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1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加入「西城大媽」踏上維穩之路
美國大叔北京做保長

自嘲「窮老外」的高天瑞加入被海外輿論形容為神秘情報組織的「西城大媽」,會到胡同口崗亭值班放哨,為遊客指路、巡邏。《蘋果》記者攝

【兩岸人物】
赫赫有名的北京神秘基層情報組織「西城大媽」,混進了一個藍眼睛、棕頭髮的美國人!他不但居住在靠近中南海的西城區胡同,而且每天穿上標誌性的紅色背心、袖章和小紅帽,在胡同口崗亭值班放哨,和數以萬計西城大媽一起,擔負起維護首都安全的責任;用他那深藍色的眼睛審視路人過客,用夾着美國口音的普通話為遊客指路;成為北京數十萬治安志願者中的異類。
記者:廖智廣
現年63歲的高天瑞(Terry crossman)是地道美國人,住在北京西城區什剎海的胡同裏,那裏距離中共政治中樞中南海只隔兩條馬路;這位美國大叔熱愛喝咖啡、喜歡樂與怒,也喜歡翻牆上facebook,卻將獨裁且資訊封閉的中國當成自己的第二家鄉,在北京一住就23年,由一頭棕黑到髮鬢斑白,去年更加入被外界形容為北京神秘民間情報組織的「西城大媽」,成為維護首都治安的志願者。

相關新聞:西城逾7萬「民間情報員」年賺200萬賞金

「我在北京住了20多年,北京是我的家了。」

問他為了甚麼原因如此長久留在異邦,他回答乾脆而直接:「因為北京是我的家。」雖然在北京住了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但高天瑞說話的北京腔卻帶着濃重的外國口音。《蘋果》記者跟隨高天瑞體驗西城大媽的工作,他穿上印有「平安志願者」字樣的紅背心、紅袖章,再戴上小紅帽,來到位於胡同口的後海荷花市場一個崗亭當值。
其時北京天氣酷熱,身形高大的高天瑞不一會已是汗流浹背。「太熱了!」他不停地搖着小紅帽當扇子取涼,用流利的普通話為路人指點迷津。有小女孩湊到崗亭好奇問他:「你怎麼是藍色的眼睛?」高笑着回答:「我是老外,我是美國人。」天真的女童應了句:「藍色的眼睛好可怕!」惹得他哈哈大笑;大概在中國小孩眼中,人的眼珠都是黑色的才對。
採訪當日,一場大雨打亂了既定行程,高天瑞撐起一把黑色大傘,微拐左腳走到約定地點。看到記者遞上的可口可樂,不知是否喚起了他對自己出生地美國的故鄉之情。他說,比起可樂更愛喝雪碧,但歲月不饒人,年紀越大病痛越多,汽水已少碰,但他飲咖啡的習慣改不了。
高天瑞不忌諱地對記者細數自己的病痛史,透露他曾中風、騎電動車摔斷左腳、曾做動脈瘤手術,他對病歷說得淡然,表示明白到年紀越大,越要接受周身病痛。記者真不好意思問沒有北京戶籍的他,是如何在「看病難、求醫貴」的北京,治療一身病痛。
「我在北京住了20多年,北京是我的家了。」不帶矯揉造作,高天瑞開場白說出了他與北京的關係,人生超過三分之一的時間留在北京,由讀書時學習中國文化,至赴京拼搏事業,到現在退休了,每日細看京城一花一草。他相信,自己與中國相逢是一種緣份。

「我老去崗亭,跟那些大媽聊天,她們邀請我加入她們。」

高天瑞從小對中國文化感興趣,12歲初次接觸英譯本《道德經》:「我在大學的時候有學文言文,但學得不夠好,就看《論語》、《孟子》。」上世紀60、70年代,美國年輕一代反對越戰,人人是嬉皮,他討厭父母刻板的生活模式,於是趁讀大學前的空檔年(Gap Year),乘搭貨輪前往台灣學中文,船長還幫他取中文名為「高天瑞」,即是天降幸運的意思。
他曾遊歷亞洲多個國家,對亞洲的風土人情深深着迷,大學畢業後,如願找到一份跨國保險公司派駐亞洲的工作。他先後到新加坡和香港工作。在香港,他組建自己的家庭,有了一雙兒女。1995年,他終於到北京工作,此後輾轉在多家跨國獵頭公司工作,也一直在北京定居,就這樣住了23年。

說到加入西城大媽的團隊,連高天瑞自己也感不可思議,他稱三年前因為中風後遺症,他要每天走路做復康治療,「這樣我開始認識了我的鄰居,我老去崗亭,跟那些大媽聊天,她們邀請我加入她們,做一個志願者」。按當局規定,北京的治安志願者由各轄區派出所負責,加入者要填表入冊,每天有些許茶水津貼。不知高天瑞是否入冊、有無領津貼。
西城大媽被海外輿論形容為神秘情報組織,專門監視區內異常人事,高天瑞表示,他以為做志願工不外乎到崗亭值班,為遊客指路、倒水、巡邏,怎想到要經常接受傳媒訪問,由退休閒人變成大忙人,令他頗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Oh my god!那之後就變成網紅了,後來新華社、騰訊、《人民日報》都找我訪問。」
去年8月,高天瑞在官方拍攝的西城大媽宣傳片中出鏡,意外爆紅,對於外界說他當西城大媽只是拍中國馬屁,高以笑聲當回答。他邀請記者到家中作客,租住的西城區什剎海胡同民居內,客廳擺滿書籍。他自嘲是個喜愛閱讀的窮老外,年過六旬,知足比物質更重要:「看到牽牛花長到屋頂,南瓜開始開花,是小小的樂,外出走一走也是一種樂,看一本新的書也是一種樂。」

「我(在美國)沒有屋子,沒有駕照,也沒有銀行賬號。」

高天瑞原來工作的公司去年撤銷北京辦事處,加上他已屆退休年齡,失去工作簽證,意味無法留在中國生活,但他不想返回美國:「我在美國住哪兒?我(在美國)沒有屋子,沒有駕照,也沒有美國的銀行賬號,我跟美國沒有甚麼關係,除了有親戚。」他用家中電腦向記者展示自己一對兒女的照片,臉上洋溢慈父之情。
為了繼續留在北京,高報讀中文培訓學校,以學生身份繼續簽證留在北京。未來能否繼續留在住了23年的北京,對這位美國大叔來說,現時仍然是未知數。他向記者表示,如果不得已要離開北京,會考慮移居泰國或台灣,「新加坡太熱,香港住不起。」他說。他與新加坡籍太太已分居,一對兒女也回美國去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