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19日

Freestyle人物:大學生組Hip Hop團 
站在道德低地 
爆粗狂X獨裁

米奇老味神奇屋於觀塘工廈設有錄音工作室,他們一直在認真與不認真之間,高舉反叛旗幟。

正當香港人忌諱於談論一黨專政,由「六大富豪」馬太福音、蜜蜂翁、奶油包、漢和、劈友方、健康華組成的「富林黨」卻橫空出世,極盡「劈友、媾女、販毒」之能事。短短三年,他們已在香港吸納不少黨員,去年更召開《全國代表新碟發佈大會》,宣揚《黑社會主義好》,並發出公告表示,未能參加大會的同志將受到坦克車的制裁──
認真你就輸了。六大富豪其實是香港Hip Hop組合「米奇老味神奇屋」六個九七年出生的香港大學生。他們的歌曲題材踩界,歌詞句句十八禁。有人指他們是香港樂壇的最後希望,亦有人批評他們「教壞細路」。他們則一於懶理旁人指指點點,繼續以戲謔卻最真摯的歌詞,rap出這個荒誕世界。
撰文:陳芷昕 攝影:何柏佳

訪問當晚,記者來到米奇老味神奇屋位於觀塘工廈的藏身之處。錄音工作室雖半掩了門,仍隱約傳出強勁的Hip Hop音樂節拍。六大富豪尚未人齊,奶油包、蜜蜂翁和馬太福音3人於是開始整理置於客廳的十多個紙箱,準備點算剛到貨的演唱會T恤商品。奶油包一邊手持電話攝錄同伴利落𠝹開紙箱的畫面,一邊為被撕裂的紙箱「配音」,痛快忘情地呻吟,然後三人一同放聲大笑。

「啲人肯畀三嚿幾水睇我哋開騷,先係人生輸家。」

歌如其人,米奇老味神奇屋的作品一向予人無厘頭兼百無禁忌之感。2015年,在第二張Mixtape《龍城大藥房》中,六人自封「六大富豪」,厲聲歌頌狂妄放縱的生活態度:「一生一世,嫖賭飲吹/X完你阿媽,就X埋你個女」、「日日劈完友就開支香檳」、「讀完爛鬼碩士,返過9至6/一年賺嘅錢唔夠我一日販毒」,像90年代美國西岸一眾以黑幫形象示人的gangsta rapper般好勇鬥狠。但偏偏封面主角蜜蜂翁佩戴金牙、金錶、金鏈之餘,手拿一隻金豬,反博得諸君一笑。
六人到2017年,決定「打大佬」挑戰香港底線──政治。他們推出第五張Mixtape《黑社會主義好》,再次由蜜蜂翁擔任封面主角。今次他穿上黑衣,戴上皇冠,露出慈祥的笑容向人民揮手,背後升起了紅太陽。再看Mixtape內的十二首歌曲名稱:《國歌》、《黑社會主義好》、《豪宅東》、《大藥進》、《坦克車》、《改革開片》等,戲謔的對象顯而易見。
六大富豪不再只是「黑幫」,而是全球最大、一黨專政的「富林黨」,實行極權統治,歌詞中亦盡見敏感題材:「解放軍嘅工作 就係將佢哋解放/天安門母親 佢哋兒子已經無肉身」、「差佬唔X理 胡椒噴霧周圍啡/黃之鋒一擘大口就俾催淚彈顏射」(《坦克車》);「富林黨最X憎一人一票/寶馬坦克車 碌到你們瀨晒尿」、「貪污一定唔會停 我係習近平」、「佢哋話 中國共產主義太殘忍/我哋話 屠殺民主正過食白粉」(《豪宅東》)。
推出這隻「國民教育大碟」後,他們更在九展召開《全國代表新碟發佈大會》,並以簡體字發出公告表示:「此活艻为强制性,未能煼加的同志們也都蕋受到坦克𦹂的制裁,敬请自重。」蜜蜂翁更在大會上化身成翁主席,穿起制服,以小號吹奏徘徊於走音邊緣的《義勇軍進行曲》,引來全場歌迷叫好。
今日,廿三條和國歌法蠢蠢欲動,六大富豪未驚過,聳一聳肩說:「我哋想叫人唔好做『蜥蜴基佬』嘅奴隸,就係咁簡單。」記者聽得發呆,蜥蜴基佬是誰?眾人再次哄笑成一團之後,奶油包一本正經地解畫:「呢個世界所有大公司同政府都俾蜥蜴人控制,最高層、最有權力嘅人都係蜥蜴人,希拉莉、奧巴馬、Mark Zuckerberg、李嘉誠都係。呢個世界太多蜥蜴人,搞到好躁,所以寫啲歌嚟抵抗吓佢哋。」
六人絕非亂噏當秘笈,在本月新推出的Mixtape《富林太空站》中,又化身為「旺角最惡」的黑幫,告訴世人「地球是平」的證據:「你哋咁X蠢 根本唔識敵人/因為所有地產佬都係蜥蜴人/佢哋用呢個大話 嚟搵藉口抬高地價/話香港冇晒平地畀啲平民霸/之後加你租 加到你哋冇晒錢」(《地平》)。
三年之間,米奇老味神奇屋的歌詞一再踩界,甚至「過晒界」,大膽又富有玩味的風格讓一眾網民大呼「過癮」,封他們為「香港樂壇的最後希望」;但同時亦被不少人批評低能、弱智和道德淪喪。
對於指指點點,他們一概懶理,反而大力嘲諷這些「衞道之士」。「我最憎嗰啲留言──『香港𠵱家竟然係聽啲咁嘅嘢』、『香港樂壇竟然變成咁』。我嘅回應係:收皮啦。」健康華一邊說,其他人紛紛起哄表示支持。他們甚至從「當局者」超脫成「旁觀者」,並樂在其中。「我哋同大部分香港人嘅分別係,我哋一開頭就擺自己喺道德低地,你哋鬧我哋啲嘢我哋係知晒。睇住你哋喺度審我哋,然後我哋笑番你哋審我哋。其實你同我哋都差唔多柒,但我哋肯認。」
六人認為米奇老味神奇屋的音樂,其實是很多香港人埋藏心中的想法,只是大部分人都被社會壓抑已久,以致「唔夠薑」說出來。「蜥蜴基佬發明啲wifi電波飛嚟飛去,洗晒大家腦,令佢哋唔覺得自己有諗過呢啲嘢。人長期被虐待,慢慢就會慣,所以我哋要搵新嘢刺激佢哋。」
嘲諷反對者之餘,健康華又揶揄支持他們的歌迷:「啲人鍾意我哋,因為我哋冇包袱。其實我哋可以喺香港紅到呢個點,已經值得討論。啲人肯畀三嚿幾水嚟睇我哋開騷,你哋先係人生輸家。」其實六人從一而終,只是純粹「做自己」而已。

