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01日

啟德遺孤 飛行總會夢未完

時任飛行總會會長樂可均憶說飛行總會由兩、三架飛機,發展到現時有十幾架,由定翼機訓練到加入直升機訓練,在東南亞數一數二。

天空,代表希望與夢想,飛行,象徵自由。位於啟德西南面的宋皇臺道,有座不起眼的平房,連着一個半圓筒形的鋼製兵庫。它是私人會所,更是一間擁有80多年歷史的航空學校,為不少香港人打開天空,實現飛行夢。
時間倒流到上世紀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啟德機場熱鬧起來,轟隆的飛機聲下,年輕的樂可均已是飛行俱樂部會員,見證着飛行總會的誕生。「當年只是一個外國人為主的私人俱樂部」,包括他在內的華人機師,一隻手夠數有剩。在天上,他熱衷花式飛行,還是教官、發牌官;回到地面,他原是個賣紙的商人。
來到紙醉金迷的90年代,初出茅廬的女律師范家碧,膽大自傲,在飛行總會的活動中,第一次飛,即愛上天空,是香港第一個同時持有定翼機及直升機私人駕駛執照的女機師,舞得起10幾款機型,成為「飛天女王」。
它是做夢者的夢工場,是啟德最後的飛行印記,如今卻被視為殖民餘暉。土地問題,令一切也變得奢侈,卻沒想過,收回一塊土地,隨時會失去一片天空。
撰文:黃菲菲 攝影:梁正平

玻璃之城一方樂土

電影《玻璃之城》中,香港是一個如玻璃般易碎的城市,故事背景是九七回歸,套入今天的香港,卻也十分貼切。男女主角熱愛飛行,有一幕,女主角舒淇考獲處女航資格後,興奮敲響銅鐘,萬歲全場酒水,期待與男主角黎明一起飛,取景地正是飛行總會的「Aero Bar」。今日銅鐘依舊,卻已人事全非。電影1998年上畫,同年,啟德機場關閉,遺下棲身西北面的飛行總會。
機場搬遷前,跑道就在家門口,「以前飛機冇咁多,隨時可以飛,後來改為朝早兩個鐘,再減少到一個鐘,大約係7至8點。」時任飛行總會會長樂可均憶述,由於赤鱲角機場不准小型飛機升降,總會惟有將機庫遷至石崗軍營,周末時可借用解放軍的軍用機場來飛。
樂可均最難忘的,是啟德最後一夜,飛行總會設下盛宴,送別啟德最後一班飛機。「睇住啟德機場漏夜搬入赤鱲角,第二日天光已full operation,好難忘」。自此,飛行總會且行且走,仍有發展,「由2、3架飛機,發展到現時有10幾架,由定翼機訓練到加入直升機訓練,是東南亞數一數二的飛行會」。
原身是俱樂部,1983年併入遠東飛行學校,才有了飛行訓練。遠東飛行學校是亞洲第一所航空學校,戰後鼎盛時期,有800多名學生。總會的標誌建築,正是半圓筒形機庫,泊着一架正在維修的豪華直升機,屬城中某富豪所有,飛行總會有3個全職飛機工程師,為會員提供飛機維護服務。艙內還有一架已成展品的小獵犬定翼機,樂可均輕撫着機身,如見到心愛玩具:「我當年在英國學飛,用的就是同一型號、同款的飛機。」

華商俱樂部

走進機庫旁的會所,左邊是木地板白枱布的餐廳,天花吊着懷舊水晶燈;右邊是英式酒吧,用上寬敞的圓柄梳化椅。牆上掛滿香港航空歷史的舊照片。小酒吧旁原有一塊黑板,用粉筆寫上當日午餐定食,最近才改為電子顯示器。今天的餐湯是清補涼豬骨湯,前菜是雜菜沙律,主菜可選擇肉眼扒配紅酒汁,或椒鹽肉排飯。中西夾雜慢慢掩蓋了昔日的殖民地色彩。
原因,來自會員的改變。總會現有約300個全權會員,入會費8萬元,月費1,500多元,大多是持有私人飛機執照的華商或專業人士。駐守吧枱的侍應Vincent,白髮及肩,已在會所待了20幾年。那些年的會所,燈紅酒綠,完全是另一番面貌。「酒吧24小時開放,客人拉着行李來,幾乎都是外國人,大多是機師、空姐,就算有一、兩個華人,都是講英文的,冇人講中文」。
他仍記得,空姐和機師太太們喜歡坐在吧枱旁,點着香煙,喝酒調笑。「經常會見到明星,如狄娜,佢都講英文的,仲有識揸飛機的喬宏」。機場搬走後,外籍機師不來了,反而越來越多華人學飛,成為會員。「現在的會員鍾意食中菜多過西餐。」Vincent笑說。
其中一個華商會員代表,便是剛於8月過身的其士集團創辦人周亦卿。他是飛行總會的常客,最愛這裏的焗豬扒飯、海南雞飯。樂可均視周亦卿為前輩,「周爵士是第一批飛噴射機的空軍飛行員,因為受過正規訓練,所以技術好好。佢加入飛行總會後,得閒都會飛,啟德、石崗都飛過,每個星期日早上,都可以見到他和朋友坐在會所飲咖啡」。

獅子乸的空中法拉利

飛行是男人的世界。飛行總會卻出了一朵奇葩,雖是巾幗,卻勝過鬚眉,她是范家碧。外表如她的英文名Lily般,都是嬌滴滴,但單看座駕馬莎拉蒂掛的車牌—LIONESS,就知道她不好惹,「獅子乸,夠惡囉!」Lily爽快笑認。或者就是這種性格,才令她在傳統男人當家的法律界、航空界,都打下自己的一片天。
「我睇天氣預測,今個星期六好天,可以飛了」。一周初始已收到Lily的電話,約好周末的拍攝。在連綿風雨後,終於迎來難得的晴天。幾乎每個周末,只要天氣許可,Lily都會飛,主要飛直升機,因為升降方便。
直升機寄放在嘉道理旗下、位於林錦公路的直升機場,亦在該處升降。Lily的直升機是AIRBUS EC120B機種,黑色機身油上橙黃藍線條,豪華矚目。出廠3年,機價200萬美元,飛機編號B-LFT,「Be Lily Fenn's Toy,飛機就好像一個大玩具。」Lily笑說。
Lily熟練地為飛機入油,將飛行路線等資料傳真予赤鱲角空管中心,再回到機上做最後檢查,已經一身汗。
這天,Lily帶我們在香港天空轉了一圈,貨櫃碼頭、維港兩岸、西貢、東平洲……從壯闊高樓到藍天碧海,散落的小島,延展的山脈,目不暇給,美不勝收。「第一次飛,發現喺2,000呎高空去睇香港係咁靚,有山有水,海闊天空,變成一隻雀,就決心一定要學揸飛機」。這條路線,Lily飛了無數次,仍會被驚艷到。
雖不是職業機師,但她仍希望能鼓勵多些年輕人接觸航空業。「香港嚴重缺乏機師,近年才多咗本地招聘,這方面,飛行總會推動普及航空的貢獻好大」。曾出任總會副會長的Lily,希望政府能投放多些資源,解決普及航空缺地的問題,「航空業由機師到後勤人員,有大量工作機會,若多些本地年輕人入行,便不需要依賴由外國請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