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22日

演藝人物:
可以是悲劇 可以是喜劇 歐文傑 - 方俊傑

杜琪峰做不到,王家衛做不到,連許鞍華也做不到,歐文傑做到。有份執導的作品,連續兩年成為金像獎最佳電影。前途與錢途也無限啊。歐導的新作,叫《非同凡響》,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統籌,講述特殊學校師生與傳統學校師生合辦音樂劇。

「一個導演,拿着幾百萬需要完成一齣電影,算不算悲劇?」歐文傑問。對於其他金像級大導演來說,幾百萬,別說製作成本,應該連付片酬也未夠。歐文傑之前的功課,是《十年》,是《樹大招風》。還有人敢提供幾百萬給你開戲?又好像不似悲劇,比較似喜劇。

結果,一齣關懷弱勢社群宣揚大愛包容的電影,居然無緣登入大陸市場。有點似外國記者會副主席,當之前做過的行為不受歡迎,就連看似理所當然的工作簽證也被拒絕批出。你說究竟是悲劇,還是喜劇?
撰文:方俊傑

情感的勒索

錢不夠,從來是歐文傑遇到的問題。父親是個賭徒,母親早早離開,自小見盡高利貸上門追債,句句掟你落樓。「如果我有能力幫他解決問題,我會。賭徒是不可能被改變的。就算我有錢,做到甚麼?幫他還債?只不過讓他借更多。我只可以讓自己無錢。無錢,沒人會煩我,也不會讓自己陷入一個救好還是不救好的抉擇。」

當脫貧會令自己更加水深火熱,就不如窮下去。歐文傑本讀喇沙商科,強於數理,不擅寫作。「我有很多想法表達,但不知如何說起。直到就讀中六,機緣巧合,姑姐買了一部手提攝錄機,又有個同學叫我幫手拍攝短片,一接觸便全情投入,知道自己再不會做個會計師之類。這種媒介,有聲有畫不必用字,說故事,好像容易得多。」

透過拍攝短片,歐文傑釐清了很多不明所以。「一開始的時候,我不斷拍有關自己的故事,例如跟阿爸開拖的過程。我會跳入去,嘗試理解阿爸究竟有甚麼想法。然後,我發現,我沒有恨他。他本來是個受害者,慢慢才變成加害者。我只擔心自己也一樣。」就是多了這份理解,讓歐文傑多了一份矛盾。「我反叛。由小到大,家人的行為統統是錯的,就似看見他們吸煙,不用解釋,你自然知道這種行為是陋習。於是,他們叫我做的,我自然不會照做。偏偏,我是個不懂得拒絕的人,敵不過任何情感的勒索,一句『我係你老竇』,足夠讓我一敗塗地。」

既然不用也不想為其他人負責任,即使唯一一個會愛錫自己的嫲嫲很想孫兒努力讀書,行主流最認同的一套,歐文傑也一腳跳入演藝學院。「畢業時,嫲嫲過身。以前,會希望自己做到一點成績,給嫲嫲看,證明沒有辜負她。連她也不在,全世界已經再無一個人跟我有關係。我做任何事,還有誰會過問?得我自己。」那是沙士時期,電影行業一片蕭條,學校安排歐文傑去馬會實習,拍攝賽馬短片。馬會出手出名闊綽,如果歐文傑需要養妻活兒,該是一份不錯的差事。「我只需要應付到基本生存開支。」

被愛的錯誤

既是悲劇,也是喜劇。歐文傑說了一個故事:「讀演藝學院時,有個同事,本身在中大讀完碩士課程,在外工作過一年,還是進入演藝升學,偷偷摸摸,不可以給家人發現。」沒有家庭負擔,讓歐文傑可以很任性。「我很怕重複自己,很怕每日返工會自動行去月台的特定一格。」在最混沌的時候,又是透過拍片來治療。歐文傑拍了一齣關於嫲嫲的短片,拍完,終於想通以後究竟怎樣過。他入了無綫做節目助理,又參加杜琪峰發起的鮮浪潮短片比賽,輾輾轉轉,投身杜琪峰的銀河映像當編劇。上司是韋家輝。「我發現自己畢竟最想說故事。」

童年時不太多人愛,歐文傑一度以為自己習慣被愛,享受不用付出的自私。「那個時候,心無旁騖,只想不斷裝備自己,務求讓自己跟得上韋家輝他們的節奏,搭得上嘴。以為有人愛自己,對自己好,不用煩惱,不用付出就有收穫,最好,於是走去結婚。結果,每一晚,為了工作,匿在房間,完全沒當太太存在。」歐文傑的前妻在大學負責行政工作,按步升職加薪,踏着一條可以預期的人生軌迹。歐文傑不是。「人工是剛剛五位數,多年來一分一毫也沒有加過。出去食餐飯,二、三百塊一餐,很正常,我也希望不如不用出外。三十歲左右,身邊的人比自己賺多好多,是真真正正感受到生活上的壓力。」

