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23日

【演藝人物】
惠英紅 神奇女俠

人生如戲。
人生路途上,惠英紅曾經是灣仔紅燈區街童、夜總會舞女,當你以為她的人生就此「低位徘徊」,她卻忽然鯉魚翻身,以22歲之齡成為首屆金像獎影后;成名後,她一度患上抑鬱自殺,年事漸長加上事業轉型,本以為要退居二線,惠英紅卻成為金馬影后,今年更獲特區政府授勳銅紫荊星章。她在人生舞台的表現,大概用上黃興桂金句「神奇、頂級、超卓」才足以形容。
走過高山低谷,名利在手的惠英紅看着至親父母及四哥惠天賜先後離世,仍然單身的她看化了:「做人唔好太貪心,貪心就好多遺憾,諗到好多遺憾,就搞到自己真係好多遺憾。」
惠英紅決心繼續為娛樂圈及社會出力,只因58歲的她,心中一團火仍然熾熱。

紅燈區的街頭智慧

現今父母都為子女鋪出黃金大道,希望他們贏在起跑線,然而惠英紅根本連讀書的機會都沒有。她和八兄弟姊妹生於一個窮困家庭,兄姊童年被送京劇學校寄宿,她與妹妹及父母則窩居於調景嶺木屋。1962年颱風溫黛襲港,惠英紅這個小小的安樂窩也保不住,「瞓到半夜突然傾盆大雨,點解望到天空,溫黛將我哋間屋吹走,我當晚同老竇、阿媽、妹妹漏夜執嘢走,輾轉去咗銅鑼灣百德新街舊樓瞓樓梯底」。除了瞓街,三餐亦要向酒樓討餸頭餸尾,「當年酒樓人情味濃,前台做生意,食剩飯菜留畀窮人拎走,我哋食菜頭菜尾食咗大半年」。
有危就有機,在困境之中惠英紅抓住了機會。「嗰時開始變醒,有一日有位好心阿姨行過,見我哋好淒涼,建議阿媽帶我同阿妹跟佢去灣仔乞錢」。如是者惠英紅兩姊妹每天中午便流連灣仔紅燈區,「阿姨教我哋賣白箭、綠箭、黃箭香口膠,每排成本幾毫子,卻賣到一蚊,當時幾暴利。我哋又賣筷子、裸女啤牌呃啲水兵。水兵打完仗就嚟,一年開工8、9個月,有船(到港)先出去」。
環境艱難,加速了小英紅的成長,為了生活,她不得不學懂觀人於微,「我好快學識睇人眉頭眼額,專揀和順樣水兵先埋去,試過幾次搵錯target(目標),俾人推跌落地,俾人打多幾次就識揀,粗眉凸眼具煞氣就唔揀,揀安全先過去」。
兄姊跟師傅學戲,遭師傅刻薄,此時惠英紅的「街頭智慧」也能派上用場。「師傅成日嚟我屋企『頴錢』,唔畀佢就威脅返去打我哥哥姐姐,佢又講嘢侮辱我父母,有時仲話要摷我哋個袋攞錢」。惠英紅不甘父母受辱,於是乘師傅再來整蠱他:「我企門口大聲叫妹妹斟茶畀師傅,我專登話噚日喺灣仔問個姐姐拎咗啲毒藥,擺落佢杯茶毒死佢,等佢以後唔好嚟,師傅聽到就對我父母話:『你個女短命種,咁毒,一定死於非命。』師傅自此唔敢再嚟,阿媽誤信以為我係壞細路,其實我出招箒」。
經過十年街童生涯,惠英紅成為眾人大家姐,但同時令她錯失入學機會,她感慨地說:「我賣嘢叻,賣夠4小時,數夠百幾蚊就『吞卜』,走去公園打韆鞦買嘢食。最後我超齡,至今冇讀過書,反而妹妹有書讀,所以,我認為最靚嘅時裝就係校服。」由3歲小孩變成13歲少女後,惠英紅自覺羞恥,不再流連街頭。

