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12日

數據分析 劉小麗避免重蹈覆轍三大關鍵
關鍵變數1:劉小麗能否在基層區收復失地?

【九龍西補選專題】

311補選,姚松炎在九龍西歷史性敗於民建聯鄭泳舜,民主派首次在單對單補選敗於建制派,賽後檢討大都指向姚松炎只是主打DQ牌,選舉工程太離地,忽視基層和公屋選民,是311主要敗因。下月九龍西再次補選,劉小麗及民主派如何避免重蹈覆轍?數據分析顯示,至少有三大關鍵:基層、年輕人、馮檢基。

撰文:林彥邦 攝影:黃奕聰

相關新聞:關鍵變數2:年輕人本土派會否投票?

影響選情一大關鍵,正正是劉小麗能否吸取姚松炎的教訓,在基層和公屋選民中收復失地?
當中以由兩條新屋邨組成的啟德最能點明問題。啟德南和啟德北兩區是姚松炎在311的表現最差的兩區,而劉小麗在2016年立法會大選,在這兩區的表現亦最差。(見另稿)
分析311補選的數據,鄭泳舜總體得票率49.9%,但他在基層區的表現尤其突出。翻查2016年人口普查數據他得票率最高的7個選區中,有6區人均收入低於$12,000。其中得票率最高的啟德北,鄭泳舜得票率高達65%,該區人均收入$11,000,區議員為經民聯梁婉婷;得票次高的分別是啟德南和土瓜灣北,得票率同為64.8%,兩區人均收入分別是$12,000和$11,020,區議員都為建制派。
反觀在民主黨袁海文任區議員的荔枝角中,鄭泳舜表現最差,得票率只有40.6%,這區選民多為「西九四小龍」屋苑的居民,人均收入達$32,000。
鄭泳舜在基層區表現強勢,但民主派偏偏在公屋區流失最多選票。比較311補選姚松炎的得票率和2016年立法會大選非建制派陣營總得票率,姚松炎「跌票」最多的區域,大部份都是「公屋區」(65%以上人口居於公屋),而且和該區議員是否民主派未必有關。

不單打DQ牌 力求議題貼地

跌票最多的是民協譚國僑任區議員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區,幅度達19.4個百分點,該區有南山邨、大坑東邨及大坑西邨,公屋人口佔77%,而民協楊彧任區議員的荔枝角南(即海麗邨),姚松炎失票率為16.1個百分點,民建聯陸勁光做區議員的常樂,姚亦失票17.8個百分點;反而在沒有公屋的中產選區鄺葆賢任區議員的黃埔西,姚松炎失票率只有3個百分點,是他表現最好的地區之一。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分析,劉小麗團隊明顯有留意到311姚松炎敗選的教訓,除了提早開展選舉工程外,亦成立「後援會」加強和地區組織協調溝通,「上次主打DQ牌,今次主打更多民生議題,例如高鐵」。
劉小麗亦承認,今次選舉工程不單是打DQ牌,「因為關注好多唔同議題」,例如醫療、教育、劏房戶上樓以至街市等,「唔係全部選民都明白(DQ)發生乜事。好簡單,即使好支持我嘅叔叔,佢做提名連自己英文名都唔識寫,所以佢哋應該唔係好明『抗DQ』係咩」。
劉小麗要「貼地」,重大助力當然來自在九龍西「揼石仔」多年的民協。民協副主席、區議員辦事處設於海麗邨的楊彧,過去一段時間和劉小麗落區搞街站、居民會,「小麗佢哋都會參考上次敗選原因,議題會比較貼地,例如係講街市,未來呢一區嘅規劃」。
根據楊彧分析,公屋區選民分佈大概為「334」,即民主派和建制派各有三成死忠支持者,中間四成就是政治立場較不鮮明的「中間選民」,「今次小麗成個策略,都比較少反DQ,落到區都係以地區議題為主,可能一兩個星期就會換議題,安老、社福,搞一啲區嘅規劃,暫時都只有呢個方向,先可以盡力拎到(中間)嗰四成人嘅票」。
但劉小麗和楊彧都同意,即使有意主打地區並與區議員合作,短時間內要由地區「樁腳」過票其實很困難。楊彧指,除了打地區需要大量時間和人力,更關鍵是民主派選民和建制派不同,「建制派唔係睇人,係睇陣營,今次陳乜乜、上次鄭乜乜、下次黃乜乜都照投」,但民主派選民較多個人思考,「佢撐楊彧未必撐劉小麗,佢甚至會幫你諗,(撐劉小麗)對楊彧有無着數?」佢認為,惟有靠「樁腳」盡力拉票之餘,多向居民解釋若民主派立法會再失一席,地區工作會更困難,說服他們投票予民主派候選人。

相關新聞:關鍵變數3:馮檢基有幾多票?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