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29日

文化人物: 
寫生之意不在畫——黃進曦 葉曉文

由九張畫組成的《龍脊(從土地灣至大浪灣)》是進曦第一次嘗試畫的巨幅作品。

寫生、繪畫花草鳥蟲,對畫家來說,從來都是醉翁之意。黃進曦和葉曉文以大自然入畫,也許只是幌子,他們愛的,是獨自遊走於山野,讓眼睛感官被森林包圍;他們筆下的山水,讓人驚艷,甚至重新發現郊野之美。從何時開始,城市發展與郊野保育成為了對立面?郊野邊陲發展也許只是很小一片,但牽一髮動全身,破壞了生態平衡,我們根本沒有走回頭路的可能。
撰文:梁嘉麗 攝影:李家皓 許頌明

山系男 俯瞰筆觸遊走山脈

走進香港仔郊野公園的那個下午,天色灰暗,有山雨欲來之勢,我們沿着林蔭小徑,緩緩走到水塘邊,黃進曦回想上一次來這兒,心情也如天色般陰暗,工作上的鬱悶,令他情緒低落,他一邊走,一邊拿着畫簿和畫筆,看見甚麼景色就速寫下來。他是一個畫家,寫生、刻畫山水,似乎理所當然,結果固然重要,但讓他愛上山水的,卻是每次遊歷的過程。
三年前,他出版了《山語》一書,後來的幾年又辦了不同的個人展覽,每一次看他的畫,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峻嶺、山徑、藍天,在他的筆下,都成了有靈魂的個體,他們會動,還會跟觀看者對話。
那幅由九張畫合併成的《龍脊(從土地灣至大浪灣)》,山徑從巴士站開始,由右至左觀看,從山腳走到山腰小亭,再轉上山脊,山上遊人絡繹不絕,人們走着、坐在大石上看風景、滑翔傘在空中飛,由烈日當空,到了黃昏日落景致,把畫作看畢一次,儼如走完一次連綿的山脈,彷彿鈎起了自己某次跟友人暢遊山野的記憶。
偌大的畫作,視線被山徑上三三兩兩的遊人牽引着,由下至上,近至遠,視點的分佈就如傳統山水畫的多點透視,「西洋畫是單點透視,而我的畫較似中國畫,以俯瞰的角度來畫一座山,有很多個消失點,這樣能看到最多細節,以不同的視點帶領眼睛遊走於整個山脈中。」
揹着畫具到山上去寫生的日子,已有七年,他從背包中拿出小畫盒和薄子,畫盒中有12色油彩,畫盤上有着綠、藍、白的顏料,都是他最常用的,也是他作品中常見的顏色,他習慣帶輕便的畫具,因為遠足爬山要花力氣,在山中看見美景,就停下來寫生。
他的畫作,有着一種魔力,令人着魔的地方,並非其真實感,而是那種介乎虛幻與真實之間的模糊之境,大東山本是偌大的山脈,在他筆下,山徑環抱着中央,竟如日本漫畫中的奇幻之山。
每次看他的畫,就是一次遊歷,從他的眼睛,看翠綠而巍峨的山巒,他以藝術家的角度,演繹着香港人熟悉的郊野,這是山野與他的關係,他人無法介入。郊野不只是他的繆思,更是一個慰藉心靈之地,每當遇上煩擾的事,他便會獨自上山,大自然能讓他回復平靜、安穩。
在書中,他說過「山路是人和山之間的一種關係,關係隨着時間演變」,每條山徑,都是由前人走出來的,泥路、石徑,都有着美感,數年之間不斷回到相同的山野,他卻發現了一些變化,「大東山以前沒有那麼多人,太多人對大自然會構成破壞,見過有些人行山很過份,播放震耳欲聾的音樂,甚至丟下果皮。到郊野去根本就是消費生態和大自然,這是意識形態的問題,把城市內的行為帶到郊野去。」
大東山是他其中一個最喜愛的地方,早前團結香港基金建議的「東大嶼山都會計劃」對準大嶼山開刀,擴大填海範圍,進曦感慨,社會不斷「打造」很多計劃,「更令我覺得很多東西不是恒久,下次再去遠足,見到景物可能已不同。面對這些不好的改變,沒有人想看見。」
他的眼睛閃爍着,藝術品高雅地掛在畫廊內,卻不只展現着脫俗的美,而是世俗得無法不讓人心動的情,「希望透過創作,以自己的能力喚起些人對郊野發展的關注,但我們能否成為一股力量?我不太樂觀。沒有計算,沒有期望,藝術可以帶來甚麼效果?」

