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19日

瑞獸港鈔設計始祖 
「人民幣都比這堆新鈔莊嚴」

29,138
有「香港設計之父」之稱的石漢瑞,曾為渣打銀行設計鈔票逾40年。陳善南攝

【醜幣驅逐良幣】
一紙輕飄飄,印上銀碼後,卻成為人人着迷的鈔票。鈔票的設計美學,彷彿較少人在乎。直至上月底金管局和三間發鈔銀行公佈新鈔票樣式,人人倏然關注起鈔票上的一切圖案和背後的象徵意義。讓我們暫且抹去銀碼,把鈔票看成藝術品和歷史書,看看鈔票設計師和收藏家眼中的鈔票模樣。
記者:陳芷昕

上月底,金管局和三間發鈔銀行公佈新鈔票設計,引來全港市民議論紛紛。要評論一張紙幣好與壞,眼前84歲的老外或許最有資格。他是「香港設計之父」石漢瑞(Henry Steiner),我們現在銀包中的渣打和匯豐鈔票,都可能是他的手筆。看着新鈔票的設計圖,石漢瑞似是憋了很久,開火完全不留情面:「就連人民幣都比這堆鈔票看起來更莊嚴。」
出生於維也納、成長於紐約的石漢瑞於1951年來港,自此為香港多間企業設計標誌,包括匯豐銀行、賽馬會、香港置地、連卡佛等。至1973年,石漢瑞為匯豐銀行設計鈔票,首次把匯豐總行門前一對石獅子放進鈔票上。1975年至2016年間,他持續為渣打銀行設計過六套鈔票,並開創了採用中國瑞獸圖案的傳統。2009年,他更特別設計了150元鈔票,以慶祝渣打銀行建行150周年。

「如果香港想以此向世界展現自己,我都差不多要無語了。」

對熱愛中國文化的石漢瑞來說,為香港設計鈔票是一件極具挑戰性又好玩的任務。他請助理拿來一大叠厚厚的文件夾,裏面整齊記錄了他設計2010年渣打鈔票時的草圖和筆記。這套鈔票以中國偉大發明及現今安全科技為主題,其中刻印在500元鈔票背面上的傳統面相圖讓石漢瑞最為深刻。
他翻到文件夾中的一頁,上面是這張面相圖的手繪圖,「從來沒有人可以把這麼小的中文字雕刻在鈔票上……」他又翻到這張500元鈔票的一系列配色比較圖,「你看,這個藍色放在左邊,跟放在右邊,效果不一樣……」
2010年這一套五張的小小鈔票,背後竟花了四年工夫。石漢瑞形容設計工作像耕種一樣:「首先你撒種,然後你讓種子發芽成長,最後收割。設計一樣,你盡可能收集任何資訊,不論這些資訊是對或錯,總之相關的就讓它填滿你的腦袋。然後你靜坐等待收成吧──這個階段極為重要。因為你無意識地思考,把一切連結起來,設計的意念就會萌生。」
石漢瑞視設計鈔票為一件神聖的工作,因為鈔票象徵着一個地方和人民的形象,也是向外國人展現當地特色的標誌。但他從不因此覺得備受壓力,反而樂在其中:「你設計的東西,將會被很多人看見和使用。當你做得正確,這件事能給我莫大的滿足感。很多人問我,看到別人在用我設計的鈔票,感覺如何?其實我沒多想,但我為此而自豪。」
或許因為愛之深、責之切,看到眼前三家銀行的新鈔票設計圖,石漢瑞一直按捺不住地苦笑:「如果香港想以此向世界展現自己,我覺得這是很可悲的,我都差不多要無語了。」
石漢瑞認為,鈔票有三大重點:象徵性(symbolic)、藝術性(aesthetic)和實用性(functional)。象徵性指鈔票代表着該國家或城市;藝術性指鈔票看起來要美觀;實用性指鈔票的防偽性高。很不幸,在他眼中,今次的新設計全部不合格。
石漢瑞不認為是次鈔票的五個主題能反映香港價值,他嘲諷地反問記者:「蝴蝶可以象徵香港價值?即使可以,但在一些國家,蝴蝶象徵愛玩女人的男人。粵劇也不是今日香港的標誌,它不是香港的能量。當我想到香港,我會想到普羅大眾做各種各樣的事,如在公園耍太極,但不是在台上表演的人。」他又特別提到香港政府於2007年發行的塑膠十元鈔票:「這張『紫色怪獸』(purple monster)最大的問題是,它是由從來沒有來過香港的設計師設計的,所以它看起來與香港完全沒有關係,就像一張普通的超級市場優惠券。」但他認為這張優惠券都要比新鈔票好:「『紫色怪獸』只是毫無意義,但新設計是錯誤地反映香港。」

「鈔票要莊嚴,像人民幣印上毛澤東人像,就有莊嚴感。」

石漢瑞又狠評新鈔票的美學,他尤其看不透中銀的一千元鈔票:「一個做了開腦手術的頭顱,然後裏面全都是錢?我覺得……這實在太有趣了。但有趣的鈔票未必是一件好事──它可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同時也要有莊嚴感(sense of dignity)。像人民幣印上毛澤東的人像,就有莊嚴感。」
但讓石漢瑞覺得最大問題的,是新設計反而會助長偽鈔流通。他認為今次三間銀行首次採用同一主題,反而會製造混亂,讓人難以記住和辨別圖案。「政府和銀行不斷強調今次的鈔票防偽技術有多精進,但在一般情況,便利店職員和的士司機都不會仔細檢查鈔票吧……人們只會被不同蝴蝶和石頭混淆,偽鈔集團將因此獲利」。他亦不滿新設計同時採用垂直和橫向設計,認為這只會徒添混亂。狠評過後,居港超過60年的石漢瑞慧黠又老練,看穿新鈔票的設計其實是香港政府官僚的結果。「就展示一隻蝴蝶、一個石頭、一個茶杯吧,它們沒有任何褒貶意義,沒在申訴甚麼。政府無意識地從鈔票反映了自己的作風──就是打安全牌,play safe。即使不留下深刻印象,也不會得罪任何人」。
記者回應:「但很多香港人都在笑這些新設計呀。」石漢瑞反笑說:「很好,香港人難得在仍有幽默感呀。當別的政府以普選來聽取民意,我們的政府卻只聽地產商的意見時──我們今日真的更需要笑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