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0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演藝人物:我不是傳道人 鄭秀文 
(方俊傑)

面對批判,鄭秀文選擇放開懷抱,從生活發掘快樂。郭賢興攝

鄭秀文告訴我,世界太多聲音,活到這個年紀,無暇消耗生命在無謂批判之上,她會選擇單單留低正面的,能夠帶給自己力量的,儲起,放在手提電話,偶爾看一看,當成一種鼓勵。
似不似傳道人?西裝內袋,永遠放着一本小小的聖經,見到陌生人肯停一停步,立即將福音急促地朗讀。不好意思,看着鄭秀文,總是不由自主地聯想起耶穌。「我翻唱《高山低谷》,你們也當成福音歌。其實,我不是傳道人,也沒有興趣。」不是傳道人,不代表不可以傳道。「沒所謂。你們看到甚麼,便是甚麼。你們看我看到耶穌,也不失好事。」不是拍攝唱片封套,鄭秀文沒有穿上西裝褸襯一件頭泳衣。沒有內袋,大概,沒有聖經。

實驗

莫文蔚在1996年26歲之際全裸拍攝唱片封套,很容易理解。鄭秀文在2018年46歲之際首次穿上泳裝,總有特別含義。「連續十年,每日跑八公里,我對運動之後的體形、體格、狀態,很有信心。你說得對,現時做每件事,我都會特別注重出發點或者動機,希望帶到一點正面的訊息出去。相對於顯示體形,件泳衣更加想顯示體形呈現出來的健康身體狀況。」鄭秀文說,很想抗衡年紀增長,甚至逆齡,不惜付出很大很大。「我把自己看成一件實驗品,就看看自己能否對抗惰性,一直堅持。最後,又能夠將年齡逆轉多少。」需要倚賴一件泳衣來展示實驗成績。初出道時,難以想像。在陽光海灘拍攝整整一齣《夏日的麼麼茶》,也沒有試過泳裝示人。
「跟以前最大的分別,不在身體,在心態。不是身體某一個位置瘦了、壯了、大了,才可以對自己產生信心。是去到四十幾歲,開始有些生命歷練,會明白不能對所有事也介懷。世間有很多批判,說出口的人根本不癢不痛,你又何必放上心?」平板身材在昔日常被開玩笑,今日變成時尚。你說鄭秀文在平反女權也未嘗不可。
把運動持之以恒地維持10年,應該早就遠超興趣嗜好,接近宗教了。還有其他俗務可以停止鄭秀文跑步?有。「假如,有個角色要我增肥,我接了這份工作,我可以放棄運動,完成拍攝後才重新來過。」說時,斬釘截鐵,實在有少少奇怪。
奇怪一:鄭秀文沒有考慮推走跟運動相違背的要求。即使年過四十,但去年還跟年輕自己十多年的張孝全合演情侶,還未用扮演男主角的姊姊甚至媽媽,根本不愁片約。何況,一句在《瘦身男女》演過肥妹,不想重複,已經是推戲的好理由。奇怪二:鄭秀文原來還在意事業發展?「說句實話,工作,我有選擇,也推過很多。不過,一旦接下來,一定交出百分之二百。事業上成功不成功,不重要了;我只着重自己的演出。」
近10年,鄭秀文一直維持每年只得一齣電影的產量,有時甚至完全休戰。看似養尊處優,原來是假象,手頭上便有四齣作品即將面世。心火還未減退。

使命

作為一個演員,鄭秀文曾經三番四次獲提名金像獎影后。2002年,票房稱霸,憑《鍾無艷》、《瘦身男女》、《同居蜜友》圍剿獎項,卻不敵《天長地久》張艾嘉;到2014年,在《盲探》的演出,被推許為重大突破,又偏偏碰上《一代宗師》的章子怡。不能說不是遺憾。在電影界別還有強大推動力,可以理解。作為一個歌手,要得到的,全部得過了,還可以有甚麼不滿足?她又居然不惜工本為新歌製作MV。動員70多位演員,全盛時期的《火熱動感La La La》,大概也沒有如此規模。首新歌,還是一首廣東歌。
「我見很多人得閒便踩一踩廣東歌,話廣東歌快死,新一代的聽眾全部只聽外國歌。可否不要一味放棄?可否用其他方法扶持一下?聽聞現在一個MV,幾萬元便要完事,好慘,導演已經不知道還可以怎樣拍。我是帶住使命去做事。刻意做大一點,讓其他人知道有人還在做,廣東歌要死,也不會死得太快。」
鄭秀文說過,現時每做一件事,也注重出發點。全個行業,恐怕剩下鄭秀文一個有熱誠得來又有足夠牙力,可以說服公司投放資源的。「意義是超越鄭秀文拍一個大家喜歡的MV,而是要看看這個MV如何為廣東歌出點綿力。先要喚醒大家願意再度關注,如果觀眾連留心也不肯留心,廣東歌做得再好也沒有用。」簡直有股一力承擔重擔的氣概。「對我這一個階層的歌手,觀眾有更高期望,合理的。我只能每次也盡量提供一點新意。有時成功,有時失敗,不打緊,最緊要還願意嘗試。不可能以為是個四十幾歲的歌手,就只可以做回四十幾歲歌手該做的事。」甚麼叫四十幾歲歌手該做的事?環顧跟鄭秀文同代的香港女歌手,有部份安心歸隱,有部份主力在國內歌唱比賽表演,有部份偶然會走出來在北京在上海開一兩場演唱會。應該沒有一個跟鄭秀文一樣還在飲水思源,為香港樂壇仆心仆命。

