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12日

演藝人物:王喜「我厭倦自己的美麗」

15,583
退居幕後的王喜說:「冇人可以靚一世、被全世界圍着轉。」
許頌明攝

眼前的王喜依然像憤怒青年,依然像中田英壽。
41歲的中田英壽一早變身酒廠老闆,在足球員,這叫退役;比Nakata還大10年的王喜,半百之齡先執教鞭於浸大,再獲聘為奇妙電視創作總監,固然是進步,但在演員,這叫退居幕後。

「進退之間怎形容,你揸主意啦。」心境老成持重了,卻放輕鬆終於大膽拖着陳志雲上台。「我們很fantasy。」
應該有排不會拍劇。「皮膚質素、身材,我都已無法滿足螢幕大眾要求。」
惋惜嗎?
王喜說:「我厭倦自己的美麗。」

關於晉身創作總監,演藝便是創作,一脈相通。遠在DJ年代,王喜早試過開咪大講閹割強姦犯,令商台被廣管局詐型,初出茅廬即踩晒界。「還有葛民輝教我包裝節目的方法。」到加入無綫拍《緝私群英》,歐陽震華直頭教他改劇本。「二十集戲分五個編劇寫,措辭手筆甚至角色怎稱呼都不銜接,最瞭解惟靠演員本人,演員要做QC,那是我從事創作的開始。
「最記得有套《鄭板橋》,鄭板橋是甚麼人?清代書畫家,那時有標點符號嗎?應該未有。那幕戲講我衣錦還鄉,鄉親父老拉出紅布寫着『熱烈歡迎—鄭板橋』—破折號呀!怎麼可能在清代出現?編劇沒錯,因為沒想過道具會照跟着造;道具沒錯,因為照跟着造;但如果來到現場不執生,便令公司蒙羞。」他這天拿起桌面一卷廁紙重演案情:「摺起,用釘書機釘埋,中間的破折號便隱藏,遠看唔覺,細心才發現有條線。你有機會看看重播。」
如此這般,「王喜改劇本」大概與「齊昕摑母」一樣,家傳戶曉得像香港特有的成語,寓意反抗強權。「因為我冇其他緋聞可寫。我通常啱,認為我唔啱的,是過往娛樂消息幾乎全由傳媒主導,很單邊,我便成了腌尖腥悶的象徵;想像一下發生在現在,如果唔改,網民會鬧爆膠劇,話搵個文盲來扮大才子鄭板橋。
「我一直做同一件事,以前叫麻煩友,大家有成長,現在則獲聘為創作總監,總算修成正果。」

但王喜在奇妙/有線暫不開劇,甚至並非全職職員。「我人工比我手下、我請來的同事還低,而我不介意,錢不是主要考慮,因為我能給公司的時間並不多。」兼顧舞台劇和電影,他說,每周大約返工三日,要落手落腳搞paper work,第四季將有大動作,會返多些。
匪夷所思王喜做白領,他自嘲:「就是要很有power很有point地製作PowerPoint(簡報表),我還會選底色、揀相和拼貼去sell橋。公司剛換老闆,要先做好基建,不能太天馬行空,睇中王喜,因為我穩陣。」
更匪夷所思了,永遠的憤怒青年竟然甘於認穩陣?「我自己在外邊籌備電影,我會視公司銀包如自己銀包,我在外邊也唔捨得使的錢,冇理由要公司使。我不急於在奇妙開劇,更不可能自任主角,我負責全方位宏觀。」
這才難,宏觀的話,根本,電視業還有前途嗎?「事情由五十年前說起。五十年前,茶餘飯後是夜涼如水在街頭巷尾擔凳仔聊天。到有了TVB,大家的生活起居時間表等同電視節目表,每逢港姐、大結局,全民同一步調,全屋邨一齊喜怒哀樂。
「互聯網突破了節目表,觀眾不再受時間限制,所以有線會搞OTT,但是否代表傳統電視走向夕陽呢?Internet資訊娛樂其實有點似以前的街頭巷尾,只不過更加多更加亂,那些短片你越搜尋越難求真,最後可依賴,是對社會有責任、有公信力、製作認真的,即係傳統電視台,正如當年傳統電視的出現。這是我們生存的依歸,不做夕陽工業,不鬥古怪出位,要做中流砥柱。
「觀眾其實從來沒減少,據統計市民每日上網六小時,遇過那麼多混亂的資訊娛樂,中過伏,受惠於OTT帶來的自由,浪子回頭花其中一小時看看我們的堅嘢,已經很不錯了。」
就算論調成立,但那一小時怎夠大台爭?「所以要外判。以一間電視台養一百個in house,每日出廿四小時節目,要保持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第一個月可以,第二個月、第二年還可不可以呢?我質疑。
「街上咁多production house咁多年輕人,廣納不同創意,嚴格QC放在自己平台,才毋須孤注一擲、靠一百人去扮一千個諗法。這叫換血,又叫無良,所以越大笨象減肥越困難(暗指無綫)。入得奇妙/有線的同事,本身已經歷過變遷,對改革不會陌生,這是我們的優勢。」
都講得頭頭是道,風物長宜放眼量,可以肯定卻是,此乃不歸路—他那輩小生花旦,愛恨TVB耍耍花槍、轉頭又嚷着回娘家一兩部劇多的是,但跑到敵台還擔任幕後高層大概沒先例了。「返唔返到轉頭分兩方面,在我,想嗎?在TVB,可能會諗:『王喜睇不起我們劇本了。』我追求更高層次。」