兄長猝逝長瞞母親

惠英紅家世本來不差,父親是滿洲正黃旗人,生於富貴之家,為避戰亂隨家僕來港,可惜不擅理財和嗜賭,因而輸掉身家,落難到工廠做啤工工人。因為一次工業意外,惠父被射爆右眼,加上左眼遺傳弱視,遂失業在家。惠英紅憶起有一次被母親發現偷懶體罰,父親衝前作狀假打救駕,不料父女「奸計」被拆穿:「媽咪嬲到攞膠水喉真打我,膠水喉一拖,真係會皮開肉裂,爸爸肉痛,用身為我擋。」
最終父親在惠英紅19歲時患癌病逝,「爸爸臨死前迴光反照,好似冇事咁,我記得佢同我講:『你放膽做,想做乜嘢都去做,你做任何嘢都啱』,呢句好緊要」。這句說話,亦成為了惠英紅人生的座右銘。講到父親,惠英紅特別感慨:「生離死別,每個人一定有,對我嚟講唔會好大(傷感),最傷感係我哋生活環境好少少,佢享唔到福,喺街邊賣嘢時佢好健康,我拍戲做主角,《長輩》拎影后,我將獎座放喺神枱,祖先個位。」
父親過身後,惠母患上認知障礙症,身體每下愈況,並於前年離世。惠英紅憶述母親彌留一刻:「唯一得我攬住佢,同佢念經。佢係好傳統嘅媽咪,我比身邊個個都叻,但佢覺得講出嚟唔好,到斷氣前都未讚過我一句。」愛,很多時說不出口。惠英紅曾因叫賣被拘留警署3日,惠母不顧一切闖入警署救女。「佢係山東婆,同人嘈嘈吓就打交,仲搶人支槍,俾警察㩒住。我判咗入住保良局3個月,媽咪轉而日日大鬧保良局」。法律不外乎人情,最終法官放生紅姐回家跟母親團聚。
惠英紅的另一個遺憾,是四哥天賜猝逝。由於年齡差距大,惠英紅跟兄姊童年感情不算深厚,惟她跟同是打星的天賜比較投緣,可惜天賜因星運平平淡出幕前轉營酒吧,但看到妹妹事業再展翅,2012年他因為心急減肥復出而出事。「佢最肥190幾磅,一個月減40幾磅,我提佢咁減有危機,唔可以求其食兩條芹菜、一隻香蕉、一個蘋果,跟住又去做幾個鐘頭運動,我話一定要睇營養師。兩個月就出事,身體耗盡,所有器官突然受損,坐喺度瞓着就走咗,走得安詳係最大福氣」。亡兄離世5年多,惠英紅重提傷心事,平靜中仍見漣漪:「我完全接受人係會走嘅,人走我唔覺得有問題,大家平等,佢嘅理由,我好唔舒服,我喺北京就唔舒服。」惠天賜的死訊,紅姐一直沒告訴母親,直至母親離世,仍不知白頭人送黑頭人。

