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18日

世道人生:大與小(李怡) - 李怡

世界盃決賽頒獎禮在賽後舉行,主辦國總統普京、決賽隊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克羅地亞女總統格拉巴爾-基塔羅維奇(Kolinda Grabar-Kitarović),和國際足協主席恩芬天奴站在頒獎台,在頒發了金靴獎、金手套獎等,正要頒發亞軍和冠軍獎時,忽然下起大雨,普京的保鑣反應極快,立刻到普京身後撐起黑色的大傘,而其他幾位頒獎嘉賓就繼續淋雨。普京的雨傘特別大,所以雨傘流淌下來的水直接澆在馬克龍和恩芬天奴的肩膀上。在這段時間,鏡頭看到穿着克羅地亞球衣被雨淋得濕漉漉的女總統,臉上一直露出自然而真誠的燦爛笑容,跟每一個也是衣服濕透的球員包括法國球員熱情擁抱,過了好幾分鐘以後,主辦方才找來幾把雨傘為嘉賓擋雨。只是這時,嘉賓都已經變成落湯雞了。
看到這場面,我感到頗不愉快。俄羅斯在成功舉辦世界盃卻在這個最後尾聲中留下敗筆。我想,全世界都會在腦海中留下這一幕:主辦國總統背後有人撐起大傘,而任由身邊幾位嘉賓總統和足協主席一副落湯雞地淋雨頒獎;看到了號稱最強國之一的總統的架勢,與一個只有400萬人口、5萬平方公里國土的小國總統的親切自然的神態;看到一個據稱是柔道高手的大男人,任憑身旁一個小女子淋雨,而沒有叫身後保鑣把傘先拿去撐嘉賓。
也許很多人覺得這是小事一樁,這只是主辦單位的疏失,設想不夠周全,又或是保鑣們只是負責保護普京,沒有責任為嘉賓撐傘。但在我們這些老派人眼中,卻覺得是極大失禮。且不說紳士風度,好歹也是禮讓客人的待客之道,更何況是男人都應該先照顧女士。
這不是小事,而是領導人心態與國格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到俄國儘管已宣稱脫離共黨時代,卻仍然沒有擺脫極權政治的霸氣。普京變換職位而實際上掌握實權18年之久,他不可能違反「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的鐵律,即使宣稱有民主選舉,但其實還是等同無任期的極權。也許普京自己並不想待慢客人,但在他威權下辦事的人,理所當然地首先只想到為他打傘,因為他才是大老闆,其他嘉賓對奴僕來說甚麼都不是。俄國仍然是一個奴隸國家。
你是全世界國土面積最大的國家,你擁有核彈導彈,有全球數一數二的軍隊、間諜、特工,你有能力辦世界盃這樣的大事,但一場雨就讓你露出了不文明的土氣。你身邊是一個很小國家的女總統,她的親切熱情真誠征服了全世界的球迷。你的笑是得意的笑,她的笑是自然開懷的笑。
魯迅的〈一件小事〉寫一個人力車夫的人格,說「他滿身灰塵的後影,剎時高大了」,「而且他對於我,漸漸的又幾乎變成一種威壓,甚而至於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來。」
這是我對大與小的記憶。在普京身上,我們看到大國的肌肉,在基塔羅維奇身上,我們看到小國的靈魂。
http://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