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01日

重大事故控制中心 
On Call 168小時

【幕後英雄】
想像中的「重大事故控制中心」,是電影中充滿高科技器材的房間,數十人衝鋒陷陣般工作,電話響個不停。真實中醫院管理局的控制中心卻是約200呎的房間,一邊牆掛了八個屏幕,另一邊則是一個顯示香港地圖的大屏幕,中央一張圓桌,7、8名工作人員圍坐工作。訪問當天難得安靜,沒有重大事故發生,控制主任也指,應急事故應變措施一旦開啟立即成為戰場。無論是剛過去的颱風「山竹」,抑或是大埔巴士車禍、南丫海難等重大事故,都由他們緊守在這小房間內,掌握準確資訊統籌和協調醫療隊、醫院、消防,跟在前線打拼的眾人,同樣重要。
記者:梁嘉麗

山竹塌樹 擋救護車去路

訪問剛開始,受訪者們紛紛拿出最重要的工作器材,這東西要24小時帶在身旁,睡覺也要放於床邊,因為隨時收到通知,就要立即趕回中心。還以為是甚麼高科技器材,原來是黑色硬膠call機,最簡單、方便、有效,竟是這個30年前的潮物。
總部當值主任張葉聲(Leo)機不離身,風暴「山竹」來臨前,早已做好準備,而這次風暴的處理手法,其實跟其他重大事故,完全不同,「因為不是突發,我們很早已在預備,3號風球時已啟動緊急應變措拖,星期六下午4時,我們的當值人員在密切監測情況,收集各區數據,留意若有人在風暴期間受傷就要立即通報協調。」Leo說。
雖然早已預知風暴路徑,亦有心理準備超強颱風不好應付,但天氣始終是有「不確定性」,強風把樹木吹得東歪西倒,路面情況前所未有地惡劣,坐在中心內,不斷收到各區的塌樹報告,Leo心知不妙,「醫院急症服務維持正常,但不少通往醫院的道路被塌樹封住,影響救傷車駛到急症室,我們得到塌樹資訊後就要立即為救傷車找替代路徑」。
他憶述當時收到19個醫院報告,其中威爾斯親王醫院附近情況最嚴重,不少路被塌樹堵塞,他要立即聯絡相關部門優先處理,最後花了幾小時努力,部份道路才回復行車,幸好沒有救護工作因而遭延誤。控制中心以輪班制運作,每一更有兩名當值主任,Leo說這次山竹是中心成立以來最長時間的風災,所有當值主任連續48小時on call,一更8小時。當緊急應變措施啟動時,他們金睛火眼盯着屏幕,留意各區報告、即時新聞,同時接收來自不同政府部門的電話。身在其位,必須隨時「執生」,即使是預先計劃好,亦有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事,風暴期間共有458人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他們的工作,就是用盡一切方法,把傷者送到急症室去。

大埔巴士車禍 協調12間急症室

相比其他突發事故,山竹的破壞力,在於它的後遺。但要數最令人驚心動魄的,還是今年2月10日釀成19死65傷的大埔公路雙層巴士翻側事故,那天當值的,是李鈞浩(Clement)和鄺國雄(Henry)。
傍晚6時,Clement的call機響起來,是消防處來電,原本打算下班的他,立即收起輕鬆心情,因為他知道,有嚴重事故發生了。簡略知道了大埔有巴士翻側,60多個傷者,還有20多個嚴重個案,他深深吸一口氣,定下神來,立刻投入工作。「要在短時間內建立快速通報系統,聯絡相關醫院,知會他們出動醫療隊」。80多個傷者,不可能全部送到最近的威爾斯親王醫院,可以如何分配?這就是他的工作。
首要處理的,就是把傷者有效地送到不同醫院,「傷者們被分別送到12間急症室,醫院管理局出動了兩隊流動醫療隊,當時我和同事在中心內不斷接到來自現場的訊息,然後把資訊通報給管理層」。雖然他不是身處現場,收到消防處和醫療隊的來電,就如親歷其境,而正在現場工作的人,沒法知道各急症室和附近的交通狀況,只能依賴中心的指揮。
經歷3個多小時瘋狂緊張的工作,直至晚上9時,大部分傷者已送往急症室,但傷者資料、情況仍然不斷更新,到凌晨2時,才稍為放鬆下來,他便拖着疲乏的身軀,離開中心。
整個晚上,12間急症室都忙得人仰馬翻,Clement雖然已下班,心裏卻依然忐忑不安,回家後勉強睡了2、3小時,梳洗後又再次回到工作崗位。早上7時回到中心已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甫坐下,電話聲就此起彼落,「一隻手拿着電話,另一隻又要接call機或手機電話,全無間斷,還要準備報告給上級和發佈最新資料給傳媒,每隔4個小時就發佈傷者情況」。
同樣在當天被突然召喚回中心的,還有Henry,車禍發生時,他正在親友的生日宴上,知道此事後,只想盡快回到中心,他是支援Clement的第二更。
回到中心後,立即着手繼續協調,「不同部門、上級、傳媒都想最快得到資訊,被人追問時,我們當然心情沉重,但時間不等人,所以必須爭分奪秒」。