尋花女 微距描畫山林千色

在葉曉文的facebook中,經常看見她在山野中溯澗,有次在馬鞍山上被困於澗中,本來風和日麗怎料突然風雲變色,嚇得朋友們紛紛留言問她是否平安。為了尋覓一株蘭花,她可以成為無人能敵的女戰士,沒有人阻止得了她,唯獨是大自然,令她心存感激和敬畏,甚至數次放棄行程。行大嶼山的黃龍石澗時,她亦試過從瀑布滑下,幸好有大石接住,否則直墮崖下,粉身碎骨。驚險的經歷,她如數家珍,縱然如此,郊野依然是她的最愛,她的第二個家。
四年前,她出版了第一本關於香港原生植物的圖文書《尋花》,揭開書頁,花團錦簇,出自她手筆的花朵,那麼脫俗出塵,尋花不只是書名,更是一個動詞,一個準確地描述曉文的動詞,她愛早上爬上山去尋花,但她要尋的花,卻不在一般山徑旁,而要深入叢林,有時為了找到某個品種,還要攀上險峻的峭壁。但即使再困難危險,她都無法停止,對她來說,郊野有着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力,「對花草有很強烈的好奇心,它們的形態很有趣,每次行山,都有新鮮的收穫。」
郊野是她創作之源,也是她的根,在芸芸品種中,她最愛以香港命名的動植物,例如香港水玉杯、香港鳳仙、香港巴豆等,每個物種,她都能說出典故,那天我們到大埔滘自然教育徑走了一圈,時已仲夏,而且遊人頗多,山徑旁沒有發現太多獨特的花草,即使如此,她仍能指出石澗旁山邊的「常山」,紫色的小花結成一個小綉球,她指着樹上的小花,但小花一點也不顯眼,用了點時間才能看到。
小花靜謐的存在着,就如香港的山野,以不張揚的狀態,安份地守護着這個城市。「香港的郊野是寶貴的,能帶給我很愉悅的體驗,而且物種很豐富,近年還不斷發現到新的物種,證明香港郊野的潛力無限。作為一個香港人,每次看見以香港命名的動植物,都會覺得好興奮。」談到郊野公園邊陲或市區近郊的發展,曉文感到非常擔憂。
進曦寫生,以宏觀方式繪畫郊野公園,從他的畫作,你看見整個山脈峻嶺和浩瀚的山林,曉文的觀看方式,恰好相反,以微距,觀察花草動物,發掘個別物種與郊野和人類的關係。但物種的存活,從來也不像人類,畫個圈,人在內建立城市,可以不顧甚至主動破壞生態,花草動物的生存,需要一個平衡的生態環境,污染了水源、破壞了土壤、砍伐了樹林,生物鏈的其中一項失去,牽連甚廣,甚至危害整個生態,某種蝴蝶消失了,就不再有復返之日。
「真的不能隨便發展,即使是城市周邊地區,亦會為生態帶來影響,例如螢火蟲,即使細微的市區光害,都會影響到牠們。最近又有說要發展大欖涌那一邊,我見過很珍貴的蝴蝶品種例如雙尾灰蝶,如果發展可能對一些未知的品種都會有影響。」
郊野之於人類,是一個遠離繁囂、讓人心靈滿足之地,甚或是藝術創作靈感的來源,若是這樣,擁有生命的動植物,卻只是一些物件,停留於「功能性」的層面,只有跟郊野共生共存,理解人類只是土地上的其中一員,才配得上談發展規劃,否則,我們只是一班手執利刃的劊子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