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10日

演藝人物:失憶備忘錄 劉家聰39+1重生

經歷過開腦手術、生死一線,劉家聰為自己寫下回憶錄,怕會忘記過去。

他拿起杯子,呷着一口人生的苦澀。從伊利沙伯醫院往何文田方向走,沿途車來車往,有很多獸醫診所。這條路他很熟悉,因為已走過不下30次,沿亞皆老街一路走,轉入梭椏道,會見到一間清幽的咖啡店,他最愛那裏的Cappuccino。
「活在當下」說出來有點靦腆,聽起來有點老土。當經歷過開腦手術、半身不遂、口齒不清,不出數月竟能游水行山,說話伶牙俐齒,曾於鬼門關外徘徊,誰敢說這話是老生常談。藝人劉家聰,當過無綫劇集男一,40歲生日前夕發現腦瘤,只有10天時間,沒錯只有10天給他準備,便要動開腦手術,生死一線,他為自己寫下回憶錄,怕手術後會忘記過去,失去前半生的靈魂。今天,他沿着電療期間每日都會經過的路,看着藍天白雲,看着女兒長大,不求富貴逼人,只求多活40年,快活地享受每個當下。
撰文:簡力斯
攝影:謝榮耀
場地提供:Delicious Eatery

6厘米牽動命運 10天下決定

劉家聰這個名字有點陌生,其實過去廿多年,公仔箱經常都會看到他的身影。17歲加入無綫訓練班,當過跑龍套,當過男主角,廿多年捱過來,一場夢般原地踏步。眼看同期的古天樂、鄭嘉穎已獨當一面,他只能當娛樂新聞的主播,觀眾看着他訪問當時得令的藝人,可又會想起他的名字?事業上重重跌了一跤,沒想到有一天去跑山,步履不穩,這一跤才是致命一擊,原來腦內長了個腫瘤,壓着行動區域,不止影響身軀活動,生命亦懸於一線。
去年底還在有線當娛樂新聞主播時,有次同事問到家聰走路為何總是跌跌撞撞,腳跟貼地拖着行。當時並不為意,以為疲倦過度,向上司請假,休息了一整個月。其後有一天,他去跑山,一路跑着,未到山峯,沿途叠影重重,身體不由自主左搖右擺,終於摔倒了,跌坐地上,心知路走不下去。這一刻,他警覺到出了大問題。看着滿山翠綠的樹影,風雲沒有色變,前路卻是茫茫,應該如何爬起來繼續往後的路?
該要求救了!
他馬上求醫,輾轉去到神經科,做了磁力共振,報告顯示腦內長了一個6厘米的腫瘤,接近網球般大。醫生指示,10天後一定要動手術。
老天爺實在仁慈,給他10天時間,學會面對生死,不過他無權反對。
劫後餘生,剛踏入40歲的家聰卻說得輕鬆。「我沒想過會死,從來沒有!我要活多比以前更精采的40年!我是生命鬥士﹗」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這天,他帶着筆者,沿着他做電療期間每日走過的路,來到這間咖啡店,他艱難時光中的小小綠洲。店內有一幅巨大壁畫,一個粉紅色的森林,望不見盡頭。 「我每日在醫院做完電療,慢慢來到,給自己喘息一下,感恩還可以靠着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走過來。」他喝了一口Cappuccino,繼續娓娓道來。
「由知道病情到動手術,只有十天時間,我無暇去擔心,無暇去怨天尤人。我有一個11歲的女兒,要看着她長大,當時我在一間學校幫年輕人做人生規劃,我還有很多事未做,深信上天絕對不會帶走我,只希望腫瘤不是惡性。當時最怕是手術後可能會失憶,我怕會失去一直以來我認為最珍貴的記憶,忘記太太和女兒。」
他拿起記事簿,寫下一段段不想忘記的軼事。「小時候的記憶失去了,無人可以替我還原。我記下兒時爸爸教我踩單車的情境,當時還在讀幼稚園,爸爸帶我去九龍仔公園學踩單車,還記得那是一部BMX,有輔助輪的。我踩得很笨拙,爸爸在旁扶着我,他一雙大大的手,有點粗糙,卻為我帶來無比的安全感。」他就這樣,一字一字,築起圍欄,不讓生命中最重要的往事溜走。

