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31日

揭一頁射鵰就回不了頭

【金庸逝世之滄海逍遙】

凡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人認識金庸這個名字;甚至沒有中國人的地方,老外也知道金庸。以下兩位金庸迷,視「金學」為終身研究課題,出書公開心得。二人身處年代不同;分別來自中、港;各自在思想封閉與自由的地方成長;領悟與研究角度不一,卻都對金庸有種近乎宗教式的迷戀,在讀圖世代奔走宣揚「金庸不厭百回讀」。

記者︰鄭天儀

相關新聞:董橋悼金庸

《金庸:從香港到世界》主編鄭政恆:「沒有香港 沒有金庸」

已故作家羅孚曾經寫道:「如果沒有香港,沒有金庸。」

八十後的香港仔鄭政恆,九十年代開始看金庸,在互聯網尚未發達的年代,一本又一本捧着刨,他慨嘆如今金庸小說的讀者數目已不如昔,研究金庸亦由八、九十年代的高峯期由盛轉衰,但無礙他進深,以不同角度了解金庸的小說世界。2016年他便編輯《金庸:從香港到世界》一書,搜羅了單篇論文、文集、雜誌及網絡文章,嘗試梳理中港台及海外的金學評論發展歷程。「坊間一直不乏金庸的評論集,但未發現有由香港角度出發的著作。」鄭政恆說。

「如果金庸在另一個環境,就不會有他這種寫法,無這種寫法就不會有這種影響力或成就,作為一個殖民地空間,可以有空間思考權力對人的影響。」鄭政恆認為,金庸的小說反映香港的內在文化及時代轉變。特別是如果金庸一直留在中國大陸,就寫不成《笑傲江湖》。「正因為在香港看着中國大陸的轉變,才可以創造任我行、東方不敗、令狐沖這類體制以外,望着體制以內的角色。」亦因為金庸處於較自由的殖民香港,他才可以在小說裏隱含社會課題與政治信息,包括身份認同、民族大義、父權主義崩潰甚至兩性關係。「金庸在獨特的城市,孕育獨特的作品。他的作品隱藏了對中國和港英殖民統治,以至香港人身份的複雜態度。」

當年著名報人羅孚編輯《海光文藝》(1966年創刊),為了打響招牌,就請武俠小說名家梁羽生化名佟碩之,撰寫長文《金庸梁羽生合論》,這篇新派武俠小說研究的重要文獻記錄在《金庸:從香港到世界》一書。金庸武俠小說呈現的殖民處境、從《碧血劍》看出政治意味、《鹿鼎記》展現的香港殖民處境,嘗試在文化角度看金庸小說的哲理內涵。

鄭政恆說,金庸小說是他的文學啟蒙。金庸的魅力在於文字,他提升人們閱讀中文的興趣,甚至成為華人的集體共同語言。金庸小說已經有英、日等外語譯本,多次被搬上銀幕,甚至產生了動畫、漫畫、電腦及網上遊戲等次文化改編,名揚四海,落在不同人手上開不同的花結不同的果,「像有種永恒的生命力。」

內地金學第一人陳墨:「江湖原來不是我想的狹隘」

「過去我唸大學中文系的時候絕不看武俠小說,覺得俗文學是文字垃圾,金庸完全改變我的文學觀念和認知方式。」58歲的陳墨,回帶時坦承最初看不起武俠小說,只因朋友推薦、盛情難卻無意間闖入了江湖。「那是盜版的《射鵰英雄傳》,我揭了一頁就回不了頭,一夜之間十幾個小時,從早讀到夜再由夜讀到早沒有放下過,江湖原來不是我想的狹隘。」1985年的暑假,改變了陳墨的一生,他花了五年放空只讀武俠小說,狂看金庸、研究金庸,連內地偽金庸的作品都不放過,寫了幾部金庸小說研究系列後聲名大噪,被喻為內地金學第一人。以往有金庸出席的公開場合總會見到他,與本尊單對單促膝詳談也試過兩三次,包括一次在杭州與金庸吃宵夜聊天。

單是他最愛的金庸作品《天龍八部》陳墨就讀了至少廿遍,「讀了廿次以後大概覺得差不多讀明白,但是否真正明白到精妙處我還不敢肯定。」金庸作品他滾瓜爛熟,陳墨曾提出過楊過最愛的其實是郭芙,金庸笑說其功夫深。或許,粉絲比偶像更了解偶像,有些解讀,甚至連金庸自己也從沒想到。「我說《天龍八部》段譽的原型,很像佛祖釋迦牟尼,一個是大理國王子,一個是古印度迦毗羅衛國王子,他們都想擺脫不由自主而出走皇宮,走向苦難的人世間。金庸先生聽罷,說自己沒想到過這點。」回想與金庸的交流,陳墨每個細節都記得清楚。

陳墨回憶,1949至80年代所有武俠小說都不能進內地,一直至80年代初期。「金庸故鄉杭州開了《武林》雜誌,開始連載小說,然後開始盜版,1994年北京三聯書店合法出版金庸小說,才進入了大陸。」內地認為文藝都附有教育功能,「娛樂作用」的俗小說是大逆不道,絕不能登大雅之堂。但陳墨卻認為,金庸小說之與眾不同是它並非一味地追求奇和怪,而是自覺或不自覺地追求內在的味與道,例如《射鵰英雄傳》根本就是最好的國民教育教科書。

