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08日

試錯學 梁曉暘:該做的事繼續做

入獄前已轉職廣告行業的梁曉暘,獲上司保留職位至他出獄。謝榮耀攝

訪問當晚,梁曉暘剛下班,臉上盡顯疲態。成為東北案入獄抗爭者之前,他是註冊社工,但對社福界充滿疑惑,故從沒正式入行。保釋之後,梁曉暘到一間廣告公司工作,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在他眼中都是嘗試將重要訊息傳達給別人。忙碌於工作,沒有太多餘暇去細想終院判決,「如果政權想再用監禁嘅方式去令我唔敢行動或發聲,呢樣打壓係無用」。

相關新聞:發展計劃爭議不絕 千人闖立會抗剪布

「香港人可以捱到幾耐」

去年8月判刑之前,梁曉暘已被一間廣告公司聘用擔任copywriter。談到轉換軌道的想法時,他明言跟社福界的生態有關,「比較繁複嘅文件工作多於直接同服務使用者溝通交流,呢樣嘢我比較抗拒」。
老闆知道他入獄,職位一直保留至出獄後。梁至今工作了半年,「係一個不斷試、不斷錯、不斷學,再繼續去做嘅過程,我幾鍾意呢個過程,因為會不斷去發掘同埋試新嘅嘢」。從社工專業轉職到廣告,從中也尋找到一些共通之處,「做社工除咗去聆聽服務使用者有咩需要外,都會有好多教育性質嘅工作去傳播訊息,但過往要令人去明白呢啲訊息唔係咁容易。喺廣告公司會學到有咩技巧令人更容易去接收訊息,我相信喺社福界或者社運界入面,呢啲技巧都好重要」。
日復日的工作,梁忙碌得無暇細想該以怎樣的心情面對審訊,「都係以平常心去面對,未坐監嗰陣都有預計過,但坐完之後就覺得預計嚟係不切實際,因為唔知個官諗咩,有可能要坐返」。想起入獄會與所愛的人隔絕,他也會感到無力及絕望,但近5個月的牢獄生活並沒有為他帶來戲劇性轉變,「坐監係辛苦,但又無想像中咁地獄,可能自己都突破咗啲心理關口,我會覺得,如果政權想再用監禁嘅方式去令我唔敢行動或發聲,呢樣打壓係無用,應該做嘅嘢我都會去做」。然而,面對眼前的時勢,他也不免感慨,「我擔心嘅唔係政權打壓有幾勁,而係香港人可以捱到幾耐」。
■記者李雨夢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