印象中王喜應該似《碼頭風雲》的馬龍白蘭度捍衞工友權益,怎可能推動外判?人總要世故成熟。保持赤子之心倒是,敢於與陳志雲合體拖手(早前《志雲尋志雲》)。難忘官司撐傘擔風擋雨的畫面,其間筆者專訪過王喜兩次,他都不欲多談,如今卻公然台上結婚。
「因為之前官司未完,法官和律師也看娛樂新聞的,理論上沒影響,卻難保,總之要慎言慎行。」
他倆當然沒真結婚,但使唔使玩到咁大先?
「因為觀眾想睇,反正咁多年人們已經覺得我們是一對,就做埋畀你,等你高興吓。等如你不會見到電視有怪獸便當真。」
同性婚姻並非怪獸,在各地陸續合法化,的確有人會當真的。「我去停車場,當值的嬸嬸也說:『恭喜晒你哋呀!』因為七年官司以來,展示了一個典範的朋友相處之道,有這種知己,原來在圈中除了名利,還有fantasy,在此基礎上進而結婚,可以減少些許抗拒心。如果這次戲言反映社會變開明進步了,也是我們的compliment。」
王喜關注同志權益,續道:「但撇開知名人物的光環,現實並不比從前開明。最近那宗公務員case敗訴了。得把口話包容,可以接受一個人以隻狗作終身伴侶,卻不接受same sex作終身伴侶,即係狗都不如。同性婚姻合法對財政有保障,財政不只權利,也是照顧對方的義務。」
王喜曾揚言賣樓支持陳志雲打官司。「因為對手是擁有無限資源的政府,天曉得會拖多久?現在解決了。我們的錢分開,沒有任何朋友以外的關係。」但並肩作戰今後打風唔甩。「《志雲尋志雲》,除了show名冇我,樣樣我有份。

這天西裝上那襟花彷彿是扮演新郎的延續,難得51歲男人如此打扮也不突兀,但歲月真箇無痕嗎?外表不老,經歷得多,心境總變蒼老吧?眼前雖然自己新官上任,但輕率說一句充滿希望未免太天真了,根本,香港還有希望嗎?
「新銀紙的爭議性是一回事,但怎麼三間發鈔銀行咁有共識的?同一個作文題目,已經提早統一了嗎?種種怪現象,既然不能消滅佢,不如利用佢。
「香港地少人多,荒謬到足以吸引外國人來獵奇,專程到(鰂魚涌)海山樓打卡,是不幸也是幸,作為創作人,香港不愁沒靈感沒東西拍。」
入行前當過警察,《烈火雄心》紀德深入民心,甚至當選網民公投的消防處長,前紀律部隊精英會力抗歲月不饒人忙於keep fit嗎?「我是前成員,不是精英,紀律部隊也未必fit,你看看街上行beat差佬的大肚腩就知。我不留戀以前,但律己律人那種紀律仍然值得遵守,間房冇人用,行過我會熄燈,這些比外表更重要。
「我接受事實,除非標本,總有肥瘦變化,我厭倦自己的美麗,自己半百,父母只會更老。男人要照顧家人,是男權社會附帶而來的義務,你以為由兒子抑或醫院工友清潔抹身,哪樣會令老懷安慰些?」
話題變得沉重了,王喜即時封口不提家事,倒令筆者諗到:王喜不婚沒兒女,將來老病怎辦?「所以要做好積蓄安排,不能靠香港政府。
「冇人可以靚一世、被全世界圍着轉,陳志雲例外。」

後記

訪問在會議室,卻非得親睹他工作間不可。你懂的,戲子這種背景、創作總監這種銜頭,虛虛實實,隨時連位子也不存在,逢場作興別當真。
於是王喜帶我們去──沒房,只有較高屏風,不算大,看得出與手足打成一片。即使半職,桌面亦未免整齊得有點過份,記不清林鄭和鬍鬚曾誰笑誰枱頭沒文件代表懶、枱頭多文件代表效率低,都不重要了。王喜說:「最緊要帶個腦返工。」
之但係襟前朵花……「當然是今日為了幫你拍照才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