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07日

相識70載同窗:他沉靜好奇

高錕(左二)兩年前起需留家休養,李幹成(右一)和同窗上門探望。

光纖之父高錕今天設靈,88歲中學同窗李幹成將送摯友最後一程,「佢咁就行咗……都唔知幾時到自己走」。憶起故友,李幹成想起的並非偉大的光纖理論,「佢鍾意食肥豬肉、我老婆用靚陳皮煲嘅紅豆沙」。
70載友情,緣起自1949年,那年高錕從上海來港入讀聖若瑟書院,就讀中四。李幹成愛以高錕的洋名「抄匙」(Charles)稱呼他,當年有書讀已非常難得,娛樂不多,男孩子課餘活動除了踢足球,就是「隻揪」打架,高錕從不參與,「佢好純,係乖學生,印象中好沉靜」。高錕好奇的科學家精神,在中學時已見端倪,李說高錕曾在實驗室內混合化學劑,幸成份不高,未釀成爆炸意外。
中學畢業後各散東西,二人重遇,是高錕研發光纖後從英國返港,當時李為母校舊生會主席,邀請高錕回校演講,「佢一口答應我」,學生亦反應熱烈,課室外走廊亦逼滿人潮。李以君子形容高錕,「佢真係好gentleman」,念舊情之餘為人亦謙遜。關於光纖,李自嘲一竅不通,只記得高錕在光纖技術剛成熟時對他說,憂慮中國無法發展光纖,「驚俾大陸人掘返起偷晒!」

相關新聞:明日化星塵 好友憶高錕網上行創辦人:他行得好前

「行得 食得 就係唔記得」

李幹成看着舊照,談起高錕退休後,同學經常大夥兒旅行,到過九寨溝、長江三峽、馬來西亞、台灣等地。初發現高錕患上腦退化症,是2005年赴長江三峽旅遊,發現他經常忘東忘西,「成日唔見相機、銀包……行得、走得、食得,就係唔記得」。高錕晚年腦退化加劇,越來越怕陌生人、亦怕閃光燈,每赴養和醫院治療,李亦陪伴左右照顧,「每次佢見到你,都會望到實一實,望完一輪識笑啦,咁就代表ok啦」。
君子之交,李幹成愛以詩會友,如賀高錕生日、獲諾貝爾獎,連送高錕最後一程,亦以墨寶表心意,親手寫訃文。世界都記得高錕,他卻忘了世界,李看在眼內,卻想得開,「做人冇得同個天斤斤計較」,只願他一路好走。
■記者梁銘恩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