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18日

行刑獄卒 沒輔導僅「補水」

坂本敏夫曾任獄卒27年。

死囚等死度日如年,行刑者承受心理負擔亦不好過。日本沒有職業「劊子手」,都由當值獄卒行刑,雖然每人可得20,000日圓(1,400港元)「補水」,但事前沒心理準備,事後亦沒有輔導,過程難受,「只當是份內事才不得已完成」。

相關新聞:漫長上訴程序 多判而不殺

五人隔牆同時按鈕

「沒有被這個更糟糕的差事了,一條命只值10萬日圓(7,000港元)。」任獄卒27年的坂本敏夫說。日本行絞刑,每次10萬日圓由五名獄卒平分,五人隔着牆同時按鈕,只有一枚按鈕會打開囚犯腳下的刑台,無人知道真正下手「殺人」的是誰,旨在減少獄卒罪惡感;但即使死者是惡貫滿盈的連環殺人犯,經年看守相處,死者的話語、呼吸聲,以至軀體最後墮下反彈的聲音,都會在施刑者腦海揮之不去,負面情緒都靠獄卒獨自「消化」。
在行槍決的印尼,由警方射擊隊隊員行刑,心聲和日本獄卒類同,同樣有車馬費約100美元(780港元),但要看着對方5分鐘內中槍斷氣,未死還要在頭上補一槍,警員坦言「寧可由別人賺這個錢」,唯一慶幸的是每人行刑次數有上限。至於美國,死刑就由自願的獄長負責,俄勒岡州立監獄前獄長湯普遜前年在《紐約時報》撰文,由最初支持死刑,到實際執行後陷入道德掙扎,認為「死刑無助改善公眾安全和遏止罪行」,對他本人和協助行刑的獄卒都造成創傷,令人麻木,甚至步向酗酒、吸毒等自毀之途。
法新社/ 英國《衞報》/ 美國《紐約時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