冷面笑匠,在鏡頭前如此幽了一默:「大家下次遇到綠色和平唔使恐懼,可以坦誠傾吓。我開始以為他們好激進,但其實唔係。」接着他語重心長的說:「大家可以認真坐低傾,這應該是香港可以做到的事。」

這位被喻為敢於挑戰超巿霸權的759阿信屋創辦人林偉駿,卻不能再向他的年輕客仔討好更多了。今年8月,他撒手塵寰;阿信屋的貨架上,含微膠珠的產品亦已成歷史。

叢林不割下 如何建造繁華

由微塑膠到燕尾蝶,由大海到山嶺,想不到香港的大自然,需要我們如此着力捍衞。去年政府發表《香港2030+》報告,提出2046年香港需地4,800公頃,惟政府只覓地3,600公頃,言下之意是欠地1,200公頃。當中的土地計算曾引起坊間質疑,認為政府提出的1,200公頃有報大數之嫌。

直至今年4月,黃遠輝作為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受政府所託展開為期5個月的諮詢,向香港人收集民意,而開發郊野公園成為其一選項,逼得綠色和平不能坐視不理。朱江說:「土地大辯論本來是很技術性的,但將郊野公園擺埋上枱,就變得很有趣。香港真是山窮水盡至此,要大幅移山填海?」

綠色和平及後請來姚松炎和鍾劍華等人,循以往的土地供應和樓價資料入手分析,慢慢地他們看清了一個政府常常把玩的迷思,「郊野好、填海也好,跟住屋根本不對立。香港人住得逼、細、貴,不是大自然阻住我們,而是房屋政策問題,是土地規劃的問題。但林鄭的套路,就是搵個劏房小孩出來,把他們放在填海和郊野公園的對面,製造對立,問社會點揀。」林鄭早前大力推介填海時,曾批評反對者「代海發聲」,令她深感自己更需要代表環境惡劣的劏房小孩出聲,填海拓土地自是不二之計。

大海、郊野、劏房小孩,逼細貴的居住空間,香港迷失在這場土地大辯論裏。朱江靈機一動:「我一直做環保,經常上山出海,但問題討論至此,為何我沒有真正接觸劏房戶?」

那是7月最後一天,白日放晴。綠色和平跟幾個民間劏房組織合作,安排30幾個劏房居民前去大帽山郊野公園探看。「住劏房的街坊不是大家想像的失業人士,他們有全職工作。有個年輕媽媽是幼稚園老師,一家三口住的房間不足一百呎。但這些大人和小孩,一次也沒有來過大帽山,即使這裏只是距離荃灣半小時車程。」

這地球若果有樂園 會像這般嗎

離開斗室,他們第一次上到957公尺高的大帽山,天空變得好闊,鼻端不再是一陣溫熱的發霉味道,卻是草木清香。孩子拔足奔跑,大人之間交換笑聲,這都是在劏房少見的愜意。大家瞇起眼睛聽從朱江指揮,先把頭望向左邊,「那是九龍、荃灣、港島區,可見規劃得井井有條,全部高樓大廈,土地用得八八九九。」一、二、三,頭望右邊,「右邊是整個新界區,石崗、八鄉、最遠見到天水圍,追蹤整條西鐵線,是一片亂象。」

規劃有致的地區,遠望是一片沉悶的深灰淺灰,一幢幢高樓拔地而起。新界那邊的亂象,遠望原來七彩繽紛,大片的粉藍、有點黃有點紅、一點灰一點綠。大家看疑惑了,紛紛拿起望遠鏡追蹤。朱江解釋:「那幅黃色的,是很多台起樓用的大型天秤。綠色、藍色的,是鐵皮頂的儲存倉,灰色的是劏車場。當中還夾雜了很多非法電子垃圾場。」

這些胭脂色的香檳色的東西,組起來就成了我們常掛在嘴邊的棕地,據本土研究社的調查,全港的棕地就有1,300公頃,其中700公頃從未被政府納入任何發展計劃中。朱江說:「這些棕地本身的地契屬於農地,但只要你倒了第一桶石屎上去,土地就遭到破壞,不可能逆轉。情況和填海一樣,跟開發郊野公園一樣。」

朱江曾經深入一些被非法被利用為電子廢料場的棕地探查,「綠色和平手上掌握超過50個GPS位置,全部是外國經葵涌貨櫃碼頭偷運來港的電子垃圾,就在這些棕地上進行拆解。」他見過眼前堆起了三米高的打印機山,在一陣大雨之後,裏面的碳粉盒傾瀉出來紅色藍色黑色的油墨,顏料一直往前流,漂染了土地,直入河裏。但這些在棕地上的違法勾當,政府從未正視和處理。「政府要填海做人工島、要開發郊野公園,但香港真的走到了這一步?」

有個拿住望遠鏡的街坊,一臉狐疑:「我不明白,為何政府不先把這些棕地規劃好?」接着他這樣說:「開發大自然,點解不是最後的考慮?」

蝴蝶夢裏醒來 記不起對花蕊 有過牽掛

當土地大辯論去到尾聲時,朱江有感政府填海造地、發展東大嶼的決心很強很烈。從保護大海、到保衞郊野,然後戰場又再返回大海,朱江和他的同僚,想起了燕尾蝶。摘一朵花、殺一條海豚、移一座山,填一個海,真正趕絕的,大概不是燕尾蝶。

綠色和平決定了用一首歌,來記錄2018年這一場保衞戰,就是16年前的流行曲《燕尾蝶》。朱江說:「我們腦裏立刻幻想,要把香港大自然所有最美麗的風景,全部拍入鏡頭!我們跟製作隊伍講,要影日出、日落、藍天、鹹蛋黃、全個清晰的香港鳥瞰圖,總之頭幾十秒就要令人看得驚艷。」

但他們錯了。8月中,香港連續兩個星期陰天大雨。他們想等到天晴,但大自然顯然有自己的想法。拍攝當日的清晨,朱江一看天色,心情忐忑,他上到大帽山,烏雲密佈,還灑了一場雨,「下雨後周圍籠罩住大霧,視野得一兩米,霧一飄過,我滿身霧水。我拿手機試拍,根本是伸手不見五指。」他的心情受制於天氣,「完全跟我想像不同,我心諗:點拍?」

待導演來到,他從容地說了一句:「個天係咁就係咁。」然後固定了腳架和攝影機、為少年排好隊形,山頭上幾十個工作人員各就各位,導演喊:「等!」是等大霧吹走,才能roll機。待霧吹散了,鏡頭拍好,他又再喊:「Hold住!」原來他要等下一趟大帽山的霧,裊裊吹入鏡頭。

最後他們在天氣惡劣的兩日裏,拍好這一首《燕尾蝶》。朱江說:「我自己的領悟是,原來並非要把最美麗的風景捕捉,而是將大自然的本身呈現。它本來的面貌,才叫美麗。」整條片沒有晴空青天、沒有夕照雲海,但很多人留言說自己聽着聽着,心就痛了,眼睛就模糊起來。

這是一首16年前的舊歌,歌詞沒有變,只是香港人終於醒覺,原來我們就是燕尾蝶,疲倦了,在偉大佈景下。再一個16年之後,東大嶼人工島落成,這地球若果有樂園,會像這般嗎?蝴蝶夢裏醒來,記不起對花蕊,有過牽掛。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