「讀U最好嘅感覺就係喺社會上高咗個階級。」

或許因為「太做自己」,識於「微時」的六人自小學起已被標籤為反叛分子。他們就讀港島名校聖保羅,自稱因智商太低和「完全不合作」態度,被所有老師和同學唾棄,彼此反因志同道合而建立了深厚友誼。從小喜歡聽rap的他們會在操場battle,上課時又會在抽屜內偷偷寫rap,「寫呢個社會唔明白我,我大個要做明星……」就連六人的父母也不明白他們為何如此反叛、到底在不滿甚麼。「父母一定反對仔女搞音樂,淨係想仔女讀書,做律師、做醫生,唔係嘅就係敗家仔。」理着平頭、看起來「最乖巧無害」的馬太福音說。
現在,六人都是大學生。在世人眼中,他們儼如開啟了成功之門,走上富庶的康莊大道,而非讀不成書走去搞音樂的爛仔,但他們卻對這個身份嗤之以鼻。讀政治的奶油包說:「當我哋六個都冇讀大學,我唔覺得我哋嘅音樂會有分別,但人哋會覺得有。我之前中學未畢業,啲人就當我戇X;我入咗大學之後,個個就當我叻仔。香港人就係咁蠢。」記者調侃問:「咁你哋又入U?」蜜蜂翁輕蔑說句:「讀U最好嘅感覺就係喺社會上高咗個階級。」
嬉笑怒罵背後,或許六人在作品中最想諷刺的,就是香港人。「香港人呢個身份一直好模糊,但一直冇變嘅就係獅子山精神,但呢個未必係一個褒義詞。獅子山精神就係淨係諗錢,睇嘢得一個角度,就係點先賺到最多錢。」蜜蜂翁續道:「我哋呢啲咁鍾意錢嘅人,為咗錢咩都肯做,咪俾蜥蜴人有機會去操控我哋囉。」健康華揚言他們的作品是要評論和拯救人類:「寫番我哋點睇蜥蜴人點操控我哋,要令人反抗佢哋睇到嘅嘢。」
歷史告訴我們,反叛的人在社會多難有好下場。記者好奇:到底這六個少年有何夢想?他們會走上一條不一樣的路嗎?奶油包率先搶答:「搞音樂。」其餘幾人開始爭相高叫「我想賺好多錢」、「我想去打機囉」,「我想得到父母嘅認同」,「我想得到愛,我想有女仔揸住我隻手,喺女仔某個範圍內呼吸」。Studio倏然迴盪着少年人放肆輕狂的笑聲。

「直到世界完美之前,我哋都要反叛落去。」

其實早在三年前,六個少年已在《一生一世》中寫下「我的志願」:「同你講個秘密啊,我哋點解咁有錢,都係因為我哋六大富豪個個都搵到人生真正做人嘅意義係啲咩嘢……理得你係藍絲、黃絲、定係千頌伊/人嘅命運仲簡單過ABC/逃避唔到滅亡嘅一劫/嫖賭飲醉、風花雪月全部都會了結/米奇老味絕對唔會妥協/我哋嘅任務係要屹立新嘅偉業/錯嘅唔係我 錯嘅係世界/變嘅唔係我 變嘅係社會/同米奇老味揭竿起義 拎起士巴拿/同呢個唔合理嘅制度講sayonara。」
他們一直在認真與不認真之間,飾演着米奇老味神奇屋的六大富豪,高舉反叛旗幟,因為深信反叛就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唔反叛嘅世界就唔係完美嘅世界。反叛唔係代表所有嘢都要180度反轉,咩都唔做唔要,你要為自己去諗。直到世界完美之前,我哋都要反叛落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