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24日

記錄者:大士王巡遊祭水幽最震撼

Dennis製作了一個完整的盂蘭紀錄。

從2015年至2017年間,Dennis Dung記錄了每年的盂蘭節,當中的盂蘭四部曲就包括了潮劇、搭棚、大士王和儀式,農曆七月,他每天都跑到盂蘭勝會去,跟不同人聊天,漸漸跟各人建立起信任,然後開始做訪問和記錄。他的影片是一種紀錄,卻又不像一般紀錄片,潮劇演員、紮作師傅、經師在黑白的畫面中,緩慢推進,聲音時而是熱鬧沸騰的誦經及潮劇音樂,時而是優雅靜謐的獨音,雖說是紀錄,卻更像是微電影,「香港的盂蘭並沒有一個完整的紀錄,即使政府也沒有,我希望可以用比較整體性的角度去記錄。」
農曆六月中旬,很多盂蘭勝會的地點還只在搭棚階段,他已在自己的facebook專頁貼出了各區的勝會資料,想要知道盂蘭節的資料,問他就一定清楚,甚至比勝會中的工作人員還知得更多。他對盂蘭的知識,就是從不斷的跟人聊天而得來,「大士王有好多,但每個的火化時間都不同,我用了幾年時間慢慢調查出來的!」就如學者般,拍攝和訪問前,他都先要做大量田野搜查和研究,才能記錄到最珍貴的一刻。

相關新聞:台上鑼鼓依舊 台下喧鬧不再

鬼節顯出人情味

誦經、潮劇都是一般人所認知的盂蘭節,但在他的影片中,卻是驚喜處處,例如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祭水幽」儀式,畫面上出現了被燒着的船,一直飄向海中央去,非常震撼。他由紮作到大士王出海巡遊,整個過程都緊貼着,拍下這個在流浮山超渡海上死難者的儀式。然而,他作品的切入點,很多時都不在事,而在人,「紀錄以人為主,我想用人物去帶出一些事,說故事不只是一個角度和方式。」對他來說,小人物小故事更吸引,年前他在盂蘭潮劇團中認識了一位國內女演員,本是想下年繼續拍她在香港演戲的情況,只可惜她沒有再回來,因為每年被請來香港表演的潮劇團都不同。
Dennis興致勃勃地談着他的影片,非常投入每個環節,談到大士王巡遊,眼睛更是一亮,「好像筲箕灣的大士王巡遊,螢光色的大士王在舊街出巡,拍紀錄片當要拍那些看起來過癮的!」搭棚、潮劇、大士王的拍攝都沒有甚麼忌憚,但儀式就有點講究了,因為這些宗教儀式主要是超渡孤魂野鬼或做給神看的,有很多人拍攝時,都會莽撞地站在台前和經師前,「那麼儀式就變了做給你看了,哈哈,所以不能站在他們前面。」
畢竟是鬼節,鬧鬼之談本是節之根本,但遊走於各個盂蘭勝會及儀式之中的他,卻從未遇過任何靈異之事,「人們常說是鬼節,其實並不是鬼,這是一件布施的節日,給無主孤魂食物,念經就令他們安息,我們都用『朋友』來稱呼他們。」一切儀式和節慶,皆是塵世間活人為求心安而做。
拍攝過程中,他還遇到久違了的人情味,勝會中的工作人員見他經常出現,會請他飲水吃飯,有時還會有圍菜,免費請他食,「隨便坐下去就可以食,不過當然,食物原本是讓福品競投的人食的,不過他們亦不會介意其他人一齊食。」
談到最深刻,卻是拍戲棚時的一幕,從國內請過來的潮劇團,有些在戲棚附近會安排宿舍,有些卻只能睡在戲棚底,「女的睡在棚內,男的只能睡棚底,不只是熱,打風落雨水在底下流過,都照樣要睡在棚底!」不少潮劇團都會穿州過省表演,為的只是一口飯,做一台戲,從來也不是為發財。
不只一次,他說記錄盂蘭是希望可以讓後來的人看見,短短數年間的轉變,他看在眼裏,遊走在舊社區之間,眼見因為社區重建,老居民搬離了社區,盂蘭勝會所收的捐款自然減少,「不少負責人年紀都大了,沒有年輕人接手,年輕的觀眾也不多,有些場,可能每晚得十多廿人來看,好像旺角楓樹街那個,人很少。現在不做,如果明天死了,就對唔住自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