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0月15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誤踏浮冰墮海 與北極熊對峙

何建宗與兒子出海合力採集樣本研究。

北極是地球上環境最嚴酷地方之一,何建宗先後去北極15次做科研,屢次險象環生。1999年,他單獨爬上冰川採集樣本,卻誤踏浮冰跌入冰海,全身濕透,拚命掙扎才爬上冰川,再冒嚴寒走20分鐘返回科研基地。另一次團隊出外取樣,卻一口氣遇上3隻北極熊,雙方距離只有20米,「(嚮導)嚇到揸住支槍都手震,唔會射得到,惟有你眼望我眼,嗰幾秒鐘真係人生最長時間」。

相關新聞:10國設基地 黃河站有石獅

留科研船兩周做到嘔

按規定嚮導距離北極熊20米可開槍,但同時面對3隻北極熊,持槍只是聊勝於無。因為北極熊的體重可達800公斤,奔跑時速達40公里。幸好北極熊選擇轉身離開,嚮導鬆一口氣放下槍,科學家卻舉起相機拍攝北極熊身影。
極地生活驚險以外,更多是日復日艱苦工作,為爭取去最多地點採樣,何曾在科研船待兩星期,「每一個緯度就停一停船,大概每5個鐘頭就停船,做一、兩個鐘嘢,根本冇得瞓。連續做兩個禮拜,結果瘦咗16磅,乜嘢都嘔晒出嚟」。他認為要辛勤工作才找到科研成果,「你要勤力先有luck」。

何建宗指這幾年兒子何韶博和幾個研究生協助科研工作,身上擔子輕了,「年輕人能夠做得到,呢個先係我最終目標,唔係我一世做晒」。兒子何韶博目前在愛丁堡大學讀博士,亦兼任紫荊站駐站研究員,一年有數月留在北極開荒,統籌北極各科研項目。
何韶博指小時候已隨爸爸取樣,「每次攞水都帶我出去,或者佢帶學生去郊野公園考察都會帶埋我去,(取樣)已變咗我好主要課外活動」。自2002年起他隨爸爸去北極做研究,但大學畢業後在商業機構工作,至近兩、三年再投身極地科研。兩父子全情投入極地研究,何建宗幽默稱最有意見就是何太,「太太梗係投訴啦!成日話我啲退休金去晒邊?吓,去咗南極、去咗北極?」

相關新聞:冰川爆發紅潮 毒藻禍延人類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