7小時徘徊生死 30次錐心痛

作好準備,手術床上他只能肉隨砧板上。醫生簡單一句:「我們會盡力,一切由上天安排。」太太、女兒一直在身邊支持。臨入手術室,他捉着爸爸的手說:「你是我最強大的後盾!」積極的人走在一起,定能互相扶持。原定10小時的手術,7小時已經完成,他很快便蘇醒過來。正當以為任務完成,他頓覺左邊身動彈不得,開口說話竟是結巴巴的。天啊,又是另一個難關!
「手術後發現自己半身不遂,那一刻確實驚惶失措,但我不敢哭,怕令家人擔心。由發病到現在,我覺得上天為我安排了很多。手術前,在家看着日劇《Doctor X》,那集恰巧是講開腦手術。我和女兒一邊看,一邊向她解釋,爸爸將會做這個手術,希望讓她安心。那段時間我又看到一個關於神經失調的節目,手術後我半身不能動就是這個問題。我試着跟節目的內容去學習,對着自己的手指講:家聰,手指動!最初不成功,幾次過後開始有反應。我又對膝蓋說:家聰,提起膝頭!慢慢腳又受控了。我反覆地練習。我還在醫院讀稿練習說話,被同房病人投訴我太嘈。出院時我坐在輪椅上,幾個月時間,現在可以行走自如。我知道一切都是靠意志,我告訴自己要盡快康復,盡一切努力去鍛煉。」
「你知道嗎?原來一個人可以在凹凸不平的石磚路上行走,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就在醫院走向餐廳的路上,家聰認真地說。
一關難過又一關,終於可以走路了,還有30次電療向着他招手,為的是要去掉餘下的腫瘤。「我常說,上天待我不薄。做電療前要造一個定位立體模型,像木乃伊般送進電療儀器內,很辛苦的!每次電療後,雙腳變了大笨象腿,舉步維艱,眼睛變了複眼,看甚麼影像都是重叠的,我真的擔心了。幸好電療科的一位職員竟是我的舊同學,你說多麼巧合。他解開了我很多困惑,例如有人做完會有幽閉恐懼症。甩頭髮是必定的,見到自己的頭髮一日比一日少,心想,我還想做娛樂圈呀﹗他笑笑口說,頭髮掉光了,之後會長得更濃密。哈哈……看看我現在的頭髮,他沒有吹牛!」
現在他經常游水,練習手腳協調,最初連蛙式一撥一蹬的動作都不能連貫。筆者日前探望他時,他已經游得很自如,一游就是幾個塘。他現在還可以繼續當個廿四孝爸爸,每天開車接送女兒上堂,腦瘤的事好像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39+1人生Reboot 要賺個Double

背後令人目眩的粉紅色森林,是店家專誠找一位芬蘭畫家來港,一筆一筆繪上兩幅牆壁的,油彩塑造出幻象,牆角消失了,平面變成立體,森林就如走得進去。家聰就曾走過進去,迷失在樹林迷宮中,兜了幾個人生的圈子,又在酒紅色的斜陽下回到當下。
今年40歲的家聰,讀中二時已經當上模特兒,17歲加入藝員訓練班,19歲擁有第一層樓。當年他是無綫翡翠十二星,大台力捧的小鮮肉。鄭嘉穎演出的劇集《Loving you 我愛你2》,第一輯正是由他當男主角。後來調進了資訊文教科主持兒童節目,去過亞視發展,經歷了沒糧出的日子。再加入有線當娛樂台主播,訪問同輩藝人,當年他拍劇時,訪問他的是林峯。過山車起落的事業,再遇上大病交加,縱然有着林夕《常言道》的平常心,內心的問號總不易抹掉。
「無論事業或是健康,我都從沒有怨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軌迹,我經常都教女兒做人要有逆向思維。人家做主播要先讀新聞系,我卻誤打誤撞有機會當主播,可能是上天給我一個學習機會。把自己放低一點,不要去比較,每個人的際遇都不同。年少時,我是個甚懂投資的人,不愛先花未來錢,人家去玩去蒲,我就不停接拍攝工作。19歲已經買樓,買外幣做定期。有人覺得我很幸運,我卻覺得自己當年沒有好好讀書,只顧工作,浪費了青葱歲月。回頭看來,這個就是我的人生軌迹。所以現在我重拾書包,報讀了城大的增值課程。最近開始網上營銷生意,把握時間,不斷增值自己。」
當年他有份演出《真情》,與鄺美雲做對手戲,第一次遇上重要角色,卻不懂拿揑。「Cally很好人,看見我儍乎乎,很用心教導我。當娛樂主播時訪問過她,Cally一見我就說:『嘩!大個仔喇喎!』感覺很親切。第一次當男主角是《Loving you我愛你》,監製和女主角鄧萃雯都待我很好,與我一同分析角色。只是當年太年輕未夠成熟,加上人生閱歷淺,未有足夠能力去演好。現在我仍然想當藝員,我深信一定會有機會。」戲外飾演過真實的生命鬥士,人生觀180度改變,就等着看看往後家聰的蛻變演出。
家聰經常用「重生」來形容40歲的自己,好像電腦Reboot一樣,重新學走路,重新學說話,從頭學習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呷着的Cappuccino,是苦澀,也是甘香,生命的味道。40年命不該絕,他矢志要賺個Double,活好未來40年。完成訪問後,他又踏上那段上斜落斜的小路。最後他回頭說:「活在當下,可以靠自己雙腳走路,是一種福氣!」

後記:

劉家聰出身於1996年的無綫藝員訓練班,17歲的他是全班年紀最輕的一個,所以大家都暱稱他「細佬」。手術後他與訓練班同學聚會。他跟大家說:「當日我是一張白紙,從你們每一個人身上都學到很多,今日的我,就是集你們之大成,多謝你們!」說畢,大家祝願可以有60周年紀念,大家過多一個精采的四十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