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23日

文化人物:你的使命是甚麼?──葉榮枝

葉榮枝多年來都穿這種素色布衣,茶館之內,文人、銀髮、濃茶,本身就是一道風景。謝榮耀攝

葉榮枝是茶館樂茶軒的老闆,剛剛在大館開了分店。在香港,要去茶館靜靜地坐下來認真茗茶,選擇其實不多,還可以開分店的,也就更加絕無僅有。
樂茶軒在大館的新店,裝修幽靜素雅。現年67歲的葉榮枝,一頭銀白髮,下巴帶着微長銀白鬚子,穿了一身簡單的素色布衣,為我們點了普洱,放好茶具,煲水沏茶,閒談幾句,我以為他會介紹一下,眼前這杯剛沖好的普洱有何特點,又或談談沏茶的技巧、出售的茶葉品種。出乎意料,關於茶的,他半句也沒有提,就自顧自地開始說起來,整整半小時,先由飲食業請人很困難、政府政策,慢慢談到做人應順應自然,要專注喜捨慈悲。
他說話時,常常內容總是滲入了很多儒釋道三家的思想道理,說到看不過眼處,又會熱血上湧,帶點激動。在他眼中,現今社會千瘡百孔,民智未開,人人躁動不安,如何做人,至關重要。當外面的珍珠奶茶店開了一間又一間,天天大排長龍,大館的這間分店,由6月開張到現在一直蝕錢,但他還是每個星期請師傅來唱南音,只希望利用茶館這個平台,讓人認識中國文化,教人安身立命。
撰文 :李偉圖
攝影 :謝榮耀

古人的使命

剛剛過去的3月,葉榮枝應樂施會的邀請,去老撾扶貧。當地資源雖然豐富,但農民對茶葉認識不深,樂施會希望用他的知識,促進當地的茶葉貿易。於是足足兩個星期,他住宿在當地簡陋的農民家中,每天沿着崎嶇山路,上山下山,教當地人炒茶做茶。
「呢個係一個三年計劃,長遠希望他們可以成立茶葉貿易和技術交流中心,當然剛剛開始,不會太快有成績。」
他年紀不輕,還老遠走到老撾的偏遠地區,荒山野嶺、舟車勞頓兩個星期,只為教人做茶,在事事講求現實的香港,好聽點是熱血浪漫,難聽點就是儍。
「𠵱家啲人越嚟越短視,唔同以前,會有種使命感。民國時期、清末時期,每個人都有種使命感,覺得國家就快滅亡,人人有責。」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他隨口就吟起清代龔自珍的詩,詩的大意是指清代社會腐朽黑暗,那時候龔自珍看在眼內,無比憤慨,急切盼望改變。
和他做訪問,要有心理準備,他隨口就可以引經據典,這邊廂談儒家中格物致知的意思,轉頭又討論佛家如何療癒人生的傷痛。
他又舉40年代中國的佛海茶廠做例子,佛海茶廠是著名勐海茶廠的前身,當時國民黨成立茶葉公司,從印度買入機器生產茶葉,希望外銷紅茶,挽救經濟,卻遇上抗日戰爭。
「環境好艱巨,戰火逼近,生產線要撤退,當時佛海茶廠嘅廠長,千辛萬苦,點都要裝嵌好啲機器,要親眼見到間工廠着燈,生產了第一批茶葉,然後先將機器拆走,運去附近民居,保存好然後撤退。」
「古人有使命感,有心願要去完成,唔會輕易放棄。」
「使命感」這三個字,訪問期間他提了很多遍。他覺得現在社會民智未開,很多人對自己都沒有要求,更加不要講使命感。
「𠵱家成日都講佛系,其實係消極嘅生活,講衰啲就係苟且,不進取不作為不思量。唔執着唔等於唔努力嘛。」
他酷愛中國文化,一切都由當年入讀中文大學新亞書院開始。
葉榮枝在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藝術系畢業,在金鐘的分店,掛有一張樂茶軒的牌匾,由國學大師饒宗頤題字。當年在中大讀書時,饒宗頤就是他的老師,教授藝術與文學。
「最初我係讀經濟系,嗰時新亞校舍仲喺農圃道,裏面遇到好多影響我一生嘅老師。」

紫砂茶壺結因緣

當年的新亞書院,是新儒家學說的重鎮,其間他選修唐君毅、牟宗三等老師的課,對中國藝術和哲學產生濃厚興趣,於是決定轉讀藝術系,主修中國藝術。
「那年代的新亞書院風氣好好,有個圓亭,大家會談文論藝,canteen就打橋牌,師生打成一片,我見到咁多老師,好大啟發,人生原來唔一定係賺錢買樓。」
這次訪問,記者來回探訪他兩次,每次他都身穿舊時的素色布衣,如果不是他手腕上那隻Apple Watch,閒談間真的會有種錯覺,以為自己回到過去。但原來這件「布衣」也有故事。
「我由92年開始,已經冇着西裝打領帶,多數着呢種布衣,由台灣訂返來,款式其實係舊日平民嘅一般服裝。」
「我細個時,街上個個都係咁着,包括我爸爸。讀大學時,老師們都係咁樣一身長衫喺路上走,我好懷念往日呢種文人風景。𠵱家大館分店,我都有賣呢啲衫,就是想分享畀大家知道。」
他40歲才創立樂茶軒,在還未開始賣茶之前,他在中大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紫砂茶壺,因而認識了熱愛收藏紫砂茶壺的維他奶創辦人羅桂祥。
有一次,他和羅桂祥一起到紫砂茶壺起源地宜興考察,在回程的火車上,羅桂祥問他是否願意幫手一起經營紫砂茶壺買賣,他一口答應,羅桂祥於是聯同幾位朋友成立公司,在香港專營宜興紫砂茶壺,主力外銷去台灣。
他在公司一做10年。80年代後期,大陸改革開放,大量商人到內地買入紫砂茶壺,生意開始難做,其間公司一位夥計在安溪的家鄉世代做鐵觀音,葉榮枝常常隨他一起回鄉,眼界大開。