港鐵自焚 怕引致爆炸

當值主任不是全男班,當中也有女將,在急症室做了20多年護士的譚美娜(Mila),從前線退居幕後,在中心做協調工作,一點也不比前線容易。「我們是7(日)乘24(小時) on call的,每人也要輪班,on call的兩周內,call機一定緊貼身邊,試過7點回家,7點半預備吃飯,call機就響,心裏便知道『又有大單嘢』」。
去年導致1死18傷的港鐵縱火案,無獨有偶,也是發生在2月10日。「接到call知道有5個『紅色』case(嚴重個案),在地鐵內發生縱火案可以很嚴重,因為車廂狹窄,亦很有機會爆炸,很緊張。我立即回來,電話響個不停,幸好有同事們一起面對作戰」。
那天傍晚約7時15分,列車從金鐘站開出不久,即發現有人縱火,直至駛到尖沙嘴站,所有乘客爭相逃出列車,控制中心此時已進入緊張狀態,傷者陸續被抬出車站外,消防員和救護員要為18名傷者進行初步分流,Mila和其他當值主任則通知各區急症室,根據傷者的情況分別送到伊利沙伯醫院、廣華醫院、明愛醫院及威爾斯親王醫院。

南丫海難 助家屬尋親

另一單Mila有份處理的重大事故,是2012年的南丫海難,「死傷多、失蹤多,當時情況很混亂,資訊亦很不齊全,因為海難中的傷者很多人都已丟失證件,家屬們都在尋親,分辨不了誰和誰,亦又不知道親人被送到了哪間醫院,惟有我們在中間協調」。39死、92傷的慘劇,家屬到不同醫院去尋找親人,他們從擔憂、緊張,再變成哀傷或安心,此時此地,任何資訊都是那麼難能可貴。
事發後,水警輪、海事處、醫療輔助隊、香港聖約翰救傷隊、飛行服務隊等陸續到達現場,重大事故控制中心當然立即啟動運作,整晚的救援任務,中心要跟大約1,100人的救援隊伍溝通,傷者分別送往4間醫院。面對這麼龐大的死傷者數目,Mila在中間發揮協調作用,把準確的消息發佈給不同部門,令救援過程更順暢和有效。

首務避免急症室超負荷

重大事故控制中心成立於2007年,一般情況下,中心收到8人或以上的傷亡通報,就會啟動緊急應變措施,「中心會立即通知on call的同事,45分鐘內回到工作崗位,然後就會通知醫院和醫療隊。救援隊伍到了現場,會跟我們持續聯繫,醫療隊隊長會通知我們現場的情況,我們就跟醫院急症室溝通,協助送傷者到不同的醫院。」重大事故控制中心聯絡人龔澤民(Andy)說。
Andy解釋,控制中心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避免讓單一急症室負荷過重,要在短時間內決定分流程序。除了橫向溝通,縱向溝通也很重要,讓政府官員了解狀況。前線人員打拼救人,Andy和同事則從宏觀角度綜觀全局,「他們在救人,未必能立即掌握急症室和道路的情況,就靠我們從中協調」。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