剛剛完成合拍片《毒戰》的審批稿,公司斬釘截鐵不會調整薪金,歐文傑本打算辭職。「反正賺不到錢,不如自己做自己。」想說的,越來越急不及待要發表,與其替他人作嫁衣裳,倒不如按着初衷出外闖闖。偏偏想辭職的同一日爆出《樹大招風》計劃。「鮮浪潮有個外籍評審,勸我找導演導師的話,可以找陳果,或者許鞍華,千萬不可聯絡杜琪峰。《樹大招風》令歐文傑的生活更拮据。「收了一年人工,電影拍了五年。只可靠自己找方法支持生活。我試過做補習老師,試過去Big 4的廣告公司,一儲夠錢就走。電影優先,我要隨傳隨到,根本不可能擔任費心力的工作。」剝削?「是我不想凡事被安排,樣樣事也堅持,用了好長時間跟人爭拗。總有人不會因為多了財富便興奮。我正正是這類人。」

南昌街公園

《樹大招風》最終讓歐文傑成為金像獎最佳導演。即使只是三分之一。不代表立即升價百倍。單單拍過《十年》,恐怕已經嚇走不少老闆。「拍攝《十年》是必然會發生的,不容置疑。」惟有自得其樂。「人不可以心隨境轉,要做到境隨心轉。以前,我是個很怕嘈吵的人,稍為多點噪音,也集中不到精神。當環境跟理想有好大出入,有好多不如意事,現在,我會嘗試保持內心不受影響,做好自己。人生的最大責任是做自己應該要做的事。」

歐文傑說,自己是深水埗南昌街的公園。人人也希望做迪士尼公園,做維多利亞公園,但南昌街公園對當地街坊也很重要。「我都走埋,這裏會變成怎樣?」人望高處呀。「你就當我是個球隊教練,你覺得我應該緊張場波有幾多人收看,還是關心隊波的表現?你可能覺得我的工作微不足道,但我看到價值所在。用iPhone都可以拍電影,成本再低也總有方法成事。做人最緊要知道自己是怎麼,需要怎麼。我可能就是一個天生拍攝低成本製作的導演。」

拍攝《樹大招風》,到頭來,對歐文傑來說,最大得益可能是認識了現任太太。跟前妻的彷彿天作之合不同,現任太太比歐文傑年長十多歲,本不為外間看好。「最近,風災,要善後。我可以出錢找人清理,不費吹灰之力解決問題。我最終自己維修。人總會以為一旦出了力便是辛苦,便是蝕底。不知道在你親手整理的過程中,肌肉會動,會流汗,會排毒,會讓你更健康。」

愛情一樣。要付出,施比受更為有福。「何謂愛?你會不知何故肯為對方做任何事,全不介意自己付出過幾多,見到對方開心,自己便開心。甚至不用對方在乎自己,你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這不就是娘娘遇着兵的處境?歐文傑比較幸運是可以將娘娘私有化。「有人創作為錢,有人創作為社會位置。一路以來,我的創作動機也不為吸引觀眾,我只是想透過作品去表達自己的觀念,甚至在過程中更加了解內容的主題,從而更加了解自己。這是另一種自私。」最自私的人,偏偏愛得最不計較。

這是一節最具分析力的情話。

《十年》和《樹大招風》都是調子蒼涼的悲劇。《非同凡響》看似比較正面比較陽光。「《非同凡響》上畫後,我最想問觀眾:你認為電影是熱血正能量?還是現實殘酷大悲劇?」歐文傑說。

克己復禮

在導演眼中,它既不是喜劇,也不是悲劇。是紀錄片。紀錄了不同階層的人物的困局,世界的另一面。「衝突是戲劇元素。現時,普通人的普通事也有很多障礙,即是有很多戲劇元素。解決得到是喜劇,解決不到便是悲劇。生命中有太多事解決不到,也解答不到,但現實是你和我總要繼續行下去。」已經不帶憤怒,只有可惜,很想對世界帶來少少改變,又好像無能為力。「母校的校訓是克己復禮。不要要求世界為自己帶來甚麼,應該要求自己可以為世界帶來甚麼。做好自己,就算世界跟自己相反,沒所謂,最怕自己其身不正,認同個錯的價值觀,自己跳埋落去,仲大鑊,只會一池死水。」

名校即是名校,校規一條也讓學生在畢業多年後依然引為寶訓。不過,悲劇可以是喜劇,喜劇可以是悲劇,克己復禮,看似大條道理,在現世,是否一定好事?《非同凡響》鼓勵家長信任子女,不要用自己的價值觀為下一代不斷鋪路,應該讓他們行他們該行的公義。你真的敢?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