砌圖

我有時懷疑,以上一切決定,完全出於鄭秀文的基督徒身份。2005年,因拍攝《長恨歌》患上抑鬱症,最終藉信仰克服病情。仍然有新歌,但不再《終身美麗》,轉為《罪與罰》、《信者得愛》、《上帝早已預備》。出唱片,是為了傳福音。「事實上,我只出過一張福音唱片。自此之後,我唱甚麼歌,也被列入福音歌。沒所謂,你們聽到甚麼,便是甚麼。你接收到耶穌在歌曲入面,便有;沒有感覺,就沒有。換另一個角度看,也是好事。福音總會帶給人希望,帶給人溫暖,有撫慰人心、激動人心的力量。」看得出鄭秀文想少談宗教,避免讓人標籤為不斷講耶穌。只是,水喉一開,水便難免湧出。「以前,個人比較躁動,遇到不如意,會到處找人罵;現在,安靜得多,好像連罵人的能力也低了。不開心的話,會不斷祈禱,看聖經,耶穌自然會壓下我的怒火。」
也難怪旁人覺得鄭秀文似個傳道人。「要對聖經很精通才可以傳道,我不可以亂說自己是個傳道人,我都沒有修讀過神學。」有學費有時間,大概不會有太大難度吧。「我好憎讀書。相對傳道,我更喜歡做人文關懷的工作。我自小想當個社會工作者。即使到現在,我仍然有打算轉去做義工,全身投入的一種。稱得上是我矢志不渝的畢生希望。」
可惜,或可幸,鄭秀文是個藝人,要實現當個全職義工的心願,似乎遙不可及。「也不一定。我常覺得人生其實是一幅又一幅不同的砌圖,可能是演藝事業上的砌圖,也可能是追求健康上的砌圖。砌圖總有砌完的一日,便有需要再砌另一幅。單單說唱歌這一幅,總有完結的時候。十年後?還是一年後?我也不清楚,但我會期望自己完成到。到時,我希望最終主導權還在自己手,讓我可以安心轉去做另一件事情。」
你相信不相信?一個習慣被無數人簇擁的天王巨星,有朝一日會落入凡間,不再高高在上,反而設身處地關懷弱勢社群?老實說,是有點難以想像。不過,如果真有一個人做得到,我認為那個肯定是鄭秀文。去年,電影《合約男女》上畫,我寫了一篇文章,大意是指出鄭秀文能夠配襯張孝全而沒有被刻意強調為姊弟戀,可喜可賀。沒有讚揚電影好看,也沒有誇獎鄭秀文演出精采,不屬於那種讓當事人閱讀過後會沾沾自喜的心靈雞湯。一般來說,過目即忘。鄭秀文居然記到訪問前,還親自向我道謝。因為,把文章儲存了,放在手機。沒必要也不可能是奉承。比較似善事。我明顯是弱勢社群。在關懷弱勢社群這方面,不能說鄭秀文沒有天份。

後記:你快樂嗎?

鄭秀文向我道謝之際,我過份誠實地說了一句:「不用多謝呀,我只不過覺得你齣電影不太好看,但又不想批評,才找個其他角度去寫寫。」在得罪他人方面,我有一手。鄭秀文沒有憤怒,可能有少少驚訝,轉眼便氣定神閒。有神做倚靠的信徒,還會不快樂嗎?「有呀,吃多了,覺得自己胖了,便會不快樂。不快樂時,會狂吃不好吃的糖果,又會更加不快樂。」Well......
即是大部份時間也快樂?鄭秀文說,年輕時,常期盼新一天有新的事情發生,可以令到自己快樂。現在才發現真正的快樂不在等待,在發掘。能夠在每日生活的小情小趣中,發掘出值得快樂的快樂點,人才會快樂。可以是一大班同事在工作,可以是被人隨意讚了一兩句,可以是跟陌生人傾談了一席頗有意思的對話。看似顯淺,執行起來異常困難。一想到要跟一大班同事工作,足夠讓很多人不快樂了。我心腸壞,硬要覺得鄭秀文今日的快樂是裝扮出來。「要提醒自己快樂,太高難度。我做不來。我只能夠做到在鏡頭前後如一。」如一?真真正正做得到的話,不可能不快樂。


髮型:Joey Hui@Hair Culture
化妝:Ricky Lau@ZING the makeup school
服裝提供:Echtego@voeuxhk、JimmyChoo、Walk on water
場地提供:好酒好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