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15日

演藝人物:解憂音樂店 關心妍 - 余家強

樂壇式微,關心妍仍教學生走這條路,因為唱歌是治療、是快樂事。謝榮耀攝

銅鑼灣斗室裏,Jade像教會司琴,幾個小女孩像詩班。雖說入室弟子,但Miss關志在教唱歌而非自吹自擂,不會指定用老師的首本名曲做教材。甚麼叫洗盡鉛華,關心妍是身體力行了,坦言只因訪問才專誠化妝set頭,平時哪有閒情?這裏的事務要一腳踢。徇筆者要求,學生合唱了這首:
不必感覺在競賽,
不管中途是在哪裏落台,
碰上更適當地方,
另起一個舞台。
──關心妍《另一個舞台》
唱得真心好,Jade讚:「她們簽了唱片公司啊!」續自嘲道:「叻過我,我無主孤魂。」30歲,說退休太早,作為流行歌手卻近乎冬眠;眼前200呎的音樂學校,是她另一個舞台。

十年前後

關心妍最近過生日,facebook老老實實標註39歲,學生可能沒看過,管叫Jade姐姐而非Auntie Jade,她這天倒當着她們面前和我大談今昔對照。「毋須介意,做了媽媽(女兒楊榮心剛兩歲),成日一袋二袋咁出街,身勢都唔在乎,做回真實的自己、踏實的自己。」
世事如此既弔詭又合理,換轉10年前生日,雖然廿字頭,但不由她這般坦蕩蕩了。有數得計:未嫁、仍走玉女路線、事業面臨樽頸位,於是29歲比39歲更怕老。「我在破碎家庭長大,爸爸走了,我小時候同媽媽講:『我不會咁快嫁,應該四、五十歲最好六十歲。』我就是這樣,不想做的事不敢完全離經叛道,便盡量拖延。」1999年獲新秀獎,09年結婚,再趕及女人四十前創業,人生目標次次及時完成。
預測到下一個十年會怎樣?Jade環顧着這商業大廈單位說:「就是繼續搞好它。」雄心不知變大抑或變細了,她真正活躍樂壇也沒十年,已經夠攞遍金曲榮譽,值得為教唱歌付出更多時間嗎?

唱遊堂

「尋找失喪的靈魂,需要大過我自己做歌手。」
在她看來,音樂是治療。「我並非退休已久的前輩,當初也有心結的,怎教人好呢?我不如去表演好過,如果全部都是fans走來學怎辦?後來想到,愛因
斯坦晚年做甚麼?就簡簡單單教小朋友數學,叮醒我最原始回歸基本,無論世界再亂,I believe that children are our future。上堂自然會傾偈,我一向是很好的傾訴對象。孩子未必個個有壓力要紓緩,而是那種做得到的喜悅、去得到哪音階的滿足感,已經無法取代。」
Jade為小朋友服務到一個地步,遠在出道之初、忙甩轆之年,已曾幫忙到與我關係密切的小學帶領唱遊堂,我最知情,甚至懷疑她那時已經志在誨人不倦多過做歌星,歌星只是她賴以成名的途徑,成名後在各院校宣揚青少年禁毒,是同時兼獲十大傑青和傑出義工獎的香港娛樂圈第一人。如今創辦慈善音樂學校更聘請了治療師,輔導情緒病個案 。
關心妍咬唇道:「近年越來越常聽到:『佢走咗呀!』『哦,走咗嗱,咁要注意嘞。』大家好傷心,但可以做甚麼呢?總有辦法避免,老土都要講完又講,就是從小培養正能量。」

