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29日

輔警淪為階下囚 
楊逸朗初心未變 
燈蛾甘願續撲火

【傘運四周年】
從執法者變成抗爭者,由天之驕子變階下之囚,4年前一場雨傘運動,改變了楊逸朗(Joe)的人生軌迹。將屆25歲的他兩個月前重獲自由,驚覺在打壓下,昔日戰友已淡出社運前線,賭上性命守護的城市亦日漸失去光芒。在這最壞時刻,小伙子目光依舊清澈,堅持當日走上街頭的初心,甘願做撲火燈蛾,盼以熱誠再次激勵同路人,「因為我相信每一個喺雨傘裏面經歷感動嘅人,佢哋唔會咁容易忘記呢個感覺」。
記者:佘錦洪

相關新聞:內地生看「傷疤」尋真相

傘運初期特首辦外一張與警員握手的合照,令Joe成了黃藍陣營公敵。他日前應記者邀請重返現場,憶述當日代表一眾留守者與警方交涉退場,「當時剩返好少人,如果我哋再留喺呢度會越嚟越危險」,快門一響,「佔中輔警」名號隨相片流傳網絡,他亦從此「兩面不是人」,「個決定我依然覺得係啱嘅,可能個錯誤係未必要握手,亦都未必要由我去出面囉」。

「我同一班青年叫做保護啦,希望唔畀警察拉走黃之鋒佢哋,捱過一晚,居然就佔領咗政總外圍道路啦。」

2014年9月26日晚上,雙學帶頭衝進公民廣場,為佔領運動揭開序幕。再次立足添美道,Joe以參與者身份再度講述事件,「我同一班青年叫做保護啦,希望唔畀警察拉走黃之鋒佢哋,捱過一晚,居然就佔領咗政總外圍道路啦」。終於早上人頭湧湧,市民從四方八面趕到,「嗰陣時我好記得,我有用手機影低朝早黎明,好似香港有希望」。
對破曉的盼望,僅持續了兩個月。11月30日晚上,雙學發起最後的升級行動。Joe穿起全副裝備,守在衝突前線,眼前一幕卻令他頓感「怒其不爭」,「好多戴晒裝備示威者,佢哋企喺後面向前面嗌『衝呀衝呀,仲等乜嘢』」,混亂中Joe被防暴警察扯出陣列,按在地上拳打腳踢,「我不停嗌不停嗌,點解冇人去呼應我嘅呢?原來係其他人都走晒」。
傘運在無力掙扎後慘淡收場,但Joe未有氣餒,「喺我眼中只會睇住一啲肯堅持、肯去繼續做實事嘅戰友,只要一日有呢班戰友,我都會堅持」,學運、社運處處都可見他的身影,直到鋃鐺入獄之前。
2015年底立法會外垃圾桶起火並爆炸,有份參加當日反網絡23條集會的Joe被裁定串謀縱火罪成,判監兩年。他指當日集會人數稀少,其間發生混亂兼響起火警鐘,集會者四散,「返屋企睇到有個垃圾桶着火兼爆炸」,幾日後就有警察上門拘捕,「好似一場噩夢,一場唔真實嘅夢」。
獄中年半,外間早已變天,連番政治檢控,重挫搖搖欲墜的激進社運圈子,「當我一啲朋友嚟探我嘅時候,我不停問出面點啊,佢哋都講唔出啲咩,『都係咁囉,好靜囉』」。好不容易重獲自由,他發現所有人已被現實磨平銳氣。
Joe希望以自己為橋樑,重新凝聚戰友,「我哋有幾耐冇坐低落嚟去傾偈、去關心大家、去真正討論返香港社會點樣發展呢……透過一啲聚會、傾偈,可以知道原來你哋都願意出嚟,你哋依然喺呢度,依然喺香港」。政權兇猛,明知不敵,飛蛾依然會撲火,「我係咪好似飛蛾咁戇居呢?但係我覺得呢個就係我」。

相關新聞:陳健民:不會被官司摧毀信念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