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0月1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事主曾受聘另一家庭 上班兩日控僱主

事主Ismiati同意曾向警方稱只想取得賠償返印尼。蔡少玲攝

【本報訊】案中稱被老婦用滾水淥傷的印傭,遭辯方揭露她案發前兩個月受聘於另一家庭,但上班翌日就指控僱主向她掟玻璃樽,事後獲賠償並終止合約。今次上班3天又投訴遭被告虐待,事後並透過勞工處向被告索償15萬元。

相關新聞:怪罪太遲上工「老公過身係你嘅錯」喪夫老婦 涉滾水淋印傭

向警稱只想取賠償回家

事主否認首份合約期間被掟玻璃樽後曾收過賠償,但承認本案發生後向警方坦言,只想取得賠償返回印尼,但是已經忘記索償銀碼。
事主Ismiati承認,早於2012年1月曾於印尼的僱傭學校簽約,打算來港打工,但後來發現懷有第三胎,故打消念頭。直至去年1月,她才首次受聘來港,但上班首天便遭掟玻璃樽,她遂向領事館求助。辯方指她已從當時的僱主取得4,600元補償;事主同意有簽過文件並打過指模,但不知道有賠償金,遑論收過錢。
Ismiati其後受僱於被告倪荷玉,她承認案發後已透過勞工處收過倪2,000多元解僱及機票等賠償,亦有再向勞工處提出向被告索償,但已忘記索償額是否15萬元。
事主自言因懼怕被告,不敢使用家中電話聯絡僱傭中心。辯方一度要求事主與年邁的被告一同站立作身材比拼,問事主:「你驚佢?」事主重申:「係,我驚。」及後事主在法官詢問下,自稱身高153厘米,體重80公斤。
■記者蔡少玲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