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20日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高鐵工程展開後,村民集體搬遷,買地建新村重建家園。
許頌明攝

【本報訊】因為一條貫通中港的鐵路,位於元朗石崗的菜園村被夷平,村民失去家園。像這樣的強拆故事,由市區到新界,無日無之。但不同的是,菜園村的故事,在龐大基建工程上馬後,並未落幕。村民破天荒發起集體搬村,在十多公里外的元崗新村,合資買地重建家園。由力爭不遷不拆,到覓地重建由零開始,歷時近10年。「人哋話七年抗戰,我哋就近十年,最遺憾係好多老人家年紀太大,睇唔到新村落成。」人稱明哥的菜園村關注組副主席盧明光感嘆。前人種,後人收,重建一個家,不容易。
記者︰呂麗嬋

相關新聞:朱凱廸從快樂抗爭學懂對抗藝術

「唔習慣都要慣啦,唔係可以點?」83歲的游嬸,在菜園新村的新居,近門口的一幅白牆,就貼滿舊村的相片,都是她的快樂回憶。游嬸與游伯,是菜園村出名的牛郎織女,只因二人放牛而相識,相依逾60年,遺憾的是,千盼萬盼的菜園新村終於落成,未及適應新生活,游伯便走了。儘管年事已高、儘管有心理準備,守着四面牆的游嬸,還是很難過。

新村落成 炮仗花依舊

「游嬸唔識上網,就晒啲相出嚟,等佢成日望吓;以前喺舊村,游伯種好多炮仗花,𠵱家門口種埋一模一樣……」帶着記者在村內「串門子」的明哥,邊說邊指手劃腳。
時間,總是不待人。「高伯、潘婆婆、謝伯,仲有今年先走嘅游伯……」明哥沉着臉在數手指。菜園村,一代又一代人,就是滿載悲歡離合。眼淚不少,幸好,更多的是快樂,還有人情味。「呢度一有人嫁女同娶老婆,我就做甜點賀吓佢。」「村長珍」是明哥的舅母,也是菜園村出名的大廚,這天,她就在做客家雞屎藤茶果派街坊,熱辣辣香噴噴,一行人在小農地前邊食邊談,摘下新鮮山葵即食。
2008年港府企硬清拆菜園村,用以興建高鐵車廠,村民與「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拍住上,堅持不遷不拆。千人手執蕉葉怒撐、每30人一小隊自發組成巡守小隊護村,甚至發起萬人包圍立法會,星火足以燎原。
「外面好多人走入村幫我哋,有大學生又有老師,最終雖然都係俾人收咗塊地,但嗰兩年,帶俾我好多好好嘅回憶,好感動……包圍立法會嗰次,班後生甚至比我哋行得更前。」當年擔任巡守隊成員的「光哥」謝潤光,就是感性。他形容那些年的抗爭歲月,畢生難忘。
那些年的菜園村還不是菜園村,只是個菜站,來自五湖四海的非原居民聚居,一住半世紀。當年「新界王」劉皇發游說村民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明哥就在立法會公開反駁:「菜園村村民一輩子不斷犧性小我,好不容易捱到仔大女大,現在突然又嚟一個大我,再咁犧性小我,即係無晒自我。」

難忘年輕人無私拍住上

回想從前,明哥說:「我哋真係唔係話要爭取咩賠償,你入過嚟住就會知,喺村生活慣嘅老人家,日日朝早五點幾就落田度摘吓草,佢哋寧願你搭間屋喺山邊畀佢,你叫佢上樓,等於叫佢早啲去和合石報到。」那些年,步履蹣跚的老村民與年輕人手挽手護村,還有前仆後繼手執種子和米,希望藉苦行「一步一步,改變香港」的年輕面孔,無不成為歷史定格。菜園村還是留不住,在一片爭議聲中,高鐵工程正式上馬。
拆村塵埃落定,但被夷平的菜園村並未消失。村民破天荒籌組公司集資覓地建新村。明哥和其他村民一樣,與家人住進由港鐵公司興建的鐵皮中轉屋,那想到一住5年。「即係日本地震後畀災民住嗰種組合屋,嗰時高鐵話工程要盡速上馬,根本冇得選擇,夏天熱過微波爐,出面34℃,入面就38℃。」漫長的中轉生活,只為真正安居。
重建新村工程浩大,申請建屋牌照及復耕牌由零開始,接駁水電一樣大費周章。「最慘係入伙前爆出個鉛水事件,要求指定合格證書,審批好嚴。」復村一波三折,還遇上路權問題,幸好最終一一化解。一場抗爭,歷時近10年。「就算入咗伙,仍然面對適應問題,尤其係老人家,以前間屋前面就係田,𠵱家要耕就要去公家田……之前落大雨,全部浸晒,又生滿雜草……」儘管百廢待舉,儘管有遺憾,但拖着孫子走在鄉間小路的明哥說,能與村民延續舊日情誼,成就全新的菜園村,很值得。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