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23日

港教會或難再為人權自由發聲

【本報訊】中梵主教任命協議,被視為中梵日後正式建交的首部曲,對於香港教區的影響仍為未知數。有關注中梵關係學者指出,今次協議尚未觸及內地官方機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及主教團角色,地下教會及教產分配等複雜問題,距離建交仍相當遙遠。不過中梵一旦準備建交,有意見則擔心香港天主教會或需從屬於愛國會體制,擔心教區日後難再活躍於人權及自由倡議工作。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認為,中梵正式簽署簽議後,中、港教會估計有更多交往,若中共一意孤行,想要對香港教會「做工夫」,絕對會用不同方法箝制及滲透教會。他質疑,協議簽署後,中方即使不採用「夾硬嚟」的強硬方法,亦可通過梵蒂岡,令香港教會接受內地官方背景濃厚的教會機構指示,「中共對民間宗教事務,一向不懷好意,政府一定要控制住教會,情況令人好擔憂」。
陳家洛續指,以往積極在香港公共事務發聲的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始終是教會屬下機構,「最壞情況可以想象,正委有機會被要求收聲,再唔聽話,甚至會取消咗都得」。他說,正委是香港天主教會的重要機構,推廣的社會公義、和平、人權及民主發展理念,對教會道德力量很重要。若教廷純為改善中梵關係,放下推廣普世價值工作,會對香港教會造成相當大衝擊。

相關新聞:各取所需 掃除建交最大障礙

淪公共慈善機構

關注中梵協議的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研究生黎恩灝指,過去香港教會及屬下組織,都有積極參與涉人權及自由倡議的公共事務,如過去反23條及反國教事件,天主教友都有參與。將來教廷處理中梵建交問題時,令人關注會否要香港教區噤聲。他擔心香港教會在社會參與角色會大倒退,成為只與政府合作的公共慈善機構。
民主黨元老李柱銘今年2月曾撰文,表達協議對香港教區前途的潛在影響。他指中共在《中英聯合聲明》的國際條約上,態度總是強詞奪理,今次中梵協議將內地「地下教會」併入中共控制的愛國會教會,內地政府隨時可引用《憲法》第36條,「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原則,否定協議。
李柱銘更指,問題更可能波及香港天主教會。香港雖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本港宗教組織與內地宗教組織,關係是「互不隸屬、互不干涉和互相尊重」,而《基本法》第32條亦訂定港人有「信仰的自由」。惟人大常委會在制度上可運用釋法權,以《憲法》第36條為根源,「解釋」《基本法》第32條,令香港教區從屬於天主教愛國會管轄。
台灣文藻外語大學客座教授、香港寶血會修女梁潔芬指,目前距主教任命問題達成正式協議仍有距離,要正式建交就更遙遠。她認為中梵要建立正式邦交,須處理愛國會及主教團問題、地下教會及教產安排等,「𠵱家政府唔畀18歲以下人士去聖堂,一團一會又有3,000幾個官員喺度,唔係咁輕易處理,全部問題都未進入談判階段」。但她認為不能否認一旦中梵建交,有可能影響香港教區,但暫未能觀察有任何進展。
■記者鄭啟源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