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07日

區諾軒拾荒兩個鐘 賺$20唔夠食餐飯

區諾軒和蘭姐約兩小時的辛勞,換來手推車上滿載紙皮、鐵罐和發泡膠箱,但收入僅41.5元。何頴賢攝

【本報訊】她們都是拾荒者,北角蘭姐、上水黃姐、旺角黃太還有葵芳蘭姐都有類似經歷,曾被歧視、驅趕甚至票控。近年,政府部門對拾荒者鐵腕執法,引起社會反響。民間團體「拾平台」邀請4名立法會議員落區執紙皮,本報跟隨議員區諾軒與蘭姐拾荒兩小時,清理了數十斤紙皮只賣得41.5元,平均每人只分得約20元,恐不夠吃一餐飯,但體驗到拾荒背後的減廢功能無價。他促政府制訂友善政策,為拾荒者提供合法工作空間。
記者:何家朗

剛過去的周日早上,區諾軒於北角街頭冒雨體驗拾荒,63歲拾荒者陳恭蘭(蘭姐)當日親自向區傳授拾荒秘技,雖然天氣欠佳,但未難倒經驗豐富的蘭姐,短時間內已迅速在街市、後巷、垃圾房尋獲大量紙皮,區諾軒則從旁協助,負責拆紙箱和推手推車。

相關新聞:101歲人瑞執紙皮

蘭姐教路 拆箱推車逐樣學

初嘗拾荒的區諾軒起初由拆開不同結構的紙箱、如何堆叠紙皮以至手推車的正確推法,都要蘭姐多番提點,蘭姐更一度嫌區「手腳慢」,親自拿起𠝹刀拆紙箱。區諾軒逐漸熟習後,蘭姐才放心交由區獨自工作,自己專心尋找街上棄置紙皮。兩小時後,手推車滿載紙皮和鐵罐回到回收店,但一個早上的辛勞僅換來41.5元收入,平均每人只分得約20元。
拾荒不簡單。蘭姐指區諾軒作為新手,表現已算不俗,又讚他「唔錫身」,無懼紙皮骯髒,徒手拿起「好勇敢」,但她不諱言:「(如果)照今朝咁樣,唔係好搵到食喎。」蘭姐憶述以往拾荒經驗,起初也像區諾軒一樣,不知何處才可拾得紙皮,每天要多走幾趟才有足夠收入。後幸得清潔工朋友告知紙皮出處,例如某大廈地庫有個不為人知的垃圾房,蘭姐才慢慢在區內建立「地盤」,更包辦幾條街商舖的紙皮回收。
蘭姐又指以往不敢放假,除擔心影響收入,最主要原因是為了保住「地盤」。因若長期不到某些商舖取紙皮,紙皮便會落入其他拾荒者手中。所以以往一旦有要事離港,她必定找相熟拾荒者頂替,到商舖取紙皮,以保留紙皮「擁有權」。
從事拾荒十多年,蘭姐7月23日被食環署以亂拋垃圾為由票控,罰款1,500元,經申訴後署方才撤銷控罪。現獨居北角板間房的蘭姐重提票控事件仍顯得心有不忿,指自己一向做事「企理」,每晚收工都會掃地,並將垃圾丟進垃圾桶,對被票控亂拋垃圾「條氣好唔順」。蘭姐本來打算晚年繼續以拾荒維生,如今已決定退休,稱「有啲激親」及需要休息。雖收入減少,她仍笑言「慳啲囉,仲以前咁大嘥呀?」

回收一環 公眾包容很重要

區諾軒指拾荒體驗很有趣,但拾荒者工作比想像中困難,推手推車需消耗體力,尋找紙皮、拆開紙箱均是學問,拾荒者之間更有劃分「地盤」,若非蘭姐有經驗知道何處能尋獲紙皮,掙到的金錢可能更少。他認為,拾荒者為了些微經濟誘因而撿走紙皮、鐵罐等,其實變相是處理商家胡亂棄置的廢物,有其社會功能,食環署執法時應多加容忍,避免錯誤懲罰協助社區清理廢物的拾荒者。
拾平台成員趙日輝表示,食環署地區人員向來與拾荒者關係不錯,執法較寬鬆,但近來部份執法人員變得嚴厲,才出現即時票控及充公拾荒者物品事件。趙指公眾普遍對拾荒者觀感欠佳,投訴他們骯髒或阻街,但拾荒者是推動廢物回收的重要一環,應透過公眾教育令市民更認識拾荒者,「拾荒者間接幫我哋做咗(廢物回收),但我哋無去欣賞……公眾嘅包容、體諒都好重要」。他建議政府推行拾荒者友善政策,如容許他們在指定地點工作及存放手推車,提供合法工作空間。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