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20日

舒伯特×徐志摩
「他們感情豐富而脆弱」

《天鵝之歌》中,西方音樂家與中國詩人將同台對話。

只有中西文化交融的香港,舒伯特與徐志摩才會同台。男高音柯大衛偏愛德國作曲家舒伯特,中秋演唱會將會在《天鵝之歌》之上,加入中國詩人徐志摩的浪漫詩作;西方浪漫主義音樂家和中國浪漫詩人相互對話,迸發香港中西文化融合之美。
柯指出,演唱會聽眾可分為德國人及本地香港人兩類。他相信,對於一些聽不懂德文的聽眾,舒伯特《天鵝之歌》將令他們對徐志摩的詩作會有更深的領會,而徐的《愛眉小札》亦會令觀眾對舒伯特的音樂有更深的體會。

相關新聞:演藝人物:柯大衛給香港唱一首靈魂之歌

「香港不會是《天鵝之歌》」

演藝學院外的灣仔,商廈林立,人聲鼎沸,變化萬千:「香港仲有好多嘢,不會是《天鵝之歌》。」《天鵝之歌》是舒伯特臨終前創作的聲樂套曲,是最後傑作,是絕筆之作。柯引用前輩的說話:「你話香港唔好,你講一個好過香港嘅地方?」香港不是《天鵝之歌》,不是走向最後一章,但香港需要更多音樂、更多藝術:「香港處於小康社會,下一步是提升自己修養,藝術係其中一項應該做的事情。」
柯大衛積極投入本地樂壇,也曾在內地、東南亞演出歌劇,但心之所屬始終是出生地大馬檳城,那裏是他眼中的「永恒之城」。他認為,論變化之大,首位是深圳;其次是新加坡;再其次才是香港;檳城變化最小。在他眼裏,演藝學院內部變化不大,但外圍灣仔卻變化很大。我們往維港方向看,東面是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西面是「門常開」。
「舒伯特曾做士兵,愛情的失敗者,對死亡,和好內斂的中國人總希望可以成就到一些嘢,係有啲唔同。對於香港觀眾來說,對於死亡、傷痛以及將來,原來人人都有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感受,觀眾可以反思一下,有好多方法去面對。」在演唱會上飾演徐志摩朗誦《愛眉小札》的演藝學院戲劇講師鄭傳軍指出,當他不斷排練朗誦徐的詩作,他也經歷了一段和死亡有關的心路歷程:「從開心去到傷悲,嗰個flow,對於佢(徐志摩)係愛情、係事業上的起跌,對國家的感情,佢係緊張嘅。」他會用廣東話演繹《愛眉小札》:「我試過用普通話去做話劇,係會騰雞,當然我可以練,但我要用嘅experience、用我嘅life放落表演或套劇裏面,(用其他語言)係會打折扣。我哋訓練學生,用你的語言,用你的刀去表達你自己,這是很重要的。」
柯大衛管唱,鄭傳軍管朗誦,鋼琴家曾華琛管琴鍵。曾華琛說,雖然舒伯特是西方人,徐志摩是東方人,但他們也有相似之處──兩個人的感情都很脆弱:「我自己覺得舒伯特,好脆弱,好易受傷,他從來不屬於大型演奏廳的音樂家,永遠都係house concert裏面,活在自己的世界,但係是好容易受傷,感情好豐富但好脆弱,而呢個係我哋正正睇徐志摩的詩,佢對愛情的體會,對愛情的感情,也可以好誇張,可以好亢奮,也可以跌落深淵。」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