武打女星全裸寫真

縱橫影壇41年的惠英紅,小小年紀已立志做明星,一切由灣仔東城戲院一個首映禮開始。惠英紅回憶說:「我見到主角好靚,心諗呢個就係有錢人,當時定下目標,一定要做到佢咁,係我理想。」於是她14歲到夜總會做舞女,剛好電影公司到後台揀蟀,她跟兩位師姐被選中,為張徹執導的電影《射雕英雄傳》試鏡。「佢哋打嚟後台通知,兩個師姐OK咗,我要試多次,我個心跌咗落地,第二次試鏡時,我有劇本,試黃蓉戲,我唔知邊個係黃蓉,副導演教我,叫我俏皮啲,嗰日傅聲嚟扮郭靖」。
兩日後,惠英紅被挑中演第二女主角穆念慈,可是母親不贊成:「我開心到不得了,媽咪問幾多錢,片酬得500幾,我跳舞月薪有2,000幾,媽咪鬧翻,唔肯同我簽約。」她即搵二家姐代簽,還向電影公司訛稱父母雙亡。後來惠英紅向母親承諾:「我話會賺5萬蚊畀佢,我話一定會紅,會搵好多錢。」
張徹是惠英紅第一個伯樂,另一個改變她命運的人則是李翰祥。李翰祥找她參演《乾隆下揚州》系列電影,還教曉她揣摩角色:「佢話一定要賦予角色一個生命,拍戲前就要將呢個角色擺入嚟,然後將自己掟走。」
1981年,劉家良開拍《長輩》,點名惠英紅首次擔正,開工十多天,她不幸患上盲腸炎,後來演變為腹膜炎,片場暈倒急送院,手術做了四個多小時。醫生叮囑她留院休養,但惠英紅未拆線便復工,因為她擔心被換角:「第一次做主角,係我轉捩點,我如果攤床十日八日,劇組會換角,手術後五、六日,我攣住出院開工,個身都挺唔直。」幸劉家良體恤先跳拍文戲,結果《長輩》為惠英紅摘下首屆金像獎影后,她再一次因為努力及「打不死」精神而抓住機會。
惠英紅是至今金像獎唯一「打女影后」,俠女形象深入民心,其實鏡頭背後,她也有女性化的一面。1988年,27歲的惠英紅為了證明自己,決定替《PLAYBOY》拍攝全裸寫真,有指是她自掏10萬元赴法國巴黎取景,每本賣100元,銷量高達15萬本。「我不忿,從來唔覺自己醜樣,但搵親我嘅角色唔係靚,識我嘅人知我好細心、唔粗魯,偏偏我用呢樣嘢(拍動作片)搵食。好想話畀大家知,我係女人嚟㗎,以往出埠,永遠我篋大大個,冇人同我拎落嚟,有啲女仔拎住細篋,都成班人湧埋去幫手。我真係比你靚,又細粒過你,點解冇人理我,大家叫我兄弟,我好似唔介意,但其實我係介意嘅」。

高峯滑落捱過抑鬱

上世紀80年代是惠英紅第一個高峯。90年代文藝愛情片興起,惠英紅欲轉型:「我求老闆畀我轉,佢唔肯,叫我一直做俠女,我自己開始厭,每日都受傷,每日都拍打戲,我開始覺得自己係女武師。我由年頭拍幾套,到年尾冇人搵,幾驚㗎,動作片女星片酬唔會比文藝女星高。」惠英紅約滿邵氏後遂離開。惠英紅的新開始並不順利,由高峯滑落的她漸漸患上抑鬱,連家人都不想見:「最差試過幾個月唔離開自己間房,我同家人住村屋,大家讓我住頂層,我唔落去,佢哋同工人都唔會上嚟,佢哋唔知我出埠定喺屋企,而我聽到二樓有聲就唔落去,等冇人就衝落去拎一樽水、拎嘢食。
「最差時將廁所塊鏡封晒,一望鏡就覺得自己醜樣、阻住地球、吸人啲空氣,乜衰嘢都喺個腦度。嗰幾年一塌糊塗,間房臭㗎,我連起身望廁所,急到不得了都冇動力去廁所,刷牙洗臉都冇,只攤喺張床,攤吓又瞓,越瞓越攰。」如是者她過了三年,根據資料顯示,她抑鬱症期間,曾服藥自殺,幸好閨蜜鍾慧冰拉她走出鬼門關。
積極治癒抑鬱症後,惠英紅再戰幕前,有過閱歷,演技更有發揮,她憑《心魔》及《幸運是我》兩奪金像獎影后,又因《血觀音》成為金馬影后,事業再上高峯,只是愛情方面卻一直交白卷。這算是人生遺憾嗎?惠英紅另有一番見解:「人生太多遺憾,當你唔諗,人生就冇遺憾,唔好再去太貪心,再硬要去講冇結婚係遺憾,咁你一定遺憾。做人唔好太貪心,貪心就好多遺憾,諗到好多遺憾,就搞到自己真係好多遺憾,咁就唔開心,何必呢?」
今年7月1日,特區政府公佈授勳名單,惠英紅獲頒銅紫荊星章,她表示感恩:「接到呢個消息時,我喺北京開工,感激唔同界別人士認同我喺電影圈小成就,好大鼓舞。」她還寄語後輩:「我唔係大成就,只不過唔係一個失敗者,遇到任何困難,千祈唔好放棄,淡定就可以解決到。」

記者:比華利
場地:金公館
攝影:林德雄
髮型:James Lee@HAiR
化妝:littlewhit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