為眾生開啟一道門

「嗰次好震撼,平時喺香港見到嘅茶係一箱箱嘅商品,但去到茶嘅源頭,你就感覺到茶係有生命,係要好好環境土壤、好天氣、加埋好誠懇嘅人先至做到一片好靚嘅茶葉,每一年嘅辛苦就係靠春季收成,真正感覺到嗰種天、地、人嘅關係。」
他覺得茶背後有生命有文化,如果能開一間茶館,就可以直接和客人接觸,宣揚自己的理念。於是91年他向羅桂祥請辭,那時他兩個仔一個8歲一個6歲,一家人住在美孚的自置物業,還在供樓,財政上不算鬆裕。
「其實幾冒險,自己都冇咩信心,我有諗過不如去教書,或者打份政府工,茶具博物館都有搵我返去做,但我覺得打工只係搵食,唔係咩理想,所以決定闖一闖。」
他在上環樓梯街用八千蚊租了一個500方呎地舖,開始經營第一間茶館,名為樂茶軒。
葉榮枝在香港土生土長,父親在藥材舖做掌櫃,兒時家在深水埗蘇屋邨。可能因為出身草根的關係,他對普羅眾生總是同情。茶館的茶也賣得不貴,最平的普洱50元就有交易。
「茶係眾生享用嘅嘢,唔應該因為買茶有太大負擔。茶要講究,但唔一定要貴。我啲茶就算平都有一定要求,最平的普洱,都一定係勐海茶廠出品;獅峰龍井,一定係正宗嘅;碧螺春,一定係蘇州洞庭,一定係頭春,今次呢批係3月31號。」
樂茶軒開業以來,一直會舉辦各種表演或講座,27年來從不間斷。開業初期,葉榮枝每個星期都找來城中最好的南音師傅,如唐健垣、甘明超、吳詠梅、歐均祥等等,輪流在茶館獻技,又舉辦免費講座,題目很廣,由太極、書法、花道到文學,樣樣都會涉獵。
「有啲人本身有學習嘅機緣,佢識得點樣去學習,嗰啲人唔係我哋嘅對象,但係好多眾生,佢一直冇機緣,咁個講座係免費嘅,仲有嘢食,如果有日經過,吸引佢走咗入嚟,咁樣幫佢開啟一道門,引起佢興趣,就已經好好。」
除了大館和金鐘的分店,他也和美孚的饒宗頤文化館合作,在館內開設以教育為主的樂茶雅舍,下一步,還要成立茶文化館,開設課程,希望5年內設立自己的校舍。
他相信只有提高民智,才能有一個美好社會。所以他的使命很清楚,就是要將茶館作為平台,推廣中國文化的知識智慧,教人在這紛亂的社會中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

知音難求

他現時一個人住在坪洲雍澄灣,和太太分居,感情事不願多提,每天差不多都長駐茶館打點,事事親力親為。他的兩個兒子,一個是建築師,天天忙得不可開交,一個已移居加拿大。今年年初,他在坪洲突然在街暈倒,要由直升機送院,幸好檢查後沒有大礙。
大館分店開張以來,一直蝕錢,只靠金鐘分店的收入幫補,又令他工作量大增,其實何苦?
「如果一間細嘅茶葉舖,連個老闆仔都唔想做,點會有人想加入?你要人哋接班,你嘅行業必須有咁上下規模,人哋會覺得你有前途,你要有啲文化嘅mission,要有品味,要人覺得呢個係一個dream job,先會有人加入,所以有機會,一定做大啲,做得靚啲,要令多啲人對呢個行業有興趣。」
他形容自己的性格執着,想做的事總會鍥而不捨,甚至不自量力地去做,忙根本不是問題。最令他失落的,反而是知音難求。「我有朋友講,大館呢間舖幾好呀,裝修又靚,飲茶又好,但你知唔知我最唔開心係咩?係入嚟買我呢件布衣衫嘅人,比買茶葉嘅人仲多。就算係認真飲茶嘅人,其實都係小眾,你睇吓出面啲水果茶珍珠奶茶,排晒長龍。」
「我講咁多中國嘅文化哲學,其實好難搵到人有共鳴。要搵個同路人根本好少。」他面上閃過一絲難過的表情,這在整個訪問中很少見,「所以有時真係要唔計較,不問收穫,先可以堅持落去,如果你一計較,你一定堅持唔到。但水滴石穿,我相信終有一日有效果。」
然後他又繼續神態自若地談他的茶學院,所有董事下星期將會開第一次會議,下年會有一個正式的開幕展覽……
有使命的人,真好。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