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2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世道人生:文盲
(李怡) - 李怡

昨天拙文有留言批評:「一邊說自己也沒上過大學,一邊又嘲笑大陸文革時期的中學生即是現在掌權了依然是文盲。這就奇怪了,李怡先生的文盲那麼值得自豪,別人的文盲怎麼就那麼可怕。莫非反共的文盲比不反共的文盲來得更高貴?」
我從來沒有以沒上過大學而自豪,相反有遺憾和自卑,於是幾十年沒有停止過閱讀和自修。我當然也不高貴。其實我也沒有先驗地反共,只是說事實。
另一留言說:「教育程度與管治有相關性但非因果性,香港的高官與港鐵高層均畢業於名牌大學。關鍵是有幾多人是求真說真的,而不是求利謀權放棄真理。」
這就說到要點了。民國初期許多大師都沒有博士甚至學士學位。中共的革命領袖群也沒有大學學位,但他們至少有自信,不會去弄假博士假碩士來裝點門面。
直至江、胡時代的領導人,至少也是在文革前接受過大學教育,那時的大學教育儘管有黨領導而沒有真正學術自由,但許多教授是民國時期學有所成的,因此教學仍有水準。到了文革,就是知識真空了,十年甚至超過十年都沒有恢復元氣。胡德平所說的「文盲」不是真的不識字的文盲,而是知識不足卻不懂裝懂、一味造假。不知道「輕關易道,通商寬農」這句話不是恥辱,你可以不講你不懂的語句,但錯讀就是恥辱。「文盲」亦表現為語言無味,套話空話一大堆。
文革後,老一輩的教授或死或老或退休,沒有新一代接班,因此毀掉的是幾代人。越是缺乏知識的人,越想把自己打扮成有知識,於是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領導人,都有「大學自動送博士來」。許多在反貪或嚴重失責中落馬的高幹,都是在職期間獲博士學位的。
沒有大學學位不是恥辱,但大學大量製造假博士,各級領導也安然接受這些假學位,就不僅是個人恥辱,而且是國家的恥辱,它帶來席捲全國的造假風氣。大學的學位或許不那麼重要,但大學所代表的對知識和真理的追求,卻是一個社會最值得珍視的精神。
中國各大學製造的博士越來越氾濫。據統計,中國的研究生教育20多年就實現了「超英趕美」的目標。中國每年培養了全世界最多的博士生,卻在世界科技和發明史上沒有一席之地,這不僅僅是因為博士品質低劣,還因為龐大的高級官員帶頭明目張膽地求取或接受假博士之風盛行。
大學教育和它的知識群體,是一個社會得以進步的重要支柱。如果大學也大規模地參與造假,如果國家和各級領導人都是假博士,社會將急劇地退化和變異。中國社會現在的道德淪喪、焦慮浮躁、品味低下、失去互信、假劣氾濫、迷失自我、缺乏自信、迷失方向,就是這樣產生的。這樣的社會可能充斥金錢和物質,卻絕沒有希望和前途。
中國是由假博士的文盲帶領的國家,香港是由求利謀權而表示最敬仰文盲的人帶領的地區,他們即使是真正名牌大學出身,其實也是求假說假的文盲。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