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11日

港故事:
惜物•重情•嫌錢腥 
遮王的藝術

因為有「雨傘運動」,令雨遮在港人心中多了一份意義,而對「新藝城傘皇」第五代傳人邱耀威而言,雨遮是祖業,是生財工具,亦承載着一份感情。和雨遮結緣逾半世紀,威哥維修過的雨遮不計其數,是街坊口中的「遮王」。

相關新聞:港故事:古人持傘顯地位 明代普及民間

夏日的深水埗北河街,熱得讓人窒息,「新藝城傘皇」老闆邱耀威開着三把電風扇,在店內的繽紛遮海,以及店外自製的藝術擺設映襯下,顯得一派悠然。「阿妹,想要咩遮呀?」嘴巴顦過油的威哥,凡女性皆喚一聲「阿妹」,儘管對方比他年紀更大。
相約訪問時,威哥提醒,「阿妹,落雨唔好嚟呀!」不是因為怕濕身,而是雨天的生意特別忙。訪問當日,即使晴空萬里,威哥顧客亦絡繹不絕,訪問只能於生意空檔的隙縫間進行。

「我可以唔收錢,但你唔好講大話!」

64歲的威哥,一把花白的鬍子活像武林中人,只是手上的並非刀劍,而是雨遮,「記住震震開」,顧客買遮均會獲威哥傳授開遮秘笈,原來遮要慢慢鬆開,遮骨和帆布才不會因此受壓而縮短壽命。「遮王」教人開遮秘技,在行家眼中並不討好,曾經有人致電店中,叫他「上天堂教啦!唔好影響大家做生意」。太太亦勸他少說話,惟威哥堅持惜物、環保,依然故我。威哥念舊重感情,但亦可形容他「嫌錢腥」,曾有顧客買遮後,使用不久即壞掉,威哥免費更換,引起廠商不滿,「佢話『你咁樣我咪聽執笠!』」
「開棺材舖梗係望人死,做醫生就拖住唔畀人死先有生意」。賣遮同時修遮,堅持「不拖症」,若沒信心回復原樣的99%,寧願不接,「我係藝術家嚟,有要求」。維修需時三小時的,亦不接,「習近平叫到都唔整,我老喇,就嚟死喇,仲嘥我啲時間!」 要找威哥修遮,價錢隨損壞程度而定,複雜的需留下,簡單的威哥會即場出手,收取十元八塊,威哥坦言維修雨遮既費時又蝕本,只為蘊含於傘中的感情,因此仍堅持每晚7點半收檔後留守,繼續工作至夜深,單是去年便已維修達2,500把雨遮,店中待修的亦多達600把。
於遮陣中打滾逾半世紀,威哥見盡人情百態。數年前,曾有一名年約40歲女顧客,帶着破遮來找威哥維修,威哥一望已知難以修復,但對方說該把遮是亡母遺下,極有紀念價值,深受感動的威哥答允一試,維修期間更被遮骨刺傷,最終消耗三個多小時,威哥興高采烈致電該名女顧客,沒料到對方不單沒答謝,竟冷漠的問:「係咩?幾錢呀?」原打算免費相助的威哥,隨便開價80元,最終換來一句「咁唔要喇」。一個月後,威哥再致電該女子,對方竟說:「都話唔要咯,唔好打嚟呀,儍佬!」此時,威哥始發覺所謂亡母遺物,都是謊話,「我可以唔收錢,但你唔好講大話!」雖然事隔數年,威哥說來仍氣難下!
要維修雨遮,威哥會事先聲明,若有損壞不作賠償,曾有年輕顧客要求維修雨遮,威哥見損壞嚴重拒絕,威哥又再抵受不了對方的苦苦哀求,惟事先說明「可能衰過唔整」。最終維修成功,外觀卻差強人意,顧客立即翻臉,「賠錢啊」。說起無理取鬧的客人,威哥頓時收起談笑風生的態度。

「搵得唔多後生唔會鍾意,我會做到冚蓋嗰日。」

威哥是「新藝城傘皇」的第五代傳人,1842年,即是《南京條約》簽訂,香港命運改變的那一年,「新藝城傘皇」於廣州一德路起家。開業之初,新藝城除賣遮、維修外,亦會人手做遮,百多年過去,如今威哥主力賣遮,幾十年沒再做遮,工具早已丟棄,「做一把遮要幾個鐘,成本要80蚊,賣幾多錢先賺得返?」而店中最便宜的,威哥口中的「垃圾遮」只賣25元,推算成本只需十元八塊,難怪威哥慨嘆,做遮「注定做乞兒」。
50年代,威哥父親從廣州來港,於深水埗南昌街開業,威哥自出娘胎便已埋首傘下,童年皆於檔口度過,家中四子女只有威哥繼承父業,他亦從沒羨慕外界的天空。那些年,天晴不打傘,檔口只於下雨天才有生意,60年代,本港出現旱情,政府宣佈制水,1963年,更每日只供水四小時。而新藝城的收入亦「乾塘」,需售賣其他雜貨幫補。如今潮流興美白,遮除用來擋雨外,不少女士們都會隨身帶一把用來「遮太陽」,現時生意反而變好。34年前,威哥於北河街自立門戶,每日埋首於檔中,靠檔口養活一家四口,太太多年來於家中主理事務,兩名女兒亦無意接手,「太辛苦喇,又搵得唔多,後生唔會鍾意!」對於此夕陽工業後繼無人,威哥無奈卻也得接受,「會做到我冚蓋(去世)嗰日為止」。

港故事

有些人有些事,越是美好越留不住。本土手藝、傳統行業、街頭老店,都帶給我們生活的溫度和記憶的厚度,如果你知道有這樣的故事,歡迎提供。(致電或WhatsApp 6383 6568 註明「港故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