陪追夢

慈善分不同層次,義教是一種,收益撥捐慈善用途也是一種,還有,教小朋友抑或大朋友好?Jade說,樣樣都做。
「女兒心心8月開學了,之前甚麼都是我陪她一起返,兒歌、小手工我都像重新學齊,日子過得快,輪到學埋放手了,至少,返幼稚園是第一步,以後她會越來越自立,我要習慣,由捉住手仔教變成建樹榜樣讓她模仿,所以媽媽辦學校。
「過往我諗住,商演15分鐘賺得多過教書一粒鐘啦,於是我去劈,自己就是善長仁翁,又搞籌款晚宴,揼朋友心口,都拿去捐,但這樣的收入不穩定。我希望基金可以有自然增長和自負盈虧,而且件事本身要有意義──教育一定比商演有意義,於是Jonas(丈夫楊長智)和我着手搵地方,這裏都是我倆一手一腳搞出來,基金大約夠維持兩年,往後看它如何營運了。我希望收取有經濟能力的學生學費,幫補到對基層孩子開特別班義教,並提供音樂情緒治療。BMA(前所屬唱片公司)的謝文雅等舊同事會來教結他,用盡這場地,而且增加就業機會。」
丈夫任職金融界,食慣大茶飯,所謂畀意見,究竟是如何謀取經濟最大效率,抑或出於愛妻號只求玩玩吓過日辰?
「兩樣都不是,是順着帶領,唔算大野心,亦唔想懶,所以我話希望10年後見到它仍在茁壯成長。」
雖說「大小通吃」,但感覺到關心妍enjoy教小孩多些,成年人或年輕人難免牽涉明星夢。「這行很艱難,並非人人幸運,你不幸運可以點?便要贏心理。」又咬咬唇。
兩次欲言又止。這天數小時前驚傳來盧凱彤自殺消息,關心妍不抽水,專訪中盡量避談,卻念當初同屆出道,怎不思潮起伏?所以不自覺總環繞着情緒病。盧凱彤未必受前途困擾,但歌手生涯,算否特別多煩惱?算否高風險行業?
「行行都會不快樂,只不過藝人特別受社會注目。年輕人來找我學,多多少少為進軍樂壇,但不會講出口,會心裏諗,會問長問短。我當年很坦白認自己『恨』做,新一脫不會。」識講「脫」,果然是舊一脫語言了。「以前依足公司要求,逐一達成目標便謂之紅;現在,要自己feed給公司,做足要求之餘還要自己set目標,因為大家已經不知道怎樣才work。
「遇到好資質的,我仍然會介紹入行,但暫時未遇到。夢,總要給他們發發,夢想不一定成真,但起碼有夢。」

未 完

還是教孩子好,來日方長,無憂無慮便好,那歌星夢距離畢竟較遠──錯了,仔細看,今天這班小女生一個個長得漂亮標緻、悉心裝扮來上堂,甚至都有幾分Jade的影子。物以類聚,磁石效應,關心妍很自然吸引招徠想模仿她的同類,活脫脫好一個玉女派。細問之下,這隊名為ALBS(A Little Bit Shy)的組合簽了唱片公司,將來更會分拆個別發展,人細鬼大到你唔信,豈只如隊名少少害羞?往來無白丁,老師辭官歸里,弟子們漏夜趕科場,欲罷不能,大把繼承人。
關心妍笑言長江後浪推前浪,自己現況反而無主孤魂(懷孕生育後一直工作去向未定)。這下問題來了,老師自己未到中年即半淡出,樂壇又明顯式微至今非昔比,憑甚麼教學生走這條路?
「唱歌總是一件快樂事,快樂自己搵,先要毋忘初心,初心想成名,成了名還嫌未夠,便永不快樂。」Jade說,當年拼命入行,一心有唱片出便滿足,出到了,又話開到紅館show便滿足,開到了又想更加紅,到頭來根本無止境,所以她有段時間很痛苦。
「多謝仍有音樂人寫歌給我。你問我今後可以做乜,我們也常常這樣問朋友或被朋友這樣問,人習慣按本身職業去思考,咁我的確冇乜可以再闖喎,因為局限了自己是個歌手,巿道差,能盡努力都盡過了,在娛樂圈仲可以做乜?惟有坐着等;但拉闊到歌唱整個界別看,不只可以做流行歌手,更可以教、可以辦學校,在這裏處理大大小小事務,抬高頭看看轉眼天黑了,一日過得如此快,以前一味在等幾時出碟、等幾時開演唱會,都未試過咁忙。
「再拉闊些,我當然不只是歌唱界,每個人都不只屬於某一界別,更屬於全世界,世界這麼大,值得做的事還有這麼多,何必鑽牛角尖?」
她突然停頓,嘆了口氣。我也沒問下去,那一刻,應該我們不約而同想起數小時前在銅鑼灣不遠處逝世的Ellen。
人生,不知道可否選擇積極,至少這一篇,我想書寫積極,老土些也不怕。

後記

學,總要致用;學以無用,不只是學生的責任,老師首先要檢討。
薪火相傳,我也像Jade好為人師,到新聞系講座、到中學開記者訓練班,有時不禁諗:這算否誤人子弟?教不好固然抵鬧,教得好但那門技藝已經式微──正如傳授菲林沖印,開晒竅又如何?下山搵唔到食。我看唱片業和報業,都有點似曬相,挑起了學生的興趣去苦練,卻無處求職一展所長,豈非更誤人子弟?
難道只為滿足老師的心願?關心妍說:「唱歌和報道真相,任何年代都需要,甚至是自古以來已有的職業,即使一時不順景,我們有責任把所知所學流傳下去,或者某天,後輩憑着這些,可以復興過來。」
吾輩錯了,錯在惡性競爭自傷元氣,錯在轉型太慢,報應報應,可能今生今世見不到走出曠野了,但不代表下一代沒機會。存一口氣,點一盞燈,宏觀香港何嘗不是?

妍亮生命慈善基金 http://www.shininglifecharity.com  
髮型:Angus Leung@Hip hair culture 
化妝:Miko Wong


yuekakeung@gmail.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