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0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建制派父親引以為榮
很堅強 黃浩銘續抗爭

黃裕財與黃浩銘應記者要求在老村屋中庭靦腆合照,兒子的手搭上自已膊頭那刻,瞬間令財哥冧笑。王子俊攝

【回首東北路】
屬鄉議會建制派的黃裕財與社民連成員兒子黃浩銘就像歡喜冤家。記者訪問財哥,阿銘即暗暗溫馨提示「老竇好很長氣」;財哥也不諱言「同個仔有隔膜」。兩父子同場,要不相對無言,要不爭持不下,但一說到因替村民出頭,無辜被黑社會淋紅油恐嚇,瞬即歸位敵愾同仇。由被建制友好問候「點教仔」,到寫信給獄中黃浩銘明言「以兒子為榮」,建制父親財哥說:「個仔係硬骨頭嚟,比我堅強。」沒有鎂光燈下的深情擁抱,卻滿載「你出事我在旁」的承諾。
記者:呂麗嬋

相關新聞:發展計劃爭議不絕 千人闖立會抗剪布

下月便三十而立的黃浩銘在東北案終審大限前雖亦心情緊張,但身為社民連副主席的他,仍忙於擺街站,參與籌備補選和土地大辯論,還得跟進服刑期間赤柱囚友的投訴。接受訪問當天難得留在家,只因痛風發作舉步維艱。「平時放工好夜,都係留飯入房食」,阿銘雖與父母同住,卻見面不多。不知誰先提起「做星還是做樹」,兩父子又爭辯起來:財哥堅持從政先要爭取做星才再做樹,「唔做星行先死先」,阿銘就說寧願深耕細作先做好一棵樹,為人遮蔭。「佢(爸爸)係商人,我係農民,根本唔同。」阿銘總結。
類似的各執一詞,過去10年在黃家不時發生。在黃爸爸記憶中,衝突最嚴重一次,是2011年「粟米斑腩飯」風波。「佢示威掟飯盒傷到當時特首曾蔭權,我個朋友係區議員,一打嚟就問候我老母:你識唔識教仔㗎?」當晚即時炒大鑊。「佢有同我解釋,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不過已經火遮眼……」兒時家裏窮,未做村長前,黃裕財做過搬運、小販,黃浩銘是老大,對下還有3個弟妹,「佢係好硬淨,可能同以前屋企窮有關,我讀書唔多,咁多年一直跑街,佢係屋企老大,幫手出去執頭執尾」。

「做得人老竇,辛苦供書教學,咁難得讀到大學,梗係想佢有份穩定職業,可以喺社會向上流」。理大社會系畢業,又是中大碩士,阿銘是家族中首個大學生,但也是首個入獄,財哥說很心傷。「(銘)坐監也不怕,人前人後都不會流露悲怨,根本唔感覺到佢退縮,但我係老竇,喺佢背後反而忍唔住流眼淚」。上網追看衝擊立法會的影片,悲從中來:「佢係叫停啲蒙面人唔好用暴力嗰個,但最終成為被告,坐監嘅係佢」。
黃裕財也「因子之名」失去某些「朋友」,也失去部份地區委任議席。對此,黃爸爸欲言又止:「試過有人新官上任,半講笑同我講:唔好叫你個仔嚟搞我。」但切肉不離皮,他還是緊張兒子前程多於自己。「我都半退休,有咩所謂?」財哥苦笑反問。
財哥向記者說了一個故事:他4年前因替寮屋村民出頭,被惡霸淋紅油致電威脅殺全家,兩女兒被迫到親戚家暫住,兩個仔即時歸位,報警後買了8部閉路電視回家安裝,齊心對抗惡勢力。「因為呢件事我先明白,個仔點解會為新界東北受影響嘅村民出頭,我係村長尚且如此,其他人又如何?」

相關新聞:我冇事 朱偉聰氣管手術拖四年

「國家要同年輕人和合」

「阿銘入獄嗰晚,3千幾人喺我facebook讚好同留言,鼓勵我加油,多謝我生咗一個咁嘅仔,為香港出力;仲有13+3大遊行嗰日,嗰個老師(韓連山)揸咪介紹黃浩銘係我個仔,好多人爭住同我握手,叫我堅強啲……」他開始明白,這個「衰仔」在他從來不熟悉的陣營,原來很得人心。他開始思考兒子口中「爭取雙普選係應有嘅嘢」或許不無道理。由猶豫到豁出去,他以父親身份為兒子站台,遇市民批評拉布禍港,他這個建制派竟然代兒子解釋,「市民唔理解,好多大白象工程如沙中綫,問題係陸續浮現」。
同樣性格剛烈的父子倆仍然口硬,只是已「不再吓吓火星撞地球」,財哥甚至不介意與長毛同枱食飯。在他眼中,因政見不同而受壓,是時勢下的宿命。「我始終覺得,國家要同年輕人和合」。但作為父親,他的願望很簡單:「除咗東北案終審,仲有佔中,希望佢判之前同未婚妻結咗婚,我就安樂晒。」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