「郭靖的小學老師是江南七怪,把他折騰得半死但長進很少;他的中學老師是全真七子的馬鈺,寓教於樂,使他在短暫時間內有很高的長進;他大學老師是洪七公,因材施教使他突破自己。」陳墨認為,金庸表達了他一套完整的教育理念,也透過郭靖的學習過程滲透求學大理道:「成才都離不開最艱苦的訓練,不像其他武俠小說,主角吃了神奇丹藥就刀槍不入、武功突發猛進。」

金庸、梁羽生、古龍等人的「新派武俠小說」在港、台和海外地區從五十年代初期已蔚然成風,影響極大,但尚在政治經濟與文化封閉與禁錮當中的內地,卻是禁忌。陳墨憶述,文革後當社會漸開放,香港的金庸與台灣的瓊瑤就突然成了扭曲的人精神食糧,尤其是虛實交融的武俠小說,成為毫無安全感的人的止痛藥,金庸小說成為他們思想上逃避現實的文字桃花源,誰不想在自己的幻想中有俠義的救星?

「我當時面臨一個矛盾,根據我的文學理論概念金庸是不值得看的;但根據我的經驗,金庸非常好看。」他認為金庸作品比其他的文學經典名著一點都不差,甚至離經叛道的認為,比《水滸傳》、《三國演義》等中國四大名著還要好多了。那時,在內地無論是學者或是普通讀者,還未有多少人肯在公眾場合、文字書面上直言承認金庸小說價值,敢於逆「文學正統」權威而上,他的明志需要勇氣與膽識。陳墨記得,一次文學研討會上,有位權威的學者問他對金庸小說的看法,他衝口而出:「比我們剛才談論的小說都要好。」那學者大吃一驚說:「我也這樣想但從來不敢跟人說。」二人恍如在茫茫宇宙找到失落的知音,滔滔不絕的談金庸。「金庸小說是俗極而雅,又大雅若俗的故事,是成人的童話故事。」陳墨甜滋滋的說。

金庸在內地經歷過戰亂人禍,1948年移居香港。「他經歷過痛苦人生的過程,故根據理想對應於現實出現的反差,體現在他的小說中。」陳墨認為《笑傲江湖》便寫出金庸看權力對人的腐蝕,「若沒有合理的權力結構,權力就會把人帶上災難,這是金庸他對當時寫作時代大陸文革一個陰影和直覺的反應。因為他白天要寫《明報》社論批評文革,晚上寫武俠小說時很自然的由左手流到右手,把民主自由的政治觀念和對良好政治的一種嚮往,投射於文字世界。」陳墨認為,《笑傲江湖》日月神教的儀式,跟文革的儀式很相似;《鹿鼎記》描寫神龍教培養年輕人兵團,根本就是在諷刺與批評紅衞兵。

從一個狂熱的金庸迷,轉變成冷靜學人,陳墨學著作為一個批評家,要對研究對象公正持平。評寫金庸的過程使陳墨對學習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大陸的學習傳統是學習教科書上的標準答案,沒有人會叫我們相信自己的理性和感覺,並有勇氣說出對文學現象或作品的看法,但金庸的小說卻讓我有了這個想法和勇氣。」

見過金庸、近距離交流,陳墨也不是沒有遺憾。「我人生最大的遺憾,就是五六年前沒有跟金庸做口述歷史。」他認為現世金庸的研究並沒有到達很高的水平,有待年輕人在前人基礎上為金庸小說創造一種度量衡和文學框架。「一代又一代過去,人們仍然會記住韋小寶、岳不群、令孤沖、郭靖、黃蓉……」陳墨說。

相關新聞:將武俠帶入文學

董橋悼金庸 將武俠帶入文學 「金庸早應獲諾貝爾獎」 郵署12月推金庸人物郵票 李志清:希望他早日安息 文人辦報 筆戰左派 賣盤于品海「不是最後悔的事」 舊同事:每篇稿校對5次 傳媒人指查以人格吸人才 雙查方案 窒礙普選 曾燒《明報》陶君行:對佢失望 見鄧小平奠定統戰地位 03年狠批董建華推23條 三段婚姻「小龍女」伴終老 長子19歲自殺 深受打擊 表兄為徐志摩 愛買磚頭 夫婦物業共值6億元 三代郭靖 心存感激 晚年知交陳喬恩︰查太需時平靜 女神夏夢 黃蓉小龍女原型 欽點劉亦菲演《神鵰俠侶》 【金庸逝世】名著掀網遊熱 內媒:加強業內產權意識大功臣 【金庸逝世】王志民唁電沉痛悼念:查良鏞畢生心繫國家 【金庸逝世】大俠一路好走!襄陽城牆點滿燭光哀悼 【金庸逝世】國台辦:他是偉大作家 兩岸同胞紀念責無旁貸 【金庸逝世】金庸武俠世界的政經大智慧(十一少) 【金庸逝世】中央統戰部發文:大俠統戰風範亙古長青 曾與鐵娘子攤牌 【金庸逝世】在浙江衢州中學的日子「一事能狂便少年」 【金庸逝世】同鄉鮑彤tweet悼不朽:父親土改被鎮壓 他不堪回海寧 【金庸逝世】台封殺作品30年! 因老毛話語被評「附匪文人」 【金庸逝世】馬雲悼念:若無先生 不知有否阿里 【深圳書城直擊】金庸小說4小時賣25萬本 市民$450買3作品紀念 【金庸逝世】《紐約客》指影響力無疆界:俠義精神是世界的 【金庸逝世】推遲交功課死線 武漢大學教授:用餘下時間回望江湖 【金庸逝世】二手偽作淘寶有售 《倚天屠龍記》竟有「續集」 含笑別江湖 金庸逝世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