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22日

港聞專題: 
「嘉頓有落」停在歷史路口

被視為深水埗地標的嘉頓中心,其實位於深水埗、長沙灣和石硤尾之間的中心點,連繫着3個地區。王心義攝

簡潔的黑、白、紅色直角線條,地標式的紅色鐘樓,還有白色外牆上鬍子廚師的標誌,這一切,不僅構成了嘉頓中心的建築外貌,更賦予這幢擁逾80年歷史的工廠一個靈魂。這靈魂成為了深水埗不可或缺的部份,它不是冰冷的鋼筋石屎,而是人們生活、工作的處所,是街坊每天行經、購物之處,更是讓人們不至於迷路的地標。

去年嘉頓中心業主向城規會申請重建,至上月獲城規會有條件通過申請,嘉頓中心的命運,就如從前的各個歷史建築物,被拆卸、消失,然後以體無完膚的形態再次出現。

無力感從來都是累積而來,歷史建築物逐一被消滅,那些我們珍而重之的,都沒法保得住。這次,我們只能再次憑弔。

撰文:梁嘉麗

周末下午,推開玻璃門走進嘉頓中心,麵包和咖啡香氣撲鼻而至,3張長方形桌子早已坐滿了人,人們喝着咖啡和吃蛋糕,他們是老夫婦、年輕女子或是穿着西裝的男子。深水埗嘉頓中心地下是咖啡店和小型展覽室,1樓則是西餐廳,2至4樓是工場,後來加建的頂層是辦公室。

「我姑姐當年在嘉頓做『柯打部』,所以我有機會在工場做暑假工。」Joanna說,她小時候家住石硤尾邨第39座,就在嘉頓中心的對面,生活圈子都離不開嘉頓中心,家人經常到中心的酒樓飲茶,「西餐廳較少去,一家人喜歡去酒樓,感覺就如中環大會堂那間中式酒樓」。酒樓早已不存在,她只記得除了有人推點心車,還有比較「高檔」的「點心檔」,賣魷魚、蘿蔔等熟食,「最鍾意食馬拉糕和鴛鴦飯,算是最先有這種飯的酒樓,地方很清潔」。

相關新聞:嘉頓山原為燈塔山

16歲的回憶 「我主要做包裝,把月餅罐蓋上……以日薪計,每天都有百幾元,暑期工來說很不錯。」

小時候一家人在嘉頓中心飲茶,中四那年的暑假,16歲的她有機會進入嘉頓工場做暑期工,「我主要做包裝,把月餅罐蓋上」。工廠流水作業式運作,大部份員工都是低技術人員,每人分別負責一個極微小的部份,是整部龐大機器中的一粒螺絲,有人把月餅包裝、入罐,Joanna就只負責蓋上月餅盒的蓋子,「以日薪計,每天都有百幾元,暑期工來說很不錯」。而那個印着「花好月圓」字樣的月餅罐,就成了一代人的回憶。

問她是否記得工場佈局,她說工場「樓底」高而潔淨,工作時都要戴上手襪和帽,回憶青澀往事,禁不住說起一件謠傳已久的事情,「那時聽說做月餅的蓮蓉是用腳踩的,做暑期工時有人被派去處理蓮蓉,我們好奇追問,那當然不是用腳,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好笑」。林喜兒是Joanna的幼稚園同學,小時候住李鄭屋邨,在撰寫《七層足印──李鄭屋徙置區口述歷史》的時候,她發現不少長沙灣、荔枝角街坊都以深水埗嘉頓中心作為地理座標,生活亦是圍繞着這幢建築物,「李鄭屋那邊酒樓不多,有些人還特地過來供月餅會」。

人們都以為嘉頓中心是深水埗人的地標,喜兒卻指出中心是深水埗、長沙灣和石硤尾之間的中心點,連繫着3個地區,「當年沒有那麼多商場,這裏就是約會等人的地方,以前坐小巴都會喊『嘉頓有落』」。嘉頓的歷史,除了建築物本身的用途,還在於它經歷的歷史事件,1956年的雙十暴動,嘉頓中心亦佔着一個重要的角色。

「事件由李鄭屋邨開始,當時暴徒一直走到石硤尾,當中混入了黑社會,傍晚6時30分有1,000人集結石硤尾,嘉頓中心成為襲擊目標,所以這是很重要的歷史現場」。喜兒認為把中心改建為商業大廈,利潤未必大,反而保育建築物更能提高公司的品牌形象。

很多人覺得保育是為了集體回憶,但喜兒其實很怕「集體回憶」論述,的確,歷史建築物的存在與保留,不能只訴諸人們的回憶,更重要的是建築物本身的歷史性,嘉頓中心代表着香港上世紀蓬勃的工業發展、跟港人生活的連結,歷史建築物是否值得保留,不能只着眼於硬件,而是背後的故事與歷史價值。

建築師徐卓華(Erica)解釋,嘉頓中心建於上世紀30年代,是本港碩果僅存的戰前現代主義風格建築,「講究功能和實用性,中層的工場部份西南有功能性的縱向及橫向遮陽板,形成簡潔的方格立面」。但亦可能因為是現代主義風格,讓人覺得不少官立學校乃至政府建築物都是類似的建築物,保育的價值不高。「若這樣想,幾年後我們連一間現代主義建築物都留不住了」。現存的現代主義建築,只剩舊灣仔街市、必列箒士街街市以及政府山。

Erica翻看嘉頓中心的建築圖則,中心於50年代加建至7層,並加入鐘樓,負責人則是中國第一代留洋的建築師朱彬,「他1949年移居香港,作品糅合中西方建築風格,代表了華人遷移歷史,嘉頓中心是他少數在港留下的建築物」。

相關新聞:城規會殺打卡景點

建築物意義 「以前從深水埗碼頭往上望就能見到鐘樓,那個年代不是人人戴錶,所以鐘樓好重要。」

嘉頓中心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隨時會被拆卸,Erica小時候一直住在深水埗區,每天上學下課都會經過嘉頓,「媽媽說以前從深水埗碼頭一直往上望,就能見到鐘樓,那個年代不是人人戴錶,所以鐘樓好重要」。她感慨歷史建築物的意義,在於建築物與周邊社區脈絡的連繫,此處是華人社會的生活中心點,嘉頓中心是食物生產者,而中心內的餐廳和茶樓就是社交場所。

上月在規劃署不反對下,城規會通過規劃申請,中心將被重建為一幢25層高的大樓,僅要求業主保留鐘樓的鐘、後方的紅色外牆和兩個「麵包師傅」、「Garden」標誌,但不包括整個鐘樓,Erica表示尊重私人業權,但這種保育方式,極度零碎,「毫無意義,保留不了整個有歷史感的景觀」。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