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2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朱凱廸從快樂抗爭學懂對抗藝術

【本報訊】儘管是新西地區直選票王,他的面書專頁,仍是八鄉朱凱迪(圖)。由發起守護菜園村不遷不拆,到本月底廣深港高鐵正式通車,十年過去,爭議猶在,那些年的「快樂抗爭」卻已恍如隔世。男人四十的朱凱廸,亦由當年原居民口中搞搞震的排骨仔,變成尊貴的議員。「人生中難再有菜園村這個經歷。」連獨生女都叫「不遷」的他苦笑。
作為當年反高鐵運動的核心成員,朱凱廸如何看成敗?「每件事都有不同層次,成功係制度上嘅改變,但喺香港,要制度上有改變係最難。嗰時唔係行得好前,相反係退到好後,由市區返去新界,了解鄉村情況。08年底,社運圈有消息傳出話有村民因建高鐵出嚟示威,我當時喺香港獨立媒體網做編輯,搞咗個公民記者課程,就同朋友去菜園村搜集資料,遇到高春香(菜園村關注組主席)」。

相關新聞: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當年香港較有希望」

以市區青年身份走進農村的朱凱廸,正是當年首批關注事件的「村外人」。「包括高鐵造價貴,以至有人提出係中國硬件上逼香港融入嘅政治工程,甚至懷疑鐵路連接石崗軍營,所以係軍事計劃等,都係後期發展出嚟嘅議題,當時我最關心嘅,其實係香港人喺呢個城市,由歷史建築到呢條村到大基建,有得講冇得決定嘅現實。由誰決定香港未來城市發展?土地如何用?住屋要如何分配?」一個個護村故事,在社交媒體推波助瀾下,菜園村輕易成為反高鐵運動的爭議核心。
那些年,新媒體方興未艾,大批青年透過網絡號召,四方八面由社區湧到新界聲援。「當年整個香港比較有希望,自己都係帶着希望參與,對比之後一地兩檢立法,香港係無能為力」。回望手握白米種子五區苦行的美好時代,現實很殘酷:「到今日,市民仍然喺土地大辯論騙局式諮詢中被愚弄,10年與現在仍然一樣」。
十年回望,一條快樂抗爭的路,確實越走越艱難。「𠵱家係政治公關嘅年代,親中派行民粹路線,製造敵人動員支持者,高鐵之後雨傘運動,到後來嘅旺角騷亂,大家都付出好大代價,政權學識群眾對群眾,反高鐵時不會有陳淨心不會有愛港之聲」。只是,他還沒太悲觀,只因深信「氣球始終會爆」,關鍵只在於人心不可死。
反高鐵運動讓他學懂「對抗的藝術」,今日走進議會,他謂正努力學習「明白對手」。「以前你鬧我我會避開,𠵱家會希望突破,唔再將對手定型」。就如由反高鐵運動引伸出來的新界問題,他也有獨特看法:「有人話要取消丁權,我就會問:民主派有冇想過會有一個支持民主嘅村長,或者係會維護新界環境嘅鄉議局?」

全情投入 人生難再

「進入體制從來都係一件複雜嘅事,我從來唔係很主流嘅人,自我定位係希望開新嘅政治領域同空間」。在惡劣的時代,他認為更需固本培元和繼續思考。「與其抱焦慮心態綁住咩都唔郁,覺得無事可為,倒不如喺香港政治壓迫嘅處境下拉闊戰線,企高少少企遠少少,為社會做長期嘅計劃,累積能量,等需要發揮時可用。」
參選遭恐嚇也不怕,他一直意志堅定。「不需覺得自己好失敗,全世界也如是,就算喺美國生活,無力感都可以好強,係有票投但俾有錢人玩晒」。他認為,香港就如登上那架「由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儘管風大雨大,大家扮無事發生,只諗買樓和埋首規劃人生,但在他眼中,只管自利的政權,升斗市民有誰可獨善其身?「社會不斷學,80年代討論港珠澳大橋,角度係基建帶動經濟,工業化係好,呢套思維,大家到𠵱家先識去質疑,係太慢,慢到無辦法喺建之前提出質疑同阻止,但學唔切都要去學」。
不同年代不同角色,他直言10年前反高鐵運動,是他人生重要部份,只專注做一件事,帶着希望全情投入,他承認今日香港,與10年前大不同,而他也再難像與當年菜園村一樣,再建立這樣緊密和深入的關係:「一世人可能只有一次機會建立呢種關係,投入到呢個程度係好難,人生中難再有菜園村這個經歷,10年前覺得一世人流流長大把機會,但原來已行過那個階段。」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